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合理的辈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合理的辈分

    “是吗?”我多少还是有点担心,“可别又到了明天晚上才突然说又出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导致再推迟宴会,到那时候你就自己去跟记者们解释吧。”

    “你有时间担心这个还不如先把衣服穿上,不觉得自己蛋蛋很凉吗?”荷取反而朝我的下半身看了一眼,她难道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吗?看得我的小伙伴都快要万岁冲锋了,“练好了就赶紧回家吧,你还指望我把我的帽子送给你吗?”

    “不,我选择原谅你。”走到安全区域的房间里,我打开箱子拿出了我的整套装备,包括混沌道服,新的内裤,新的袜子,新的鞋,新的格斗手套,枪套,光束手枪还有波动军刀,然后一一穿好戴好,往镜子前面一站,卧槽,人了。

    彼岸居。

    “所以,现在的幻想乡,的注意事项就这么多了,注意不要越界,不然会造成很严重的问题。”文文正给她妈讲述关于幻想乡成立后发生的一切,到目前为止足足讲了两天多才讲完,“对了,还有,这次可以把你的真名告诉秦钺炀了吧,全家上下就剩下他不知道了,连琪露诺都记住了……”

    〖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

    “啊嘞?我没告诉他吗?”大文(暂称)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我很确定你没告诉过我。”我从大门走进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冰镇啤酒,“我的记忆基于生化计算机所记录的数据生成,不会有错的丈母娘大人。”

    “哦……那还真是失礼了,长者大人,我的名字叫做绝,射命丸绝。”丈母娘这名字简直霸气,就是有点中二,“以后直接叫我妈就行了,不用那么见外的叫什么丈母娘大人。”

    “那你也别叫我长者大人了,总让我联想到青蛙。”长者啊,这个称号我实在消受不起啊,又没有人会给我续一秒,就是续了也没用啊,“我想想换个什么称呼……”

    “那以后我就叫你太爷爷怎么样?”绝出了个绝妙的主意,你看文文都为此而惊呆了。

    “哦……可以可以,就这么办吧。”我喝了半杯冰啤酒,又回到冷饮机旁边,“那么,妈你想喝点什么吗?”

    “不麻烦了太爷爷。”绝从沙发上起来,“我还得回妖怪山,去跟小伊凛说一声,然后再去博丽神社登个记还是什么的。”

    “那是,应该登个记。”想当初我刚来幻想乡的时候也是在神社登了记的,后来艾尔出现之后我也让她去登过记,这已经成为一种必须的流程了,“来,妈我送你出去。”

    “那就麻烦太爷爷了,正好我还不怎么认识路呢。”绝刚出关两天,要是迷途竹林的路两天就能记下来,那还叫什么迷途竹林呢。

    “不麻烦不麻烦。”我带着绝往竹林外面走。

    “……”文文留在原地久久无语,直到我们都走远了才把茶几用力一掀,“这他妈怎么这么乱呢!”

    “骂街可是不好的哟,文酱……哈呜……”小9揉着眼睛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看起来是刚睡醒要上厕所的样子,然后‘啪叽’一声摔倒在了厕所门口,又睡着了。

    “呵呵呵……”文文从柜子里掏出一瓶假酒,拧开了对着嘴把脖子一扬,“吨吨吨吨吨……”

    很快,又是一天过去,时间到了宴会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大……栗……旬……之……助……”八云紫拿着手里一份破旧的手稿,“找……到……了……找到了!!!!!”八云紫对月狂啸了一波,当时就趴在桌子上休克了,手脚抽抽口吐白沫,连胸围都瘪了下去。

    “唉……”蓝打开本来就留了缝的房门走了进来,擦干净了八云紫嘴角的白沫,放好了她的手脚,带上pad,最后又给她披上了被子,之前八云紫的一举一动她都从门缝之中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她(自认为)身为一个式神的职业操守,“就算找到了,最后还不是要拖到宴会之后吗?”

    “不一样的……蓝……”八云紫的声音这时居然又响了起来,虽然很沙哑但是确实是八云紫本人的声音没错,“我即使是死了……钉在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宴会终于可以好好潇洒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呃……”八云紫狂笑到一半,笑声突然就戛然而止了,八云紫‘呃’的一声再次瘫在了桌子上,笑抽风抽死了。

    “啊……这不还是没什么不一样的嘛……”蓝悄悄地靠过去,把手指头往八云紫鼻孔里一杵,以此来探探鼻息,“嗯,看来没气了。”

    “废话,有气也让你一指头杵死了。”八云紫又抬起头来吐槽,我说你的捧哏之魂就那么燃烧不息吗?都没气了就老实趴着呗。

    结果,八云紫还真挺话,这一次被蓝一胳膊肘打趴下之后就真的没再起来,一直趴到了第二天早晨。

    妖怪山山脚。

    “啊……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幽香拉着梅蒂欣的小手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的身影以及正常运行但是速度比常规缆车快上二百倍的连房子都能往山上运的超级缆车,“我们可不用挤地铁,跟上节奏梅蒂欣,今天你爸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说人话,幽香。”风见幽香看上去颇有兴致,可惜我们的梅蒂欣大小姐不怎么买账,“而且幽香你这辈子注定都当不了爸爸,如果你再一直抱着这样的思想,最后可是会嫁不出去的,你有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吗?你就没想过自己的年纪都可以当祖奶奶了吗?”

    “停!”幽香赶紧叫停,再不叫停她怕自己可能都拦不住了,“梅蒂,我招你惹你了?你为何对我下此毒手?”

    “只是让你注意言行,注意仪态,这样才有机会把到你想要的汉子。”梅蒂欣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说到底,如果当年没被人偷出来,梅蒂欣那也算是个人生赢家,有妹有房,父母双忙,除了没有活性,没别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