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 第六百二十九章 ≠ 第六百三十章-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二十八章 + 第六百二十九章 ≠ 第六百三十章

    “……”冷漠的围观目光。

    “没人拦着你,你看,多么炽热的红色啊,走进去就会熔化在岩浆里,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嘛(朝仓理香子:妈卖批!),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我命令你,也从那里跳下去。”我模仿着电影里的台词,指着诹访子,“跳啊!快跳啊!你倒是给我跳啊!”

    “我跳?你跳吧!”也怪我走得太近,居然给了诹访子这小青蛙可趁之机,也是我没想到她能这么不要脸,说来也是,这岁数的,哪个能要脸呢,总之吧,这诹访子啊,转身拉着本大佬一个过肩摔就给我扔进了岩浆盆里,“感觉如何?”

    “温度正好。”混沌道服不惧水火,区区岩浆自然奈何不得,而我的身体又刚刚进行了强化,现在的感觉……就像穿着衣服洗桑拿一样(注:亮红色的岩浆温度为七百摄氏度左右,并不像一般人认为的那么恐怖),“不过你的行为还是……没有悔改的意思啊,所以……萃香,给她拉出去,罚她一边背《道德经》一边抄《大藏经》一边跳八意健身操!不弄完这些不许睡觉!”

    “得令~”要是我们直接*{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对诹访子动手那看上去像欺负小孩,但是萃香就没有这个问题,相比八云紫的强行背锅,萃香的背锅能力不仅强大还能保证自己不受影响,简直就是背锅侠中的豪杰,“又抓到一个修仙的。起来!跟我走!”

    “放开我!”诹访子脸上的黑框眼镜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副墨镜,“我要修仙!”

    “修你麻痹,跟我回局里!”单论力量,青蛙怎么可能会是鬼的对手,尽管爆发了全部的长者气息,诹访子还是很快就被拉走了,地上铺着的大理石砖上被抓出十条笔直的痕迹,连门框都被拉掉了一块。

    “好了好了,啊哈哈哈……各位继续,继续。”神奈子陪着笑脸,心说这事终于糊弄过去了。

    状态更新:八坂神奈子:为了获得那一点点少的可怜的信仰,每天都不得不跋山涉水给人点头哈腰不到爽利为止都会让自己睡不好觉,一天到晚只会赔笑脸的人。

    “喂,真的很舒服吗?”众人都散了,但是幽幽子却偷偷的靠了过来,而我此时还泡在岩浆盆里,“你没在骗我吧?”

    “我从来不主动骗人(才怪)。”我从岩浆盆里爬出来,正好又饿了,“你要试试吗?”

    “哦……”幽幽子一副‘我本来不想试试但是禁不住你邀请才勉强试试’的表情,一屁股坐进了岩浆盆里,然后……屁股上冒着火跑出去了,那动静大的,一路火光带闪电的。

    “她怎么了?”紫这时候正好回头拿东西吃,没看到发生了什么,当她再把头转回来的时候,幽幽子已经屁股冒火的冲出去了,“发生什么了?”

    “嘛……”我不客气的从她手上的盘子里拿了一块蛋糕咬了一口,味道不错,就是……感觉是不是加了b型血?“这蛋糕是蕾米莉亚的吧?”

    “嗯?是吗?”八云紫也拿了一块咬了一口,“哦,好像是吧,我拿错了?一股b型血的味道……别岔开话题,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忘了告诉她……泡岩浆浴的时候千万不能放屁,不然会爆炸的。”没错,就在刚刚,幽幽子的屁股爆炸了……噗哈哈哈哈……

    “……”八云紫默默地收起了岩浆盆,“嘿,你信不信我用靴子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哦?是吗?”我掏出手机,启动摄像功能,“那你快点,题目我都想好了,《妖怪闲者八云紫爆出打人丑闻,恶意打压城管队大阁领的恶行曝光》,嘛,我不怎么会起新闻的名字,不过我想文文一定很擅长,你想试试吗?”

