第一百五十五章 鬼畜的人唱出的歌不一定鬼畜-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五章 鬼畜的人唱出的歌不一定鬼畜

    “我马上去。”红美铃立刻跑到灵梦将要下坠的位置,准备来一场幻想乡式的迎接,“还有,您是不是先把鼻血擦一下?”

    “烦死了。”我把手指头上的鼻血甩干净,又在一脸抽搐的魔理沙帽子上擦了擦,准备挖耳屎。

    而在台子上,红美铃抱着在大结界上撞得七荤八素连眼睛都撞成了蚊香的灵梦在咚的一声巨响之中落地落台?罗太?管他的呢

    “呐,大哥哥?笨蛋大哥哥?满脑子都是勾的芡的笨蛋大哥哥?”我的心头受到了沉重的三连击,好好可怕,这种无声无息连个影子都没有的出现方式这种强大无比的破坏力还有这毫无违和感的稚嫩萝莉音

    “芙兰大人,您怎么出来了?”果然,红美铃的声音验证了我的想法。

    “芙兰也想唱歌哦。”芙兰轻轻一跳,直接扑到我身上,“不行吗,不行吗?”

    “没没问题,谁说不行我我特么跟他翻脸!”被芙兰这么一萌,好么,刚喝下去的酒劲直接撞上来了,我顿时感觉自己简直能人挡杀神,佛挡杀杀弗利萨,我抱着芙兰又爬回到台上放下,拎着灵梦的领子跟她抢起了麦克风,“撒手,撒手你个草包!自己都趴下了就给我把特么的麦克风交出来!”

    “蛤?麦克风?搞毛啊”灵梦被我这几下弄醒了,不停的扒拉开我的手,“老娘嗝没有麦克雷也嗝没有岛风啊”

    “那你特么手上拿拿拿的啥啊”我把她拿着麦克风的手举到她眼前,“这这这特么是啥啊?”

    “这这不嗝这不就震哔棒嘛别小看老娘老娘在在在八哔家里见过以前被被紫老太婆隙间到她家的时候嗝从她床底下翻出来过嗝”灵梦似乎在醉酒之中暴露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嘛,能理解的,对吧,啊哈哈哈哈哈

    唰喜闻乐见的妖怪群众把视线全都转向了无辜的八云蓝,而八云蓝已经用双手捂着脑袋捂着脸,撅着屁股,用尾巴把自己团团包裹着趴在地上装八云球了,让我不禁想到橙去哪了?不是说在蓝的尾巴里缩着吗?

    “那那特么你大白天的拿着个震哔棒出来干啥啊?欲求不满吗你这混蛋!要我把你的髋关节也撞碎吗混蛋!”我的心里气愤非常,这已经很危险了好不,再这么写下去很可能就被特么腰斩了好不,为了卧草不被吃掉打败了河蟹什么的只有成群的神兽草泥马才能做到好不!

    “谁谁特么拿着了你特么想要你拿走啊嗝呕”灵梦一把把麦克风塞到我手上,从裙子里掏出赛钱箱就往里吐,呵呵,我觉得她醒了之后一定会想杀了自己的。

    “给芙兰酱麦克风想唱啥唱啥”我把麦克风往芙兰手上一递,转头就腿一软栽到台下诶,没落地?

    “清醒点大哥哥。”芙兰拉着我的皮带把我往上提,“别整的像个醉鬼一样。”

    “我脑子很清醒,就是就是腿有点软”没办法,我记得我以前说过,我喝多少酒都能够保持理智,但是却无法阻止腿软,“撒手吧,你唱你的,我去找个找个找个啥来着哦找个膝枕躺一会儿”

    “哦。”芙兰听话的一撒手,我吧唧一声糊在地上,开始往人群中蠕动,“前面往右,再往左,然后往前,到了。”

    “哟,文文。”在芙兰的强有力的指挥下,我成功发现了神器膝枕,“不介意我躺一下吧。”

    “我说介意你听吗?”文文把我的头搬到她的大腿上,顺便把上面沾到的草叶和泥土清了清,“唱个歌喝成这德行,以前你比这喝得多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啊。”

    “你知道什么啊,那瓶酒可是我珍藏的,千年陈酿,知道啥叫千年陈酿不?一口梦千年”这瓶千年陈酿是我当年用一把大宝剑从一坑爹的吸血鬼血皇手上换来的,现在想想我绝对被坑了,我咒她特么的不得好死当然了,她也死不了

    “酒和女人要一并注意以前没人告诉过你吗?”文文试图让我开开窍。

    “我知道可要是没了这两样,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肯定就失去活着的意义了。”注意是肯定的,但注意不代表远离,更不意味着抗拒。

    “你的生存意义真狭隘。”文文不爽的敲着我的头,“啊啊,好不爽,好想把你扔给铃仙然后赶快去取材”

    “嘛,我本来就是个狭隘的小人物,又不是什么大英雄吴应熊的”我挖着唯一还没弄破的耳朵,“你要想扔就扔呗,我这样且好不了呢。”

    “你以为我不想啊,八意永琳好像真喝多了,铃仙带着那月亮大贤者去休息了,不然我会在这吗?”文文把我挖耳屎的手拍掉,“呵,被八意永琳抢先一步带走了专业的,只剩我这个二把刀照顾还真是对不起了。”

    “我又不会在意”我轻笑了一声,开始静下心来聆听芙兰酱的嗓音,“芙兰这小丫头,唱歌的水平还不赖”

    “通常总是一个人待着的人演唱的水平都不差,五音不全的除外。”文文的手在我的头上胡乱的踅摸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找我头上的虱子,“当然了,我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

    “嘛,谁知道呢”我眼光一抬,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在台上活跃着的芙兰,“真是不错呢”

    “不再哭泣我们约定过的

    在几近隐忍的极限到来前

    明天还能再会的

    仅余留此只言片语在空中漂浮著

    空中渐渐浮现的月影

    同样也很寂寞吧

    是啊最初开始就知道回不去了

    啊啊那禁密之果实是我该背负的罪孽

    那就堕落吧与那思念一同隐没在朝日升起之时

    不再哭泣我们约定过的

    在几近隐忍的极限到来前

    用这双直死之目

    将右手紧握著的信仰破坏殆尽”

    随着芙兰的歌声,我的意识渐行渐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