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长者,传教授业解惑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二十六章 长者,传教授业解惑也

    “那你居然没被那泼猴一棒子打死?”八云紫惊呆了,同样是妖怪,差距为何这么大。

    “啊哈哈……侥幸……运气好……运气好……”美铃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屁股,同时眼睛向下撇着自己的胸,脸上的笑容有点尴尬,一看就是有故事……【我要不要告诉他们我当时是因为胸*部装甲和臀*部装甲太厚才没被打死的……】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肉啊!”大栗旬之助这个倒霉孩子已经快崩溃了,一个人类好巧不巧的坐在了一群食人族部落中间,这跟把一头小鲨鱼扔到逆戟鲸群里有什么区别?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幻想乡好可怕,妈妈我要回家!

    “是羊(日语假名:ひつじ)肉吧。”我也立刻就转移了话题,宴会是个(非法)聚众狂欢的活动,这不代表着我们能把自己的娱乐建立在别人的苦逼之上,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跟那些只会说‘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的看热闹不嫌事大人不就一样了?“虽然味道上完全吃不出来,不过要说能搬上餐桌的比较正常的还得是ひ开头的也只有羊肉了吧。”

    “宾果……”诹访子宣布了我答案的正确性,但*{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是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高兴,“本来最不想让你答上来的,唉,世事难预料啊……”

    “你还是看我不顺眼啊……”诹访子一直看我不顺眼,这并不是因为什么冲突的原因,严格来说,倒像是我们两个天生八字不合的感觉,“不过少说废话,说好的礼物呢?”

    “不给,你能把我怎么着?”诹访子这明显是又想玩赖的,不过我是谁啊,能怕她嘛?“你还敢跟我动手啊?”

    “不敢!你又能把我怎么着?”看见没,就是这么有骨气!“不过说回来,这肉是你烤的?”

    “怎么,不行啊?”诹访子感觉自己被小看了,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生气到帽子上的眼睛都翻白眼了,“小看我是不是?好歹我也是结过婚的人,会做饭很奇怪吗!”

    “是是是,是结过婚,三次呢,一次是呱太,一次是军曹,还有一次是什么来着?”我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没有一个是人!为什么都是青蛙啊!我的丈夫就只能呱呱叫吗!”早说过了,论嘴皮子,幻想乡有几个是我的对手……(左看右看)呼……还好,小千代纸在最远端的桌子。

    “你自己不就是青蛙吗……”我继续装,装出一副大吃一斤的样子,然后顺手将盘子里的肉填到嘴里,来个正宗的大吃一斤,别说,虽然吃不出羊肉味,但是味道还真不错,“还是说……你其实是……不会吧……你不会是……蛤蟆?”

    “……”诹访子不说话了,脸绷得像块铁板,她摘下帽子,从,帽子里拿出了一副大号的黑框眼镜,往脸上一戴,“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我告诉你,真正的粉丝,就算只有一副眼镜,也能认出我是谁!”

    “长者你好,长者再见,我惹不起你。”我这种续不起一秒的冒牌长者遇上诹访子这个正牌长者还是怂着点比较好,省的出事,一旦出了问题整个幻想乡都要被重新洗牌,“舞林大会什么时候开始?”

    “诶,你们也有兴趣?”诹访子愣住了,“原本设定上舞林大会也是传教的一环,只会由表世界宴会举行,这里不会有的。”

    “这不合理。”幽幽子摸着自己那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三分饱的肚肚,不满的站起来,“我们奖品都出了,还不许我们看看?不让看也行,这个烤肉再来一千……不,两千份。”

    “那你还是出去看吧。”诹访子指指门口,“门在那边,你飘的慢点,别特么栽死。”

    怪不得诹访子没有礼貌(诹访子:礼帽?你们谁的帽子有我大?),关键是幽幽子这个吃法,到那个宴会上哪个宴会的主办方都能骂大街,区别只是有些人骂的时候不让别人听见,比如八云紫,再比如我。

    “嗯?”因为诹访子指都指了,我就下意识的看了下门口,结果发现骚灵乐团正拿着各自的乐器(蕾拉是麦克风)往外走,“喂,露娜萨,第一首曲子什么啊?”

    “啊?哦……第一首啊,是……《the-last-crusade》。”骚灵大姐露娜萨回答,然后带着三个妹妹继续走了出去。

    “……”全场静默。

    “所有人堵上耳朵!不要看也不要听!”风见幽香一巴掌拍碎了桌子站起来大喊,然而已经晚了……

    “身体……身体不由自主在动啊!”大栗旬之助只是普通人类,比起小千代纸还要先中招,音乐刚响起没多久就开始出现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情况,小铃和阿求以及小千代纸三个人多坚持了十秒钟,也开始不受控制了。

    “救命啊!!!”又是三十秒过去,里世界宴会中招的人数已达到百分之五十,凡是s级别以下的全部中毒不能自拔,就算是对于s级以上ss-以下的人来说,听到了这音乐,都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一般人看了根本把持不住,即使是我们这些ss-以上的人听了都感觉不适。

    “kero~kero~kero~”诹访子唱着青蛙共鸣曲,在里世界宴会的屋子里添油加醋的舞动着,是整个屋子里唯一主动跳舞的人(早苗和神奈子在外面领舞来的),“品尝诹访大舞的威力吧!”

    很快,音乐播放到了一半,强大的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侵蚀得越发彻底,里世界宴会只有几个人还在苦苦支撑了,我,紫,幽幽子,幽香,永琳,萃香,加岛勇还有我那比我还小的丈母娘绝一共八个,连蓝和伊凛都没能摆脱被控制的命运,而我和加岛勇还是依靠身体的机械部分做了弊的,饶是如此,我们这八个人的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做出一些小动作,只不过一时还压制得住。

    “还有多久啊!”幽香的右手死死地抓着我的左臂,用这样巨大的力量来分散她自己的注意力,如果不是我的左臂太过特殊,早就被她捏爆了,“这音乐没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