    “……我什么都没干。”八云紫轻轻的放下了脚,转身出门追幽幽子去了,妖梦不在,照顾幽幽子的重任只能落在她肩膀上了。

    酒过三巡,宴会现场又乱了,没人再去管哪桌对哪桌了,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满屋子乱窜,估计下一次神奈子也会吸取教训,搞成幻想乡风格的传统宴会,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不,守矢神社不会再引起什么异变了吧……

    “所以说……”阿求指着自己在墙上画着的图案,“如果被人从后面挟持了,应该怎么做?”

    “啊?这个啊,这个简单。”阿求所画的图案就是一个人站在另一个人的身后拧着他的手,是一种禁锢的挟持状态,“口说无凭,找个人来跟我一起演示一下……美铃,你来!”

    “啊?为什么是我啊?”美铃好不容易躲开了咲夜的监控,并不想干活。

    “因为你比较抗揍,这个理由如何?”我看了看另外一边正叼着烟头四处搜索的咲夜,“还是说你想让我跟咲夜说一声关于你现在在……”

    “停停停!我来,我来还不行吗?”美铃毫无骨气的妥协了,真是……看看我每次都是怎么样有骨气的?学着点好不好,“我……怎么搞啊?”

    “从后面,像阿求画的图一样挟持我。”我指挥美铃从身后限制住我的双手,“现在我来演示应对策略,你可不许还手。”

    “哦……”美铃隐隐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看好了。”我对着周围的一众围观群众喊了一嗓子,“首先,先用你的脚后跟践踏对方脚面,再用后头部猛击其鼻骨!”我先是一脚踩在美铃脚上,然后用力往后仰头,美铃惨叫了两声捂着鼻子蹲在地上了,“然后就解决了。”

    “哦……”一阵鼓掌声传来,我很欣慰,同时也谢谢我们可爱的美铃小姐大义灭亲……咳,是舍己为人的演出。

    “文文,带美铃去试试我准备的小礼物。”事实上,因为看美铃老是没有衣服可换(美铃:我只是有三百六十六套一样的衣服而已),我事先准备了一套衣服,正好借此机会就当做奖励的方式送出来,也不怕美铃拒绝,“记住,换上之后多拍两张,你懂的。”

    “没问题。”文文甩给我一个暧昧的眼神,我们心领神会,不过阿求的防身术教程还在继续,美铃离开之后我还得再找一个冤大头……好像不用了。

    “那如果背后的人用的是这种挟持方法呢?怎么应对?”阿求趁着我思考的时候突然跳上我的后背,双臂勒住了我的脖子,两条小细腿也箍住了我的腰间盘,“这样该怎么脱身呢?没有脚可踩也没办法撞鼻梁骨了。”

    “这个啊,其实很简单。”我突然急速后退,直接把后背撞在了房间的墙上,只听见一声闷响,阿求被我镶在了墙里面,喷的我一后背都是血,“你看,就这么简单。”

    “咳咳咳……”阿求分了好大劲才把自己从墙壁里抠出来,“厉害……厉害……咳咳咳噗……不过……能帮我叫个担架吗?”

    “叫什么担架啊……”我看着那些正缓缓从我的混沌道服上流下去的红色液体,“你喝这么多番茄汁干什么?也不怕不消化?”

    “嘛,只是一尝夙愿罢了。”阿求揉了揉肩膀,也不咳嗽了,跟个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以前不敢这么喝,现在我不是进化了吗?”阿求指着自己头顶,“看到没,就在这几天里我可是一秒钟都没闲着,终于就在今天早晨,我满级了!”阿求的头顶上,一个金色的lv.99静静的漂浮着,散发着土豪的色彩。

    “满级?你转职了吗?灵基再临了吗?满破了吗?轮回重生了吗?”然而看到那个lv.99我差点没喷出来,顺手指了指我自己的头顶,“看清楚,这才叫满级。”在我的头顶,其实也漂浮着一个类似的东西,只不过我这个显示的字是‘lv.255改二甲(魔改型)’,“看到没,这才叫满级!”

