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软乎乎的兔兔永远是疗伤圣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四十六章 软乎乎的兔兔永远是疗伤圣品

    蓝的说法有些不太好听,但是确实是没说错,这一次,如果不是我正好身上带着破灭水晶,克拉肯就真的是无解的存在,即使当时神绮已经将他的力量封印,但是一个从顶级神灵降格成的ss+绝对拥有超过ssr的实力,再加上克拉肯那庞大的体型,根本就没法应对,我们现在还能站在这真的只是因为运气好。

    “好吧,我知道了,西斯特姆,给蓝拿上两个新的通讯器。”我的头又开始疼了,我这全身上下唯有头疼是我无法忍耐的,我立刻掏出一小瓶止痛剂,往嘴里倒了不少药片咀嚼着,过了一会儿才感觉稍缓,“啊……该死的,妹红,你得回去人之里,这次开会的全都是半残废了,你得保证我们不被一锅端。”

    “说得好像人之里有人敢直接对你们动手一样,就算你们都半残了,自卫队也不敢直接开战的。”妹红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实际上你比谁都更希望自卫队直接对你们动手吧,那样你就有直接的借口把他们连根拔起了。”

    “是啊,他们肯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我又往嘴里倒了不少药片,多嚼点有备无患,“看来等开完了会我也得去永远亭做个全身体检了。”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nbsp;“sir,我拿来了。”西斯特姆派了一台流浪者把通讯器拿来了。

    “嗯,蓝,拿着吧,用法跟旧式的一样。”我重新坐回床上,感觉有些头晕目眩,这是精神疲劳的症状,也有可能还带着点别的什么,“会议我会准时去的。”

    “嗯,那我告辞了。”蓝也看出了我此时状态不佳,拿上通讯器就离开了。

    “那我也先去准备警卫的部署,再怎么觉得不可能,该有的还是得有。”妹红也撤退了,临走的时候抱着我的脑袋在自己胸口蹭了蹭,美其名曰兄弟间的搞基日常,这名字让我非常想吐槽,当然,感觉还不错,虽然小了点,但是质量高。

    “您看上去状态很差,要再休息一会儿吗?”一个克拉肯就把我弄得跟废了一样,连利息都看出来了,真是太丢人了,不过有些时候,不服老也不行啊。

    “啊,是啊,会议之前叫醒我,我要再休息一会儿,所以。”我一把搂住铃仙,往床上一倒,“小仙仙快让我舔你一口!”

    我忘了哪位哲人说过,在你的精神极度疲惫的时候,软乎乎的小兔子能让你的恢复能力成倍提升,现如今我要说一句,这句话说的太特么对了,还有,铃仙是我的,不服的话四十米长刀伺候。

    总之呢,当我下午六点四十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精神比之前好多了,至于为什么是我自己醒的,请自行想象,不过事先声明,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说好的舔了舔而已。

    起床给自己做了点吃的,话说这冰箱里又快要空了,给铃仙留了一份再附上一张便条,完工,现在可以安心地赶过去开会了。

    人之里村口,我非常意外地遇到了风见幽香,她是被梅蒂欣用轮椅推过来的,看上去老了十岁,不过随着生命能量的恢复应该很快就能变回原来那张q弹的脸了。

    “哟,怎么坐上轮椅了?”我很不理解,按理说风见幽香就算是腿断了也绝对不会坐在轮椅上,她的性格就是这样。

    “跟你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实话告诉你吧,我觉得累了,想休息几天,买份养老保险,领领退休金。”看来风见幽香衰老的不仅仅是身体,连精神都老化了,不过随着生命能量的恢复……应该……可能……差不多……八成……也许……能变回去吧,“你这不也使上拐棍了吗。”

    “我是因为我这个腿站不住了。”我的腿还是很软,全身无力,不拄根拐棍根本就没办法长途跋涉,“我倒是也想坐轮椅,不过我好歹也是幻想乡逼格第一人,高坚果领主秦钺炀,不能太依赖别人,至少不能让外人看见我太依赖别人。”

    “那你也一起上来坐着呗。”梅蒂欣邀请我。

    “不是,这哪还有地啊。”轮椅能有多大,风见幽香一个人就把轮椅坐满了,哪还有我的地方?又不是赵本山的轮椅,还带担架功能的。

    “你可以做她身上啊。”梅蒂欣看着在轮椅上一副颐养天年的样子的幽香,“相信我,轮椅很结实,禁得住你们两个,只要你们别在轮椅上面做一些上下起伏的运动。”

    “合适吗?”我毕竟是个男银,坐在一位目前略显苍老的女银身上自然是不太合适,尤其是在对方还坐在轮椅上的情况下,这不就更掉价了吗。

    “那你就反过来,让她坐你身上不就成了,你的面子也有了,看起来也不像留守儿童了。”梅蒂欣这个嘴皮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怎么这么毒呢,要是让我知道……哦,对,好像是跟我学的。

    “我这叫空巢老人!”哥是长得不显老,但也不能把我归类成留守儿童吧,真是太失礼了,“你觉得她会同意吗?”

    “幽香,你同意吗?”梅蒂欣问。

    “啊……”幽香这个动静听上去就跟得了老年痴呆一样,也不知道这个意思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你看,她同意了。”梅蒂欣绕到轮椅前面,把幽香往前一拽,举到手上,把轮椅空了出来,“快坐,我可没什么力气,还有,不许做一些奇怪的上下浮动的运动,轮椅会撑不住的。”

    “就算做我也会等她的老脸恢复了之后,我可不是‘关上灯都一样’协会的人。”我是个粗鄙浅薄庸俗的人,我就是外貌协会,别用什么道德来谴责我,生物本来就有追求美好事物的权利,你说的什么所谓的外貌不代表一切是因为你还没见过能让你丑吐了的人,相信我,看见过这种人之后,你看见梵顿星人都会感觉自己看到的是吴彦祖,李健仁饰演的如花看上去都跟貂蝉差不多,就这么丑,尤其是当你看见他们明明丑疯了却还东施效颦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你真的会连去年的早点都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