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原型天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四十一章 原型天狗

    克拉肯的攻击被毫无衰减的反射到了他自己身上,不仅是他接受不了,就连我都感觉接受不了,说起来因为身份原因我还从没有识别过绝的能量信号,这一识别不要紧,我的裤子差点湿了,识别结果显示:ssr。没错,疑似神形态级别,难怪我看着绝身上那些黑色电弧就觉得很不对劲,原来是临时充电达成的。

    “你到底是什么,绝,你好像还没跟我说过。”ssr什么概念,天狗头子日罗院儚也不过是ss+级别,换句话说绝的原本力量应该跟她不相上下,这可不是鸦天狗能达到的级别,“你不是鸦天狗吧?大天狗都达不到你这个实力,只有天魔才可以。”

    “我不是天魔,天魔你不是已经见过了。”绝上来就给我否了,不过我本来也没觉得她会是天魔,有句话说得好,必须有一个呜喵王……咳咳,必须有一个天魔。但同时,这句话也意味着,只能有一个天魔,“我有些特殊,我有天魔血统,所以,当年很多同僚都称我为……原型天狗。”

    “比普通的天狗更接近天魔的本质吗?”这个名字我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据说在最早的时候,天狗一族是不存在的,那个时候只有天魔一族,但是后来,妖怪的基因出现劣化,天〖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魔十不存一,诞生出了天狗一族,换句话说,天魔是所有天狗的祖灵血脉,就好像我跟不死人一族的关系一样,而绝既然作为一个身负天魔血统的天狗,被称为原型天狗也就很正常,“那文文呢?”

    “我的天魔血统是自己觉醒的,你明白吧,其实所有的天狗都有觉醒天魔血统的可能,但是想把这个可能变为现实需要机遇。”绝的解释到此结束,她抽了抽鼻子,“章鱼的气味不见了,变成了人的气味,但是本质上还是章鱼的气味。”

    “啊,我也闻见了。”由于绝的攻击改变了天气,如今的风向是从雾之湖一侧往我们这一侧吹,风里自然就会带来些不友好的气味,“你的能量退回ss+了,时间到了?”

    “嗯,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别给你妈我丢人,我就不计较你偷看我内裤的事情了。”绝的能量一路下降,一直降到了s+,看来觉醒天魔血统的形态对她的压力还是很大,不过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一定有人告密,文文,看我回去怎么调教你,嘿嘿嘿。

    “那只是个意外,谁让你把内裤都跟文文的放一起,我突然看见跟文文风格不一样的内裤当然要检查一下了。”对此我可是有正当的理由的,才不是因为我的个人癖好。

    “哦,所以你的检查方式就是用鼻子闻?”绝颇有些得理不让人的样子,男人变态有什么错!错的不是我,是时辰啊!

    “这个嘛……”我当然不能把我心里想的说出来,不然一定会很尴尬,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把内裤扔在文文的脏衣篮里的你不对好不?”在我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脏衣篮,西斯特姆派工作型的流浪者去清洗的时候也会分开,以防止出现卫生问题,比如性病什么的,但是绝那次就是扔在了文文的篮子里,这才导致我进行检查,没错,原因就是这样。

    “你有给我准备专用的脏衣篮吗?”都到了这个份上,绝居然还不住嘴,这可就有点雁过拔毛了。

    “好了不要多说了!”烟尘已经散尽,正好用来转移话题,而不出我们鼻子所料的,克拉肯变成了人形,为了追求灵活性,毕竟在他力量被神绮封印之后再保持巨型身躯就是活靶子了,别说是章鱼,鱿鱼都不会这么干,“现在大敌当前,你却跟我计较这些事情!”

    克拉肯的人形果然依旧是那么二,大光头,大肚腩子,圆了咕噜的太阳一照直反光,没错,这家伙是光着的,只有本来应该打马赛克的地方套了一条印着章鱼……章鱼烧图案的大红短裤,身高……比我还矬,我原本以为我一米七的个头放在男的里已经算是三等残废了,可这家伙倒好,本体那么大,变个人形居然就变成了四等残废,哈哈哈哈,真有意思。

    “你们居然能把我逼到使用人形,该说一句佩服,不过,现在,我要把你们一个一个当虫子碾……哎呀!”克拉肯的开场白说得有滋有味的,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他说完,常有人说反派死于话多,今天我就要证明一下,就算反派的话不多,或者说根本来不及说完,一样会死的很快。

    “我真要谢谢你自己变成人形!”我按住克拉肯的肩膀照着他那连眉毛都没有的脸就是一拳,“欢迎你来到我家!”右直拳,“现在你在我的地盘了!”顶肘,“让我给你展示一下我们幻想乡的好客!”上勾拳,“这就是我们的待客之道!”过肩摔接三段灭族切割,“你还满意吗!”

    克拉肯倒在远处的地上,鼻血直流,刚才我的最后一击将他打出了八百米开外,此时他正一脸茫然的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好像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脸很痛,嘴唇很痛,眼眶很痛,胸口也很痛,痛到他都不知道应该先捂着哪个地方喊了。

    “后悔把加曼多那种大型不可燃垃圾扔到幻想乡来吧!”趁他病要他命,我就不信凭借我太阳精金的拳头还打不死一个人形怪,我用最快的速度朝克拉肯跑了过去,唉,居然忘了,克拉肯不仅仅是个人形怪,“给我安心的去吧,一击【咸鱼突刺】!死ね!”

    克拉肯突然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变回了本体,整个身子朝我压了下来,这让我始料未及,也根本来不及躲,在绝和神绮的惊呼声中,我只想到了一件事,章鱼的嘴真的长得跟菊花一个德行啊……而且……嘴里面好臭……

    克拉肯伸出一条触手,拍了拍肚子,就跟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我有这么难吃吗?只不过是不好消化而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