    “好了美铃,赶快出来吧。”文文站在临时用布围成的更衣室门口一脸戏谑的朝更衣室里面招着手,“出来亮个相啊,不然秦钺炀好不容易眼光正常一次选出来的衣服不就白费了吗。”

    “可是……”美铃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小,就好像是在害羞一样,“这衣服……好羞耻啊……”

    “嗯?”就是这声音不大的一句话,把全场所有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原本屋子里正对门的墙上挂着的匾额上的字瞬间变成了:全场最佳:红美铃。

    “大丈夫大丈夫,出来~”文文心生一计,一把将围成更衣室的布拉倒了,美铃当时就是一声尖叫。

    “噢噢噢噢噢!!!”全场沸腾,也不枉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选出这么一套衣服出来。

    怎么说呢,首先美铃头上的绿帽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对浅绿色的包子,没错,就像本子仙……咳咳,工口仙……咳咳,包子仙茨木华扇那样的包子,只不过换了个颜色而已,并没什么特别的亮点,只不过以后说到人群之中为什么xx的头上是绿色的的时候只有荷取能回答问题了。

    这套衣服真正的亮点在于脖子以下,这可是连文文都赞不绝口的设计风格,双重绿色镂空旗袍加渔网袜加高跟鞋,小朋友看了根本把持不住,而且由于胸口正中间到肚脐都是镂空的,所以要么跟文文一样当个上真空党,要么像七条真空一样当个完全真空党……咳,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我可从来没有看过黄段子学生会哦,什么372惨案啦樱才与英棱的修罗场啦更是完全不知情哦……总之这套衣服真可以说是夺天地之造化,就连成年人看了都感觉不适,配合上美铃的身材简直绝了,没看大栗旬之助这倒霉孩子已经开始喷鼻血了吗。

    “亚美咯!”美铃抱着胸口蹲在地上了,“所以我才说这套衣服实在太羞耻了啊!!!!秦大佬你算计我!”

    “咳……真是有伤风化……”帕秋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看书,但是那时不时瞥一眼的小眼神完全暴露了她心中所想,估计她现在心里想的情节就跟以下这段话差不多:(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公众人物)金瓶梅【兰陵笑笑生-著】~~~啊哈哈哈……买着了,有这个谁还看盘呢!

    “破廉耻!”咲夜的鼻孔里塞满了卫生纸,一口把烟头吐到地上,“怎么能这(长)么(得)不(这)检(么)点(大)!太给(让)我(人)丢(羡)人(慕)了!快跟我回去!”咲夜拉住美铃的耳朵就往外走,屋里不远处隐约传来蕾咪和芙兰一起的怪异歌声,芙兰是日常坑姐,蕾咪……大概又喝高了吧。

    “女仆!长袜!pad长!女仆!长袜!pad长!……”两只小吸血鬼用怪异的语调喊着,节奏倒是很有特点,只不过这个歌词嘛……恐怕也就只有这两小只敢这么唱了(其实本大佬也敢)。

    “……”咲夜一直忍着把美铃拉到了门口,实在是撑不住了,怒而回头,“都说了是真的胸*部了啊!才没有戴pad啊!”

    “咳!”文文拿着麦克风冲到了一张桌子上,“今天……我……本小姐……要在此献上一曲!”文文看上去满脸通红脚步虚浮,一看就是被灌了不少,我在她附近搜索着,很快就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我那小丈母娘,“音乐!music!”

    “啊?还有唱呢?”梅露兰本来都睡了,却又因为文文这一嗓子而垂死病中惊坐起,拿起乐器的同时还捅了捅身边已经睡的半死不活的姐妹几个,“嘿,都起来,还有咱们的事呢!”

    “你又出了什么幺蛾子?”趁这个机会,我已经潜行到了我这小丈母娘身边,“文文可不会自己上台,你怎么撺掇她的?”

    “我只是告诉她……心有灵犀是很好,但有时候也要表达一下,这样更有益于家庭和睦。”绝抱着肩膀微笑着,“你丈母爹……咳,岳父死得太早,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