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灵魂之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五十六章 灵魂之变

    “我知道了事情的一切前因后果,但是代价让我无法承受,虽然这里只是梦境,现实里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我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是个坏人,但还不至于付不起责任,无论前因如何,后果就是如此,“我知道你醒了,我也知道你在听。”

    “我……”小恶魔此时身上浓重的荷尔蒙气息已经消退,没错,之前我说过的小恶魔身上突然出现的气息就是这个,我很清楚这是什么,可惜没能逃过去,“我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知道,我甚至很确定你们整个种族都不知道。”我的身体依然不能动,虽然我失去的生命能量很快就能补回来,但是我还依然被禁锢在地上,“是不是能先把我放开?然后咱们再来讨论之后的事情。”

    “是……”小恶魔招了招手,困住我四肢的金属棍消失了,我终于又能自由的活动,一念之下,一套新的衣服出现在了我的身上,反正是灵魂体状态,想造出套衣服还是很简单的,只可惜之前我试图用无限刷衣服来阻挡小恶魔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衣服刷新的没有她拆得快,“对不起……”

    “你有什么必要道歉*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怎么看占便宜的都是我吧。”我的表情很微妙,因为就在我进一步检测自己的灵魂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操蛋的事情,“帕秋莉这会儿在现实世界一定快急死了。”

    “为什么?”虽然还是举足无措的样子,但是小恶魔下意识的会对帕秋莉这个名字起反应,“帕秋莉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是她发生了什么事,而是你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有点难以启齿了,毕竟这件事确实足够意外,“你还没发现吗?你跟帕秋莉签订的灵魂契约,现在主方的名字变成我了,换句话说,我代替了帕秋莉的位置,现在你是我的使魔了。”

    “诶?”小恶魔立刻查看灵魂契约,结果发现契约的另一端真的连在我身上,“为什么会……这样?”

    “估计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我们在无意之中达成了一个苛刻的条件,灵魂交融,这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因为放别人的灵魂进入自己的意识本身就很危险。”我不知道真相,但是这是我的推断,应该就没错,“应该就是灵魂交融修改了契约,因为灵魂法则规定灵魂交融者的权限的地位远远在灵魂契约者之上。”

    “天哪……”小恶魔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别说是她,我自己都感觉接受不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如实跟帕秋莉坦白了,我只希望她听完我的解释之后不会一发皇家烈焰把我烧了。”我有预感,这次我一定会脱层皮,可能会被扔进联合收割机里,但是这些无关紧要,因为这些并不是重点,“但是,小恶魔,你得听我说,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我们怎么解释,而是你以后怎么办。”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我能感觉到我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也能感觉到我吸收了您的生命能量,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小恶魔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为什么会发生,她的思维已经完全混乱了,凭她自己是找不出答案的。

    “这就是你们一族的末路,你还不明白,但我已经了解了。”虽然这话有些伤人,但是我还是得说,不然只会造成更危险的后果,“弗法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你们一族一旦觉醒,就会开始通过袭击异性来吸收生命能量,这种袭击性就像狼人半夜对月嚎叫一样是本能,克制不了的。”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也会……”小恶魔没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是我能明白她的意思。

    “对,理论上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你们一族的任何人都可以觉醒,然后变成采阳补阴的怪物,将周围的任何雄性生物灭绝,我的身体特殊,即使失去生命能量也能自动恢复,但是别的种族不行。”现在幻想乡除了小恶魔自己之外还有另一个刚刚召唤出来的小小魔,虽然她长了一副炮姐脸,“你的族群我暂时管不了,但是至少要先保证幻想乡里不会出现这种意外,你和小小魔都必须进行一些防护措施。”

    我们当即脱离了梦境,单凭我一个人是没办法完成的,必须拉上帕秋莉一起,无论是今后的计划也好,还是对小恶魔她们的保护也罢,我绝不会让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成长成为那种怪物,我相信帕秋莉也是这么想的。

    当我们赶回红魔馆的时候,帕秋莉已经急得快把蕾咪勒出尿来了,当帕秋莉因为看见我们而松手的时候蕾米莉亚连自己的威严都不顾了,直接就扑到我身上死活都不下来了,我抱着她轻轻拍了好久才让她安静下来,不过安静下来之后蕾米莉亚就跑了,唉,有得必有失啊。

    “出大事了帕秋莉,你必须仔细听我说,还有,你也过来。”远远的书架后面探出一个小脑袋,红色的短发和既视感满满的炮姐脸,完全没有认错的可能,我将她也叫了过来,然后开始讲述今天发生的一切,“之前因为……”

    讲述完了。

    “就是这样,你们都明白了没?”一整段详细的讲述让我口干舌燥,我掏出一瓶水往嘴里灌着,“单凭我自己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需要你提供魔法层面的力量。”

    “也就是说……你们做了对吧。”帕秋莉一上来居然问的是这个,连我都吓了一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帕秋莉!

    “只是灵魂意识形态上的问题,所以严格来说是的,但是单从身体上说是没有的。”灵魂交融到底算不算是做了,这一点至今还是很有争议,我也没办法准确的给出答复,“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作为我接下来的决定的参考。”帕秋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努力让镜片反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