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蓬莱药争夺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三十一章 蓬莱药争夺战

    舞林大会的冠军当然就落在了早苗的手里,这一点想都不用想,试问在东方界,除了八意健身操还有什么能跟诹访大舞匹敌的?反正在我的认知之中,没有,一个都没有了。

    “那奖品呢?也全被她们三个包圆了?”幽香居然会问这种问题,看来确实是喝的脑子不怎么清除了。

    “是啊,都在这里了。”早苗摘掉了自己一直背在背后的帆布包,从里面翻着,“嗯……红魔馆的粮票,彼岸居的枪证,白玉楼的免死金牌……诶,这颗是什么来着?”早苗拿出了一颗一看就很可以的药丸,上面还黏答答的,“这颗……药丸是……”

    “那是蓬莱药。”永琳开口解释,“吃下去之后就会进化成蓬莱人,原理是时间定格从而获得不老不死之力,但是对于你这样的现人神来说还是不要用的好,吃了蓬莱药之后因为时间被固定就没办法通过一般的修炼来提升实力了,无论怎么修炼都会恢复到被定格的那个时间的。”

    “那遮上面黏糊糊的好像还没干又是怎么回事?”早苗拿起那颗蓬莱药,很是不理解。

    &n〖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bsp;“这个嘛……”永琳看了一眼辉夜,从辉夜的眼神中读出了‘不给出个合理又不丢我的人的解释你就死定了永琳’的意思之后,施施然开了口,“最近都是南风天,湿气重嘛。”

    “哦……”结果早苗就信了,真是个老实孩子。

    “哎?那……那妹红是怎么回事?”小铃突然开口,听了永琳之前那段对蓬莱药的描述的她突然想起一个反面教材,“妹红不是变得有发火能力了吗?”

    “我来解释吧。”这种时候就需要我出马了,“蓬莱药是基于时间法则的药物,所以如果想在时间固定之后再获得强化也需要法则层面的影响,这就是永琳说的‘一般的修炼’无效。”一般的修炼无效不代表所有的修炼都无效,以偏概全可是要不得的,“妹红在吃下蓬莱药的时候还是个普通的人类,她获得发火能力是因为她再后来吞噬了一只菲尼克斯的原因。”

    “我确实是把他吞掉了,头发也是那时候变白的,不过我是怎么获得发火能力的我自己都不明白。”当事人妹红就在旁边,只不过要让她讲明白还不如指望我。

    “妹红能发出火焰,甚至能使用菲尼克斯之焰,并不是因为她吞噬了菲尼克斯的火焰那么简单,菲尼克斯是火焰神鸟,妹红在吞噬他的时候,把他天生自带的火焰法则也给吸收了,所以她才获得了发火能力。”这个结论并没任何人认可过,但是这就是我所得出的结论,在获得了法则抗拒系统之后,我对法则的熟悉度也越发提高,这样的解释是我唯一能得出的结论。

    “原来我能发火是因为这样……”妹红第一次审视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的运气还不错,不然,她自己也没办法混的像现在这么滋润。

    “所以,蓬莱药还是不乱吃的好。”永琳做出最后总结,其实蓬莱药就是这样,在人类眼中是万金难求的宝物,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却毫无用处,“不过它好歹也能让人不死不灭,所以这里在坐的几位人类可以试试哦。”

    “既然如此……”早苗想了想,居然把蓬莱药递给了我,“反正我和神奈子大人诹访子大人也用不到这东西,干脆秦先生你就来分配一下好了。”

    “哦……”我嫌弃的接过这颗黏糊糊的一看就是被人放进过嘴里又吐出来的蓬莱药,想了想,“这里有需要这颗蓬莱药的人,出列!”

    在场的人里,只有人类是需要蓬莱药的,加岛勇是改造人用不着,加贺川是半妖用不着,小千代纸也是半妖同样用不着,大栗旬之助作为异世界人类自愿退出竞争,毕竟一旦他回到自己的世界要是被发现变成了一个不死的怪物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比死亡更可怕,人类真的会把他切片研究,还会杀死一切试图保护他的人,比如他的父母,朋友,兄弟姐妹之类的,不用怀疑,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当永生的可能摆在面前,十个人类里有九个会疯掉。

    综上所述,有资格争夺这颗粘嗒嗒的蓬莱药的人就只有三个了,稗田阿求,本居小铃,雾雨魔理沙,灵梦因为本身的特殊性,蓬莱药很有可能会与她身上的法则相冲突,所以灵梦也被排除了。

    “好吧,三位,首先恭喜你们获得争夺这颗可疑的蓬莱药的机会,下面我来出几道题,答对最多的人就能获得这颗蓬莱药。”别的什么分配方式太麻烦了,还是用传统的智力问答比较简单,效率也快,“听好,第一题,一吨木头和一吨铁,哪一个更重?”

    “不是一样重吗?”铃仙刚一听见题目就小声的问向身边的永琳,然而永琳却皱了下眉头,然后又缓缓舒展开来,“师匠?”

    “秦钺炀还真狠,这道题可不好回答啊……”永琳似乎察觉到了我这道题目的意思,真不愧是月之大贤者,“你看好了优昙华,答案绝对出乎你的意料。”

    “小哥你开玩笑吧,这不是一样重嘛。”魔理沙首先回答。

    “错!”然而是错的。

    “不会吧!”魔理沙大吃一鲸(大鲸:我要改成龙凤,我不做大鲸了!)。

    “难道还能是一吨铁重吗?”阿求自己都不信的开口了。

    “错。”答案当然也是错的,这样一来答案只剩下一个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答不出来。”答案只剩下一个一吨木头重,但是小铃并不能说出原因,因此也无法作答,“不过我还是想听一听解释。”

    “我当然会解释。”让人输的心服口服是我的一贯宗旨,要不然随便出个刁难性质的反人类题目不就行了?“首先要搞清楚一点,一吨木头和一吨铁,它们的相对重量当然是一样的,这就没有问的意义了,所以我问的其实是绝对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