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往返开票能报销不?-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三章 往返开票能报销不?

    “诶,有件事我想问问啊。”萃香悄悄的潜行到了四季映姬背后,戳了下四季映姬的脊梁骨,吓了四季映姬一跳,看到没,这就是两只幼女的交流过程,“你是阎魔爱,你的悔悟之棒嘞?”

    “两天前的时候他拎着屁股上开了个洞的小町去我那里讨说法的时候强行拿走了,说是回去研究研究,上司有令,我也没办法拦他。”四季映姬久违的感受到了一次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感觉。

    三途河畔。

    “啊……呼……”一对奇尺***正靠在那块雷打不动的岩石边上惬意的偷着懒,什么?你问为什么是一对奇尺***?废话,胸辣么高我看得见脸吗?“四季大人不在的日子还真是愉♂悦……”

    “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哦小町!”我用流亡者的面甲将自己的声音处理的跟四季映姬一模一样,然后卯足了语气在小町背后大叫了一声,“回去干活!”

    “啊哈依!十分抱歉四季大……人?”小町突然感觉一阵狐疑,因为……声音传来的位置太高了,四季映姬可是幼*{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女体型,可这个声音虽然一样,但是位置……有差不多两米高,小町偷偷地回头一瞄,“什么啊,你啊……上次卖我还嫌卖的不够?居然又来吓我……”

    “我当时只是顺便带个路而已,谁知道你真的在夜雀庵,结果害得妖梦跟你一起倒霉。”小町最开始并没见过我,是后来才从四季映姬嘴里知道自己是被我举报的,为此还偷偷来我家找了一次麻烦,结果……亲,你知道我家有一种东西叫自动防御炮台吗?“怎么样,上次被自动炮台打伤的屁股恢复的如何了?”

    “你还说呢,我连着两天都被其他人用‘这家伙一定是被爆了菊吧’的眼光看着你知道吗!”小町挺着自己那比流亡者还厚实的胸*部装甲,带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根据计算,我就算变成索德布雷加形态也没有她大……话说我为什么要比这个?

    “呵呵呵呵,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看你的样子屁股是好了是吧?”我抬起左臂的三联装光束炮,“需不需要我在给你屁股上来一发更大的?蓄力的哟~”

    “免了,我又不是抖m。”小町下意识的捂住了屁股,要我说她真应该跟魔理沙学学,你看魔理沙什么时候怕过别人打她屁股?(魔理沙:尻符【雾雨の铁尻】!)

    “那你今天在这偷懒的事……”我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要不要回去告诉四季映姬嘞~”

    “你无凭无据……”小町还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英勇不屈,不过当我启动了某一段录音之后,立刻就跪在地上抱着我的大腿不松手了,“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节操呢?”我暂停播放,低头看着她。

    “我卖给灵梦了。”小町这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的能耐也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哦,卖给灵梦了啊……我打!”我突然掏出悔悟之棒打在了小町头上,小町当时就发出一声惨叫,悔悟之棒的效果直刺灵魂,是根本无法免疫的,我为什么能无视我自己也不清楚,不过恐怕并不完全是太阳精金的功劳。

    “你怎么能用悔悟之棒的!”小町捂着头顶躺在地上打滚,“只有阎魔才能使用悔悟之棒,你到底是谁!”

    “我是秦钺炀,你不是很清楚吗?”事实上,我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利用法则抗拒系统钻了悔悟之棒的漏洞,让它变成了连我也可以使用的东西,不过除了我之外当然还是只有阎魔能用,“诶,不好,时间耽误太久了!”

    我把悔悟之棒往亚空间弹匣包里面一扔,转身从花丛中顺了三朵曼珠沙华放进小瓶子里拧好盖子,再次起飞,只留下小町还在原地抱着脑袋打滚。

    永远亭。

    “秦钺炀怎么这么慢?”风见幽香看了看时间,“以他的速度,早就该回来了。”

    “除非他在三途川那里碰到了什么人……三途川会有什么人呢?”四季映姬沉默了一会儿,“嗯,小町你又偷懒,这回你死定了!”

    哦,天国的小町,再为你默哀三分钟。

    “我回来了!”紧赶慢赶,凭借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再加上变形系统的speed-mode和ex系统,我终于是没回来的太晚,“对了。”我解除流亡者让它停在门外,自己拿上小瓶子和悔悟之棒进屋,“你的悔悟之棒还给你,还挺好用的。”

    “你能用?”四季映姬的表情带着一丝狐疑,因为上头有明确指令,她也不能私自用净琉璃之镜偷窥我(笑),“你用给我看。”

    “没问题。”我‘邦邦邦邦’连敲四下,魅魔幽香萃香永琳四个倒霉孩子全都抱着脑袋躺地上打滚了,“你看,我没瞎说吧?”

    “你不会……打算篡我的位吧?”四季映姬拿回了悔悟之棒,没看出我在上面做了什么手脚,“你……到底什么人啊?”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真的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不过现在在场的人都知道我失忆了,脑子里只有一部分过去的断简残篇。”今天就算四季映姬不说我本来也想把我还记得的跟她讲一讲,看看这位见多识广的阎魔有什么说法。

    “诶?你失忆了啊?我都不知道诶。”魅魔突然忍着头痛开口打了我的脸,真让我佩服她的毅力。

    “后来回来的人给我闭嘴!”我一拳砸在了魅魔头上,差点没让她咬断自己的舌头,不过反正恶灵也死不了,所以完全没关系对吧,“那位地狱女神叫什么……赫卡提亚的好像知道我的样子,你没去问问吗?”

    “问了,可那是我上司诶,她就是不说,我又能怎么办?”四季映姬也是个打工的,难处总是有,谁都得体谅体谅,“难道我还能逼宫吗?赫卡提亚大人可是神灵级诶,我是公正,又不是傻。”

    “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永琳好不容易捂着脑袋爬了起来,“床上还躺着一笨兔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