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炮姐脸的小恶魔是什么鬼-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四十九章 炮姐脸的小恶魔是什么鬼

    “是是是,知道你厉害,所以呢,你到底蹲在这干什么?还有,从门口就能看见你的屁股了。”八云紫既然把自己隐藏在这树叶里,那摆明了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虽然我不清楚,不过无非就是偷窃抢夺杀人放火一类的,“赶紧给我说清楚,不然我现在就以流氓罪先把你抓起来再说。”

    “矮油,我这不是刚刚装了个逼,躲在这好好看看效果嘛。”八云紫的回答姑且可以接受,刚才这个逼确实装的不错,八云紫也有炫耀的资本,不过,就这么偷窥说实话确实不太好,“我也不想蹲在这,可是我现在连隙间都只能打开一半,而且波动变得特别大,根本就瞒不住人。”

    “对了,雷神托尔……呃,大栗旬之助那里你有去跟他交代过没有?以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送他回去啊。”大栗旬之助这个倒霉孩子这次又被无情的搁置了,本来说好宴会结束就准备送他回去的,结果昨天又出了这么一档子鸟事,“至少也得打个招呼吧。”

    “我已经让蓝去说过了,唉……”八云紫叹了口气,幻想乡变成这样实非她的愿望,“你觉得我今天的话有用吗?”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不好说,我希望有用。”八云紫的话确实很实际,也很有感染力,但是如果单凭几句话就能改变现状,那也太简单了,“我得尽快恢复流浪者,在这期间我希望所有的城管都要被调动到各自的岗位上,如果有人趁着这个时候入侵……”

    “我明白,那会是一场大劫难。”八云紫站了起来,“希望最近幻想乡里的人都能安分点,我可没什么多余的精力去关注了,能扶我下去吗?”

    “当然。”我扶着八云紫轻轻地从树枝上跳落到地上,“就这样吧,撒。”

    告别了八云紫,我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一丝香气飘进了我的嗅觉范围,我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中我居然已经走到了米斯琪的烧烤摊夜雀庵,而此时此刻,小摊里正坐着几个熟悉但却不常见面的人,烧烤的香味混合着酒精的刺激,让我身不由己的凑了过去。

    “你看上去心力交瘁啊。”莉格露首先看见了我,“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休息休息……”我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上半身趴在了桌面上,“米斯琪,随便给我来点什么。”

    “好的。”米斯琪接了单,虽然我也根本没点什么。

    “抱!”一个小小的身体落在了我的肩膀上,从后面抱住了我的头,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谁,我把她抱到胸前,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好久不见了,露米娅。”露米娅依然小小的,看上去比莉格露和米斯琪都要更小,可能我认识的人里唯一一个体型比她还小的就只有梅蒂欣了,不算上海的话。

    “诶嘿嘿……”露米娅萌萌的笑了起来,看来是刚吃饱的样子,附近的草丛里丢弃着一具人骨,旁边还有一把红色的长枪,唉,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露米娅,不可以乱吃东西哦,吃了那种东西会的狂犬病的哦。”没办法,虽然妖怪应该不会得上狂犬病,不过我还是说一声的好,免得露米娅老是去吃一些来历不明的东西,“会变得下半身瘙痒的哦。”

    “你说谁是狗啊!而且那是性病吧!”骨骼突然跳起来,眨眼间变成了一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家伙,手里拿着那杆红色的枪,“你说谁有性病……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等!!你搞什么飞机啊!!!”

    “你走错片场了汪酱,我现在就送你回去。”我双手抓住了蓝色紧身衣男人的双腿,用尽全力开始甩动,“宝具发动【旋转突击的蓝色枪兵】!”

    我眼睁睁的看着蓝色的闪光消失在天际线的尽头,重新做回了座位上,拿起了一串八目鳗。

    在夜雀庵呆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我喝了不少酒,也吃了一桌子的竹签子,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这才告辞离开,我的消费是会记在我在夜雀庵的股份分红里的,并不需要我亲自付款,虽然这些分红我除了来这里消费之外也从来没要过。

    有一只飞虫落到了我的脸上,我下意识的抬起左手一拍,入眼却是泛着金属光泽的骨架,我这才想起来,手掌部分的纳米人造皮肤在与克拉肯对战的过程中被打坏了,之后一直都没有来的及修复,如果不是因为损坏的只有手掌部分,恐怕早就被人发现了吧。

    “唉……”我这两天的叹气次数可能比我在幻想乡里呆着的所有时间里的叹气次数加起来还多,但是真的觉得心里很累,也许我也该买个口球戴上,据说可以防止叹气,我从枪套侧面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仿佛小型手枪的东西,对准了我左手的手掌,也就是失去了纳米人造皮肤的部分。

    小型手枪状的物体是一个纳米喷枪,是我的流亡者机库中的纳米修复喷枪的简化缩小版,可通过纳米机器人修复受损的机械组件,也可以修复纳米人造皮肤,而且效果很快,就跟喷漆一样。

    眼看修复就要完成了,我却感觉到有人在靠近,脚步声很轻,步幅也小,应该是个妹子,我默默地修好了最后的部分,将纳米喷枪放回枪套里,这才开口:“这么晚了还不睡,等着猝死吧你。”

    “您这句话可没有丝毫的说服力。”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越过了站在原地的我,“伟大而睿智的秦钺炀大人为什么会一个人站在这里?”

    “那么,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呢?”恭维话我姑且就接受了,不过按理来说,她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帕秋莉不用照顾了吗,小恶魔酱~”

    “事实上,帕秋莉大人实验的时候一不小心又召唤了一只我的同族出来,现在我们轮流工作,而我今天休息,如何,要看看她的照片吗?”小恶魔的语气虽然是在发问,但是表情上却完全是一副一定要我点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