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双重宴会的标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一十五章 双重宴会的标准

    “魂魄妖忌……有意思……”波动战刀被摧毁了,这意味着我以后会少了一件强悍的武器,但是我并不打算重铸一把,已经折断的剑,即使修好了也依然是断剑,用它战斗只是自找不自在而已。

    我一路飞回彼岸居,正赶上文文从屋里出来,我当即解除变身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说过了,幻想乡很多妹子都有着自己的味道,比如魔理沙身上的有阳光的味道,幽香身上有自然的味道,永琳身上有药材的味道,阿求身上有书卷的味道,辉夜身上有发霉的味道……

    而文文的味道就很特殊,严格来说那是一种……狗仔的味道。

    “怎么了,突然这么粘着我?”文文被我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就像最早我们相识的时候一样,我们双方都知道我们两个人的脑子都有点不正常,两个不正常的人凑到一起,却往往就会变成了一种特殊的正常,“对了,既然我昨天晚上的行为被你发现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我是不会把那些录音发出去的,你应该知道的。”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也没把录音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录我和铃仙的声音?”文文确实有记录的习惯,不过她以往记录的都是她和我之间的那点猫腻,而不是像昨天那样的……“能告诉我理由吗?”

    “如果我说不能呢?”文文的身高算上脚上的高跷也要比我矮,如今她呼出的气息吹拂在我的脖子上,弄得我一阵阵的发痒。

    “那我就不问了。”我轻轻地松开文文,其实我是很喜欢这种带点小温馨的动作的,但奈何……有人来了。

    “哟哟哟……瞧瞧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大秀恩爱,还有公道吗?还有王法吗?”妹红插着口袋叼着狗尾巴草从远处慢慢走过来,“你这样过不了几天就会被fff团烧死你造吗?”

    “这个啊,这个没关系。”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掏了掏,掏出一份特殊的证件,“你看,我是fff团有正规注册的高级团员,能混过去的。”当年第一次见到幽幽子的时候,我还依靠戮气形成的fff长袍跟幽幽子小小的切磋了一把,也是那次,我从她嘴里救下了米斯琪,“再说了,你有资格说我吗?要不是慧音去寺子屋了,你绝对比我秀得更欢实。”

    “你特么瞎鸡o说什么大实话!”妹红狠狠的在我肩膀上拍了一掌,记得刚来幻想乡的时候,她的一巴掌能拍的我一哆嗦,而现在,已经完全没感觉了,“我来是想跟你谈谈,宴会在妖怪山上矩形,普通人怎么上的去?”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因为守矢神社的正式加入,妖怪山也出现了开放的部分,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而为了保证安全,荷取她们已经在建造缆车以便于普通人类上下山,只不过彻底完工还需要几天时间,所以宴会才会被安排在那么靠后的位置。”妖怪山原本是禁止闲杂人等进入的,可是守矢神社需要闲杂人等,为此伊凛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这个。

    “哦,那我就放心了。”妹红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准备回家睡个回笼觉,自从结婚之后,妹红的精力每天都消耗的很严重,不得不延长睡眠时间来休养生息,正应了那句老话,男人要肾好,就要喝肾宝,喝了以后,比刘翔快,比姚明高。一瓶提神醒脑,两瓶永不疲劳,三瓶长生不老,哦~~~耶!(喝)肾宝,味道好极了!!!!(倒)

    “对了,这次因为情况特殊,所以宴会严格来说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表宴会,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守矢神社也要借此来进行传教活动,毕竟神道教现在衰落的厉害,不过除此之外,在守矢神社后堂,还有里宴会,是只有非普通人才能参加的宴会,你要记得来。”里宴会相当于一个特殊的小圈子,诹访子和神奈子都会出现在这里,而这个小圈子的根本目的就是让幻想乡里有实力的生物互相熟悉,同时介绍一些关于幻想乡的不能让普通人类知道的黑历史或者异变内幕。

    “知道了,我到时候会去的。”妹红转身朝自己的房子回去了。

    “里宴会的事情我没刊登在报纸上,很多有资格参加的人还都不知道。”文文走到我身侧,“需要我去挨个通知一下吗?”

    “没必要让你如此辛苦,在城管大队成立之后,连我都可以当甩手掌柜了,你也没必要万事都亲力亲为了。”我搂住文文的肩膀往屋里走去,“西斯特姆,你来负责通知,没问题吧?”

    “当然,sir。”西斯特姆毫不迟疑的应下了。

    “嘛,那既然如此我就歇歇好了……你的波动战刀去哪了?我记得你带着它出去的。”文文发现了我身上的不协调感。

    “断了,被我扔了。”我的战败没什么不能说的,是我自己技不如人。

    “断了?能把在你手上使用的波动战刀折断,这个人……是谁?”文文深知波动战刀的威力,就连我与幽香或者绵月依姬的战斗中波动战刀都没有损坏,因此她也更难以想象到底是谁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是一个归来的远行者,魂魄妖忌。”直到现在,想起妖忌的那一剑我还是觉得身体在蠢蠢欲动,是我体内的索德布雷加因子的悸动,因为那一剑的悸动,那一剑的意境已经超越了肉体,是地道的灵魂之剑,“他的剑真的很强,到目前为止,恐怕普天之下,再无比他更强的剑了。”

    “是他……”文文当然知道魂魄妖忌,甚至还试图采访过魂魄妖忌,只不过因为对方那过于古板的性格,文文最终无功而返,“如果是他的话,那倒是确实有可能……不过他怎么会突然回来的?”

    “大概……是想借助自己的那一剑,让妖梦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剑吧……”我不知道我猜的是对是错,但是直觉告诉我,事情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