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繁忙的三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二十三章 繁忙的三天

    “这个嘛……秦大人说他正在针对自己的弱点进行特殊的集训,具体的他也没说。”我现在这种训练几乎就是拿命在拼,我可不打算说出去让我的小天使们担心,“杰森先生,这样的暗盘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问题,这也是没办法,我知道秦先生也是有很多顾虑,反正我这不也没事了吗。”杰森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对的想法,这让铃仙很高兴,毕竟这次的处理结果对杰森这个受害者来说真的算不上公平。

    “嗯,好样的,不愧是我们自警队的一员,好,等你伤好了就可以归队了,我现在就把事情都布置下去。”妹红转身出门找人去了,说起来她这个队长当的还真是穷酸,居然连个能随时叫人的对讲机都没有,要知道在外界,就是看大门的都有对讲机用,更不用说是队长了。

    不过呢,妹红其实有一句话还是说错了,这个时候,八云紫,并没有在睡觉,而是在办公来的。

    “不是这一本……”此时,八云紫正带着老花镜,坐在办公桌前翻着手上的一本漫画,而在办公桌上,堆满了像山一样的漫画小说甚至还有草稿和随笔,这都是为了帮那〖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个误入幻想乡的异世界倒霉孩子大栗旬之助找到自己的世界而收集的,虽然人之里已经贴出了告示,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来提供线索,所以无奈之下八云紫就只能用最为笨拙的方法,一本一本的找。

    “紫大人,辛苦了。”蓝端着一盘洗干净削了皮并且切成了小块还插着叉子的苹果走了进来,把苹果盘放在了办公桌唯一的空处,“还没有任何线索吗?”

    “没有,别说有关的世界了,就连大栗旬之助这个名字都没出现过。”八云紫放下手里的漫画,摘下了老花镜揉着自己的眼睛,“不好办啊不好办……连秦钺炀的生化计算机都找不到关于这个人的任何消息,现在我这么找也不过是大海捞针……”

    “您晚上想吃些什么吗,我去准备。”由于上次压力性脱发的事件被八云紫知道了,这一次八云紫严令禁止蓝帮她一起,这也算是八云紫难得的一次有骨气的时候,所以,蓝现在就只能负责后勤和照顾孩子了。

    “随便吃点什么吧,我也没什么胃口……”其实八云紫这一次如此努力还是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我到目前为止公开进行的事情几乎就没有失败的,这导致我在全幻想乡都是广受好评,相比之下八云紫却被强行顶了个‘妖怪闲者’的帽子,这一来二去八云紫就很不平衡,暗中起了跟我较劲的心思。

    在我还没来之前,虽然文斗有永琳武斗有幽香,但是在政治上却没人跟她竞争,这也让她一度丧失了危机感,可如今我横空出世,八云紫很清楚如果自己再不加把力气,下一任幻想乡乡长很可能就落在我的头上了,这对于心高气傲我最吊的十七岁少女八云紫来说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是。”蓝叹了口气,退了出去,她又何尝不担心自己这位主人,努力奋发是挺好,可是如果过了头就只会把身体搞坏,虽然按照年龄我远远比八云紫老得多,八云紫真要按辈分也得叫我一声太爷爷了,可是我的身体,我的基因都是经过特别定制的,是最接近完美的构成,相比之下八云紫虽然是夺天地之造化的独一无二之妖,但却终究比不上,尤其是腰比不上。

    “唉……继续!”八云紫吃了几块苹果,重新戴上了老花镜,拿起了一本新的小说,“我就不信我堂堂的妖怪贤者的人气还比不上你个忽男忽女的变态,秦钺炀你给我走着瞧!”

    妖怪山,玄武之泽,河童重工,射击训练场。

    “阿嚏!”我突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身子一顿,有那么一颗九十毫米机枪子弹就没躲过去,不过幸好,在这两天不眠不休炸碎了就立刻泡医疗舱的近乎神经病一样的修行中,我已经升华了!我一拳打中了那颗子弹,用的是右手,而不是太阳精金的左手,然而那颗子弹依然被一拳打到了一边。

    在我对面,由荷取亲自驾驶的似鸟号看到这一幕立刻朝我所在的方位开始连续射击,而我仅仅是用双臂挡住了脸,这是我唯一没有强化的地方,为了怕伤及大脑,足足九十毫米的,连强化钢装甲都能打伤的ms用子弹打在我的身上却全都被弹开了,除了一些黑灰之外没能留下任何的伤痕。

    “贫弱贫弱!”此时的我当然没穿着混沌道服,而是换了一套轻便的衣服,上半身的部分已经被子弹打的稀烂,烧焦的碎布渣滓在我附近飘着,我放下手臂,朝着荷取大喊,“子弹已经没用了!来点真格的吧!”

    “来了!”荷取当即用似鸟号左肩部的三百毫米火箭炮朝我开了一炮,炮弹朝我呼啸而来,我再次举起双臂挡住脸,然后就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撞到了,紧接着就是巨大的爆炸,霎时间我这周围十米全是浓烟和炸飞的尘土,没办法,高爆弹就是这样不益于环保。

    “哼!”我双手一挥将烟尘吹散,这一炮将我全身的衣服都几乎报销了,如果不是小说现在估计已经打上了马赛克,不过有一点没变,我,还是没受伤,“ok,谢了荷取,就到这里,我感觉进化已经到极限了。”

    “你怎么感觉到的?”荷取来了兴趣。

    “我隐隐有种感觉,再进化下去我的生命能量可能会发生问题,生物进化的终极就是死亡和毁灭,这是宇宙级别的法则,凭借我现在的法则抗拒系统还无法免疫这种等级的法则,所以只能到此为止。”恐怖天使

    ireul(旧世纪系第十一使徒,新世纪系中似乎不存在)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我可不想重蹈那些可悲使徒的覆辙,“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确定后天之前能完工吗?”

    “放心好了。”荷取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