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唤醒记忆的伤痕-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四章 唤醒记忆的伤痕

    “哦,对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我这跟四季映姬一打岔啊,差点就忘了正事,我将手里的小瓶子举了起来,“你看,你要的三朵,一朵都不差。”

    “那就拿出来给我吧,药很快就能配好。”对于永琳这个资深的大夫来说,在有原料的情况下搞出一点解药来简直不要太简单,“那个瓶子的盖子你应该会拧开吧。”

    “废话,不会拧开我怎么把花装进去的?”我将小瓶的盖子往下压了一下,往右边一拧,然后在往外一拔,瓶盖就开了,本来到这里我将曼珠沙华交给永琳就没事了,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

    当我拧开瓶盖的时候,曼珠沙华的气息免不了的有了一丝外溢,而我,就在呼吸到了这一丝气息之后,突然就出了问题。

    “啊!!!”我手中的瓶子掉到了地上,我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头,那感觉就仿佛是要炸开了一样,剧烈的疼痛像疯了一样在我的脑部蔓延,那是基于灵魂的疼痛,即使我对痛觉的抗性再提高一亿倍也没有任何作用,很快,在我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我已经像个煮熟的虾子一样蜷缩在了地上,拼命地抱着自己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脑袋。

    屋里的所有大佬当时就震惊了,谁也没见过我这幅样子,风见幽香在这一点上最有发言权,她跟我打了那么多场,从来没见我因为疼痛而皱过一下眉头,只有那次被月夜见使用了痛觉放大药剂的时候才见过,而且那次我的反应也比现在要轻微很多。

    “对了,秦钺炀好像对于头痛没办法抵抗,为此他还跟我要了一大箱子止痛片。”永琳终于想起了我这条几乎快要被遗忘的设定,“但是好端端的他怎么会突然头痛?”

    “好像是因为这曼珠沙华?”伊凛捡起了地上的瓶子,“我记得他是在拧开这瓶子之后突然变成这样子的吧?”

    “彼岸花?头痛……他失忆……对了!”四季映姬手上的悔悟之棒往掌心一拍,“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样一种说法,曼珠沙华对于特定的生物有唤醒记忆的作用!”

    “我说,他的脖子上……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啊?”八云紫一直蹲在旁边看着我的反应,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我的脖子上,虽然有混沌道服的遮掩,但是还是隐约可以看见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的样子,“真的有东西啊。”

    “闪开!”幽香强势突进了最前沿,“兀那鬼族,给我按住他两条腿!”

    萃香二话没说就将我两条腿按住了,然后风见幽香居然将我捂着头的双手强行拉开,也按在了地上。

    “魅魔,你过来把他的衣服扒了!”风见幽香呼叫二号队友,不过这个队友看上去不怎么情愿的样子,“快点!”

    “行行行……”魅魔拗不过幽香,飘到我上面开始给我强行换装play,要是我还有活动能力,肯定先一人给一个脑瓜崩,结果魅魔刚把我身上的混沌道服脱下来就发出了一声惊叫,“我去,这什么玩意!”

    “什么什么?让幽幽子大人也看看……我去好恶心啊!”幽幽子好不容易探进来脑袋,刚看了一眼又捂着嘴退出去了,“呕……怎么……怎么这么多伤疤啊!”

    幽幽子说的没错,此时,在我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遍布着大大小小上前道伤疤,纵横不一参差不齐,而之前八云紫在我脖子上看到的蠕动之物,也是伤疤,在这一众大佬的目光中,这一道道伤疤仿佛正从皮肤下面冒出来一样,还在不停的生长。

    “这是……什么原理?”蓝以前见过我光着上半身的样子,清楚的记得我的身上根本没有这许多伤疤,“秦大人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看来……彼岸花所唤醒的并不只是灵魂的记忆,还有身体的记忆啊……”四季映姬感叹着,“我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不过这些伤疤应该都是他以前受过的伤,虽然当时没留下疤痕,但是受伤的这份记忆却被他的身体忠实地记录了下来,如今,又被彼岸花所唤醒了。”

    “如果他现在的头痛是因为记忆的苏醒,那我就无能为力了。”永琳拿过伊凛手上的曼珠沙华打算去做解药了,“灵魂层面的痛苦是根本没办法减轻的,就算有,那也不是我所能办到的。”

    “我试试吧,痛苦与快乐的境界。”八云紫使用了一个能让人强行变成抖m的可怕境界,然而我依然还是在地上不停的扭曲着,而且由于幽香在我的衣服被扒掉之后已经放开了我的手,现在我的双手又继续抱回了我自己的头上,“不行,我的境界之力似乎也没用。”

    “那就让我来。”我的惨叫声已经连风见幽香都开始觉得耳不忍闻了,似乎是因为我的头痛是深入灵魂的关系,我如今的惨叫声也在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脏,就连亡灵和恶灵也不例外,真奇怪她们居然还有心脏?“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风见幽香一拳打在了我头上,我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在风见幽香刻意控制的力道下,我没有受到一点实际伤害的就被打晕过去了。

    “看来有的时候暴力真的比什么都有效。”即使是八云紫这种脑力派,此时也不得不承认风见幽香的办法是最有效果而且最快的,“好了,趁此机会,我就先给你讲讲秦钺炀来幻想乡这几年来的历史吧,那只恶灵,你也听着点。”八云紫开始给四季映姬科普,顺便也让魅魔去旁听着,“记得,那是一百一十七季的第一场雪,比一百一十六季来得稍晚了一些……”

    八云紫就这么从我掉进幻想乡开始讲起,一直讲到了现在,四季映姬听得直皱眉头,因为有些事情在她看来真的需要严肃的判决,虽然我是赫卡提亚交代过的例外,不过这无法阻止四季映姬对此产生反应,相比之下魅魔倒是听得颇有趣味,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