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月之都崩灭计划的最后一章,下一章将是新的一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八十九章 月之都崩灭计划的最后一章,下一章将是新的一卷

    “你当我想不到?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幻想乡的时日还长的很,即使不是永恒也是几乎看不到头,况且,我可能也活不到那个时候,如果混沌之光……无论如何我会阻止混沌之光,绝不会让幻想乡重蹈归一神殿的覆辙,“紫,是不是也到时候该把……她们放出来了?”

    “我这边已经在做了。”八云紫认可了我的说法,“灵梦那边实在不行还需要你去解决一下,现在在她眼里你比我有说服力,虽然她们也无法利用异力伤害到混沌之光,不过多两个人肉搏也比没有强,另外她也非常适合成为城管。”

    我们说的当然是守矢神社那两只逗比神明,还有可爱的小现人神早苗酱,算起来她们也恢复了一年了,也该派上点用场了,在场的人都是大佬,轻易不会泄露消息的,其实就算泄露了也没关系,一整年都过去了,灵梦已经根本没有办法再做出任何的对抗行为了。

    “那我就没什么事了,对了,永琳你有没有能祛疤的药啊。”之前光着身子醒来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身上的那些伤疤,没错,男人身上留几道疤确实会更有气势,但是如果伤疤多到让人远看过去像是一坨烂肉,那就太恶心了,“我怕一会儿回去家里吓到人。”/>

    “你自己的医疗舱不行吗?”永琳知道我那医疗舱的神奇之处,虽然她并不能用。

    “医疗舱只对伤口有用,对于已经愈合的伤疤没用。”我那是医疗舱,又不是整容店,“怎么说,有没办法治?”

    “我可以试试,如果今天再没别的事情的话。”永琳看向了我们的妖怪闲者油咖喱萨玛,毕竟她才是会议发起人,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还邀请月夜见了,那么现在是否散会也应该是由她来宣布,“还有什么要说的事情吗?”

    “没了,散会。”八云紫干净利落的拉开隙间跑路了,留下蓝在原地一脸懵逼。

    “呃……秦大人,看来今天晚上要打扰了。”蓝的表情十分的尴尬,不知道是为自己今晚必须跟我借宿还是为了自己那不靠谱的master。

    “没事,我家房间多得很。”以前我家只有一间卧室,后来因为人越来越多,我就稍微改造了一下,现在,我家就是住上一个步兵班都没问题,连步兵班的武装悍马都停得下,“不过得等我先把身上的疤痕都去掉。”其实我心里还有个想法,如果八云紫能及时悔改想起自己把可爱的式神丢在了永远亭而去而复返,我也不是不能给她点面子直接把这一页掀过去,如果她回家就直接睡了……那就当我没说。

    “跟我来吧。”永琳示意我跟她上实验室,出门的时候我隐约听见四季映姬在问因幡帝去哪了,唉,四季映姬居然没忘,为因幡帝默哀十分钟。

    一个小时之后,我身上的伤疤在永琳那些莫名其妙的带着刺鼻味道的抹在身上还会有一阵阵强烈的灼烧感的药剂的帮助下消灭了七七八八,只有一小部分被我以‘留作纪念’的理由留在了身上,有了这些伤疤之后,照着镜子都感觉自己更爷们儿了,欧耶。

    “永琳,啥药啊这是,这么快?”我拿起永琳往我身上抹的第一瓶药,上面清晰地写着……“h2so4……”这个化学式看上去有点眼熟,我又拿起了第二瓶药,“快速修复液……永琳你这样很不厚道你造吗?”

    “反正奏效了不是吗?”永琳在洗手盆边上用力地搓着手,“等我先把手上的硫酸洗干净再跟你说具体的。”

    “具体的?你该不会还打算要医药费吧?”用硫酸给我当药抹我姑且也就认了,就这种阵容你特么还要什么自行车啊?“你要真这么干我可要去卫生局举报你了。”

    “幻想乡哪来的卫生局……”永琳不屑的回了一句,突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看,发现我早已经不见了,“嘁,跑的还真快。”

    我离开实验室回到之前开会的那间屋子,屋里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不过蓝居然还在这里,看来八云紫是不想让我给她留面子了,ok,明天八云紫的行径就会见报,到时候全幻想乡将会再次刷新对于妖怪闲者的认知下限。

    “走吧,蓝。”我不动声色的跟蓝招呼了一声,装备好了流亡者,“别想你那个废柴master了,干脆来给我当servant如何?”

    “诶?”蓝一时没明白,毕竟幻想乡可没有什么master和servant的说法,“您在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回去之后我还得跟家里人讲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包括我的记忆恢复,我的过去,还有混沌之光,她们……必须知道这些事情,我不想瞒着她们,所以,如果到时候我有什么遗漏或者说的不对的地方,记得提醒我。”跟蓝一起离开了永远亭,我们飞行在前往我家,也就是新的彼岸居的归途上,我跟蓝说起了这件事,文文和铃仙身为我如今的正式妻子,有资格也有权利知道我过去的一切,至于艾尔,我也早已把她当成了自家人,反倒是琪露诺那个小笨蛋是附带的,并非我故意排斥她,而是……估计她听不懂我说的什么。

    “没问题。”蓝点头,对于有个不着调的master的蓝来说,这本来就是她的分内之事,她早就习惯了,倒不如说我的记忆力和表述能力可能还要比八云紫好上一些,毕竟我有生化计算机。

    说话间,我们已经飞到了终点,永远亭离我的彼岸居本来就不算太远,好运的是,家里该在的人都在,这让我省去了很多的麻烦,可以直接召集起来了。

    “文文,铃仙,艾尔,你们现在听好,琪露诺,你也给我顺便听着!”在客厅里,我聚集了所有人,开始讲述远古时期的一切,我的一切,还有混沌之光的一切,“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关于我的过去,还有混沌之光,这都是我今天无意中恢复记忆后想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