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反思-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四十八章 反思

    “你看看你们这一个一个个,平时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鼻孔都要顶到天上去了!结果呢!”在场的人里十个有八个是残废,这就给了八云紫发飙的机会,放在平时,八云紫敢这么说话早就被灌水泥扔到雾之湖里了,“突发状况一来!几根触手就把你们打趴下了!不是牛逼吗?不是厉害吗?不是老娘天下第一吗?第一到哪去啦?倒数第一吧!”

    “够了!”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明明除了修大结界之外根本没帮上什么忙,她居然也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按你这说法你自己很牛逼了?来人啊,容嬷嬷,替我教训教训她!”

    没有效果。

    “你是不是脑子也被克拉肯打傻了?我不会唱歌,也不会写字。”八云紫睁眼说瞎话,明明我都亲眼见过她写的那句什么‘狗到用时方恨少’,再加上上次她唱的bad-apple,她哪个不会啊?问题还是出在我身上,我没把容嬷嬷带来,“再说,我也没说我自己好到哪去,我根本不是准对某一个人,我是说在座的各位连同我自己在内,都是垃圾。”

    “你早这么说不就结了。”魔理沙突然发话,按〖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理说她是不会在这种场合说话的,“别看我,我只是在传达魅魔妈妈的话而已,现在魅魔妈妈可是需要备受呵护,只能泡在蛋白质溶液里……”

    “魅魔妈妈?”这个称呼倒是让我很意外,“魔理沙?”

    “嗯?好像不是妈妈呢,仔细想想的话。”魔理沙也突然反应过来了。

    “我说,这种事情不用这么仔细的想也能知道吧。”我都无语了,我非常怀疑魔理沙的称呼的突然变化是魅魔做了什么手脚在里面。

    “诶,怪了,为什么我会叫妈妈呢?”魔理沙还是一副找不着北的样子。

    “你在帮她准备治疗设备的时候是不是一不小心被反过来洗脑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偷偷地瞥向了大罐子里的魅魔,此时她看上去倒是面无表情,但是仔细观察就能看出来她脸上那一抹隐隐的不爽,“你还记得你应该怎么称呼她吗?”

    “啊,对了,应该是叫魅魔大人来的。”魔理沙的思维重回正轨的时候,我能清晰地看到魅魔的嘴角非常不爽的撇了一下,“为什么会叫她妈妈呢?”

    “嘛,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清醒过来就是可喜可贺了。”这次魅魔好歹也算是出了一份力气,舍身被克拉肯踩扁以此来消耗了克拉肯的一丢丢力气,所以我还是给她留点面子,就不把这件事揭破了,“喂,青蛙,蛇怎么了?”

    “蜕皮呢。”诹访子用帽子上的眼睛白了我一眼,“你这是在问废话,这个时间她当然是喝多了,现在正趴在厕所里吐呢。”

    “真是废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这是喝酒的时候吗?没看我都进入禁欲阶段了?幽幽子都咬着章鱼腿来开会了。

    “你也这么觉得对吧。”诹访子指着我点头,“跟你说,就这一次,我跟你看法一样。”

    “嗯。”我看向八云紫,“那你这次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进取心的?满足于自身的条件,不在继续挑战更高的层次,是从幻想乡建立之后开始的?还是从第一次月面战争结束之后开始的?”八云紫这句话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现在幻想乡所缺少的不是高端战力,而是顶尖战力,而想要达到顶尖战力,必须是由高端战力层去提升,“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们的力量是不是一直都止步不前?”

    诹访子不说话,因为她并没有被计算到八云紫的话语中,她的情况特殊,不是不想提升,而是没办法提升,同样不适用于八云紫的描述的还有我和幽香,我们两个是一直在进化的,我是主动强化,而幽香则是什么都不做也会自动积蓄力量,但在战斗中则会加倍提升。

    “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我们所面对的将不再是与我们旗鼓相当的敌人,而是超越我们的极限,超越我们的想象,甚至是超越我们的认知的对手,原地踏步只会拖延我们。”八云紫拿出一副扎比演讲的气势,颇有一股子大独裁者的气魄,可惜就是人太逗比了点,拉低了整体的气氛,好在她没自己笑场,还算有得救,至少就最终效果来说,还算不错。

    “现在战火略微平息,诸位莫非认为那是隔岸之火?这是罪孽深重的错误!这是因为我们这种天真的想法,才让外物屡屡入侵!所以!我们必须立刻改变!诸君哟,站起来吧!化失败为愤怒!站起来吧!诸君!吉翁……咳!幻想乡,需要你们的力量!zick-touhou!幻想郷、バンザイ!”

    八云紫声嘶力竭的喊完最后一句幻想乡万岁,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铃奈庵,真大妈从来不回头看效果,不然真的会笑场的,不过,这确实值得我们反思,一直以来我们都过得太过安逸,所谓的异变基本上也都不过是些小打小闹,这使得整个幻想乡的危机意识都过于淡薄,如果我们仍旧袖手旁观,很快,非常快,一切都将为时已晚。

    “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明白紫说的是什么意思了,现在恕我直言我得先修整部队,告辞。”对我来说,我本身的提升已经到达了一个定值,所以最关键的是先恢复流浪者部队的战斗力,如果由我亲自指导,预计速度会快一些,朝小铃点了点头,我也走出了铃奈庵,刚一出门就看见不远处的大树上露出半个屁股,我悄悄地绕了过去,轻轻跃到屁股后面,用手一拍,“你干哈捏?”

    “妈呀!”八云紫吓了一大跳,回头看见是我才放松下来,手上的石头也放下了,“唉,你啊,吓死我了,我的妖力消耗太大,现在连感应能力都几乎消失了,不然你怎么可能有机会偷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