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我的契约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我的契约书

    “喂,笨兔子!你搞什么!”我的反应和速度都很快,在所有人之前先一步冲到了因幡帝旁边,解析系统全力运转,而与此同时永琳也号上了因幡帝的脉,得先确认一下还有没有脉不是么,“有轻微的中毒反应,是……”

    “彼岸花,也就是曼珠沙华的毒,不过很奇怪。”永琳的号脉速度也比我的解析系统慢不了多少,“她所中的毒性并不算太强,应该是……”

    “不用猜了。”四季映姬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她的头上飘着一小团灵,“小町传来消息了,说是刚才有一只兔子带着一群兔子跑到了三途川外侧那片曼珠沙华海里去浪,估计就是她吧,在那种地方大口呼吸,怎么可能不中毒,等她醒了之后我一定要好好对她说教一番……”

    我想如果因幡帝现在听得见,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想要再醒过来了,可惜她现在听不见,所以……扎铁了老心,为你默哀三分钟,蠢兔子。

    “难怪,只是因为闻多了才会出现中毒反应……不过这点毒性根本不足以让兔子这种对植物毒性抗性那么高的生物晕倒,我感觉她会趴在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心病,也就是自〖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己把自己吓晕了。”永琳给出了诊断结果,表示这蠢兔子现在其实根本没有大碍,“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谁去摘点曼珠沙华回来,让我给她做点药灌下去,解毒的同时也把心病解了。”

    “我去吧,流亡者就停在门外,以我的速度一去一回很快的。”因幡帝这件事只算一个小插曲,不能因此而耽误太多的时间,不然今天好不容易聚集来这么多人就白费功夫了,“要多少?”

    “摘个两三朵就好,放在这个小瓶子里。”永琳递给我一个有可密封的盖子的小瓶子,“这原本是用来装一些有剧毒的蘑菇的,不过用来装曼珠沙华也不错。”

    “ok,我马上回来。”我转身出了门,装备好流亡者,天空之鹰喷射系统瞬间展开,直奔三途川外侧的花海而去。

    “呃……其实我想说我去的话比他更快……”八云紫这时才有些尴尬的开了口,“不过他根本没给我机会说……这就很尴尬了……”

    “你当然比他快,你以为他不知道吗?”永琳把因幡帝往病床上一扔,转身去洗手池边洗了洗手,“你是比他快,但是你却不能像他一样也不受彼岸花毒的影响,这间屋子里能免疫彼岸花的毒性的只有他,阎魔,花妖和亡灵,恶灵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是就这几个里只有他最快。”

    “嘁,我才不会中毒。”八云紫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样子,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比特么八路还爷们儿的样子,“我堂堂的境界妖怪什么时候也会怕中毒了?”

    “是吗,那你有能耐就把这个吃了。”八意永琳从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一丸黑不溜秋的药丸一样的东西,“敢不敢?”

    “什么啊这是……”八云紫捏着鼻子后退了一截,那表情扭曲的就跟面前摆了一坨屎一样。

    “这是我刚搓下来的泥……咳,这是一粒过了期的西地那芬。”永琳好像差点说漏了嘴,幸好及时改口了,不过当着四季映姬的面你们说这种话不怕被查水表吗?

    幸好,四季映姬似乎一心在准备着等因幡帝醒过来之后自己的说教台词,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小纠纷。

    “靠,这不就是那啥吗,这东西我能吃吗?”八云紫当然知道西地那芬是个什么鬼,这东西就是没过期她也不敢吃,更何况永琳手上这一粒西地那芬怎么看怎么可疑,看着像是泥丸子,“赶紧拿走,看着就恶心!你还是留着给秦钺炀吧!”

    “你疯了?”永琳用另一只手在八云紫头上摸了摸,“不烧啊……”

    “我又怎么了?”八云紫二话不说拍掉了八意永琳的手,其实以八云紫这个麻烦的性格(以前说过的,如果你友善的对待八云紫的话,她立刻就会喜欢上你,可是呢,一旦被八云紫喜欢上之后,她就会变得有点缠人,自从我出现打破了幻想乡的脑力平均分配之后,这两大八颇有一种打算联合的态势)平时倒也不至于如此,但是无奈今天那么多人在旁边看笑话呢,八云紫必须做个姿态出来,维持自己身为妖怪闲者的胃炎,没错,胃炎。

    “你该不会忘了秦钺炀还处于发情期吧,这个时候给他吃西地那芬?你打算让他变成人肉推土机吗?到时候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八意永琳甩了甩被八云紫打中的手,顺手把那颗泥丸扔到了窗外,其实这真的只是个泥丸而已。

    “对了,我一直都想知道细节,阎魔,秦钺炀怎么说服你解除契约的?”风见幽香观察了四季映姬半天,在心里也演算了好几遍,发现如果自己对上四季映姬居然只有一半的胜算,她实在想不通我又是怎么做到的,“那天八云紫跟我说稗田阿求那档子事的时候也没说具体的。”

    “你当我不想说,问题是我也不知道啊。”八云紫这次是真的冤枉,她也只知道我去找四季映姬然后解除了契约,至于这个具体过程到底怎么样,只有我和四季映姬两个人知道。

    “其实……也没什么。”四季映姬组织了一下语言,“当我第一次知道他要让我解除这份契约的时候,其实我是……是拒绝的,我就跟他讲,我拒绝,因为,其实我,不想坏了规矩,结果上司呼叫我,不要管闲事,他想怎样,都随,他去,拿了阿求的契约之后呢,他就duang~~~~后来我上司也告诉我说他是,特殊的,是审判不了的,我现在呢,每天还在,做汇报,作了汇报,他就duang~duang~duang~”

    “……谁放的rap?”任谁都听出四季映姬说的话有点不对劲了,尤其风见幽香听得这个费劲啊。

    “啊?是我,怎么了?”魅魔关掉手里的ipod,一脸茫然的抬头。

    “你……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放滑板鞋啊!”魅魔成功获得了一屋子人的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