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见家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一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见家长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可以把工期压缩到三天以内。”荷取翻着白眼掐指一算,“所以宴会也延期三天就好。”

    “嗯。”有准确的时间,一切就简单多了,“西斯特姆,派运输队,除了动能泡沫装甲之外再增加钒合金的运输,还有,给我接通文文。”

    “了解,sir。”

    “喂,又打算让我干点什么苦差事?”通讯一接通,文文那特有的声线就传了过来,啊……我感觉自己快病了(顺便一提,我有个变态舍友是钉宫病晚期,治疗也是浪费汤药的那种),“还是说又有什么黑锅打算让我替你背的?”

    “背黑锅?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替我背锅黑锅啊?”这我就不能忍了,我从来都是让八云紫背黑锅的好不好?八云紫那专业背锅十七年的招牌还是我给她写的呢(注:八云紫,佳人也,年方十七,翌年亦为十七,十七十七无穷匮也),“你拍拍你那34d的良心好好想想,我抢劫谁了我,我是抢劫的人吗?”

    “呃……是。”文文那边沉默里一会,给我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个心碎的回答。

    “哦……我滴个心痛啊……”我捂着心脏躺地上开始假装抽风,“我要惩罚你,就罚……你得在明天的新闻里写上守矢神社的宴会由于缆车设计更改,推迟三天举行。”

    “所以你现在在妖怪山?”文文的语气突然变得有点奇怪,“呃……我现在也在妖怪山,你到……这个……妖怪山东面靠近山顶的地方有个被大门封住的洞你造吧?现在过来。”

    “哦?啊……好吧。”听文文的声音吞吞吐吐(想歪的自己去面壁)的,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有意思,有趣,顽皮,哈哈哈哈哈,“荷取,东西一会就送到,我先离开一下,啊,你在这盯着,留点神。”我走出荷取的工作室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喂,伊凛?有件事跟你说,我的运输队一会儿要往河童重工送些坐缆车用的材料,让你的人给我放行,飞进来比较快。”

    “又是铁疙瘩?没问题。”所以我一直说伊凛当上司比其他人好多了,比如什么日罗院儚啊,日罗院儚啊,还有日罗院儚什么的(日罗院儚:俺有一句妈卖批,本来出场就不多,而且质量还不好,你想让我怎么样?)。

    “那就没问题了,撒。”我切断了通讯,辨认了一下方向,朝山顶跑了过去,又可以玩徒手攀岩了,这是种很吓人的运动,好在我摔不死,万一掉下去只要变个性就能搞定。

    文文所说的那个位置我以前也曾经到过,但是我只是看到一扇大门,跟特么冰封王座的大门一样紧锁着,还有结界覆盖,我也就懒得去探究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我也得收敛点,除非是像当时红雾异变的时候,我为了解决异变这才一拳打穿了地下室的结界,所以说不是我的错,时臣,这锅你背了吧?不背我就让给八云紫了。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然而今天当我再次到达这里的时候,发现大门已经打开了,而且不是被暴力打开的,而在大门内部,完全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就是个漆黑阴暗潮湿充满腐败气味的山洞,而是……一栋别野……大别野啊!居然隐藏在山洞里啊!这个设计师也是够脑残的啊!这种建造方法别说采光效果了,透气都费劲了吧!

    “咳咳……快点进来。”文文从别墅……别野朝外的窗口探出头来,朝我偷偷摸摸的招了招手。

    “到底怎么……”我推开别墅……别野的门,一进门就看到两个文文,我当时就吓尿了,额滴肾撑不住啊,但是仔细一看,发现两个文文的表情……有些微妙,再仔细一看,左边的文文脖子上有我送的相机,右边的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道淡淡的白印,我当时就明白了,“你左边这位……不介绍一下吗?”

    “诶?”右边的文文傻眼了,“你怎么看出来的?”她还以为自己已经伪装的很好了。

    “你以为把相机往她脖子上一挂就能骗到我?”然而就我这智商,那是盖的吗?绝对比99只9加起来还要高啊!“你每天挂着相机在外面取材,你的脖子上挂着相机带子的地方被晒了个印,你自己都没注意到吧?”

    “败给你了……”文文耸耸肩膀,一指她左边那位跟她长得一毛一样的美女,“这是我妈,刚闭关结束,今天是这里第一天打开。”

    “哦~”我这下就明白……个屁啊!“呃,冒昧的问一句,您今年……贵庚啊?”第一次见面就问女生年龄是不太好,不过……我以后万一认错了呢?万一认错之后又啪错了呢?那问题不就大条了?

    “我?”文文她妈,简称大文指了指自己那张跟文文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我可老了,今年都三万多岁了,啊哈哈哈哈……”

    “哦,那我们差不多啊。”这我就放心了,老年人之间是会有相互感应的,我称之为长者直觉,这样就没什么可能认错了,“我今年也才三亿多岁。”

    “哦,长者你好。”大文突然朝我鞠了一躬,“文文把你的事都跟我说了,只不过没想到你也是老油条,但是,虽然年龄上我该叫你一声太太太太太爷爷,不过论辈分上嘛,这个……是吧,我还是比你先认识文文你说是吧?”

    “啊,前辈你好。”我也一个躬鞠了下去,“不知前辈叫我这个长者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事情当然还是有一点的,你看这个……如今你们这个……啊……是吧,但是呢,我……这个……作为这个……老亲娘,还是要测试一下滴。”这个大文明显是闭关太久了,嘴皮子上比起文文差远了,而且老是张口忘词,不过好在她看起来就跟我一样不着调,“这个……长者你看如何?”

    “就依你了前辈。”这还有什么说的,前辈的考验,我接招就是了,反正两个不着调的人也闹不出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