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强行绯想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六十章 强行绯想天

    “我就是这么想的。”帕秋莉从桌子上拿了一杯红茶,转身离开了举办宴会的大厅,估计又回去看书了,她并不怎么喜欢太喧嚣的环境,所以严格来说,每次宴会的时候帕秋莉的活跃度都不怎么高。

    “啊……”我瘫坐在沙发上,由于摔了一跤,我感觉身体更加疲劳了,连过去偷半灵的力量都没有了,身为头头却混到这个份上,我也是没谁了,我疲惫的闭上眼睛,便就此长眠。

    梦境,我自己的梦境。

    “如果在现实里,我也能如此行使力量的话……”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用力一捏,“你说是吧。”

    “那样的话,我就不是我了。”我抬起头,回答着自己的问题,“哦,对了,跟小恶魔的关系你觉得到底应该怎么算?”

    “不知道啊,我对此也很困扰,所以干脆就不去想了,顺其自然吧。”就算我急于做出结论也没有任何意义,未来的事情,谁会知道呢,“眼看着都快到夏天了,我也在幻想乡里待了……挺长时间了吧,依照幻想乡的习俗,基本上每*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次换季都会出点什么事,你觉得这一次会是哪里出事?”

    “我又不是先知,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太严重,难道还能是博丽神社出事吗?”博丽神社可是灵梦的根据地,幻想乡什么地方出事博丽神社也不会出事的。

    “怎么就不能呢,幻想乡可是个不能被常识束缚的地方。”我的意见跟我相对,换句话说,我并不同意自己的看法。

    “灵梦那么牛逼,又那么护短,能出什么事啊,你说能出什么事啊?”我可不喜欢这样,说什么都有人唱反调,“还能塌了不成?”

    “矮油,你少乌鸦嘴了。”我居然敢嘲笑我,太不爽了。

    “什么乌鸦嘴,开玩笑,资深城管!这种局面都看不懂?”我生气了,今天我就要证明我自己!“百倍加固地基加两层灵力防御,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防御,又没地壳运动,怎么会倒塌,告诉我怎么会倒?”

    一个星期之后,博丽神社倒塌了。

    “今天上午,博丽神社发生了重大地震,神社倒塌,巫女灵梦抱着塞钱箱杀出重围,喝高了的伊吹萃香则在事后清理现场的时候被从废墟之中发现,所幸此次事件并未造成人员伤亡……”我看着报纸上的新闻,满脸都是止不住的抽搐(黄旭东&稀神探女:毒奶联盟欢迎你),“反了他没了不爽!俺没了不爽!”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冷静下来,我绝对要把这件事好好问清楚,我才不是什么毒奶!(黄旭东&稀神探女:现在已经有了外界毒奶和月都毒奶,就差你这个幻想乡毒奶了。)

    “文文!”

    “怎么了?什么事?”

    “我来问你,神社真的塌了?”

    “废话,不然我能往上写吗?这么容易被戳破的谎言,写上去有损我的颜面。”

    “好吧,重建了吗?”

    “没有,灵梦说这不是一般的地震,因为受灾范围只有博丽神社,她觉得这是异变,说是要找出犯人之后让犯人来赔偿。”

    “呵,那她可有的找了,我不觉得幻想乡会有无聊到专门在博丽神社引发地震的人,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除了把灵梦惹火之外?抖m吗?”

    当夜,倾盆大雨从下午就开始下,伴随着巨大的雷电,整个天空在下午四点就黑透了,雷声和大雨的声音吵得我们一屋子人都没法睡觉。

    “啊……烦死了!”文文把枕头往地上一扔,扑到我身上把我压醒了,“就你能封闭听觉太犯规了吧!赶紧给我去想个办法!吵死人了啊!”

    “好,我来解决。”我走出我的卧室,正好碰上小恶魔从厕所里出来,好像是有一种说法,人在下雨天也会容易想上厕所来的,“你也睡不着?”

    “是啊,实在太吵了。”小恶魔头上的那一对小翅膀已经再次长出来了,此时它们正毫无生气的耷拉着。

    突然,外面一声惊雷响起,距离彼岸居非常近,声音之大差点让我暂时失去听力,小恶魔都被吓得直接扑到了我身后,可见这一个雷有多大的动静。

    “你害怕打雷?”小恶魔在我后背上瑟瑟发抖,多少有些不太正常,所以我就胡乱猜测了一下。

    “嗯,小的时候被吓到过,现在都一直习惯不了。”小恶魔从我身后探出头来,“不过怎么会突然下这么大的雨?”

    “我也觉得奇怪,就算是到了夏天,这种极端天气也太不寻常了。”大雷雨通常的持续时间都很短,像这样一口气下了好几个小时还没有一丝停止迹象的雷雨真的让我感觉有一丝不对劲,这么大的降雨量,幻想乡的很多低洼地带都会被淹没的,彼岸居的地势较高,又有特别设置的排水系统,一时间倒是没什么问题,“算了,明天再看看情况吧。”

    送小恶魔回了屋之后,我来到地下室的主控室,启动了一个几乎没有用过的特殊系统,原本是用来对抗声波类的攻击的,但现如今却被我用来作为保持室内安静的隔音墙,由于是个试验阶段的未实装系统,必须手动启动并且进行调试才能发挥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我要亲自过来。

    “唉,暂时是好了,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我心里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同时对于这天气我也隐隐的感觉到一丝特殊的……说不上来是什么的东西,这让我很不安,“明天还是去四处看看好了。”

    由于天空太黑,所以我虽然感觉到不对,但却并没有注意到什么,但实际上,在那密布的乌云之中,隐隐有一丝红色的气,不是蕾米莉亚当时使用的那种红雾,而是另一种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通信系统就被天气异变刷屏了,我拉着文文铃仙艾尔和小恶魔将所有的条目全都浏览过之后,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一句话,我昨天晚上的不祥预感,又再次应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