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博丽神社的战争与和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博丽神社的战争与和平

    一杯酒下肚,衣玖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怎么样,照顾这样一个人是不是挺不容易的?”我看着附近排山倒海的战场,那真是恐怖如斯,强悍如斯,反正斗破苍穹里所有能用来描写厉害场面的词全用上……诶?就这两个?好吧,“说出来听听吧。”

    “哇!!!!”衣玖趴在桌子上开始哭,“你们都不知道!这臭丫头每天就知道惹祸!惹了东家惹西家!惹完自己就跑了!每次都得让我在后面给她擦屁股!点头哈腰的到处赔罪!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整天想起一出是一出,完全不考虑我们这些底下人的感受!臭不要脸子滴!”

    “咳……”幽香跟我一起默默地瞥了一眼八云紫,毕竟永江衣玖这个描述,总是让人感觉跟八云紫差不多。

    “你有没有想过辞职不干?”铃仙是个热心人,见到这种事情总是想帮忙,虽然她自己被欺压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勇气,“对了,你在上面是干什么的?”

    “名义上是龙宫使,其实呢,打雷下雨都不归我管。”衣玖将衣*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服上的一根丝带凝成了钻头的形状,“所以其实我每天的工作除了给天子处理她惹出来的麻烦,就是帮装修队打眼下桩了。”

    “诶,真是浪费,你这样的去当个模特不是挺好的。”文文揉了揉鼻子,觉得这简直是暴殄天物,要是把衣玖交给她,她分分钟能让衣玖上头条,然后大红大紫,有吃有喝,又有什么必要在有顶天受这份腌臜气,“你还是辞职吧,过来跟我混,我能把你包装成幻想乡第一偶像。”

    “还是算了吧,虽然我曾经也有些想法,还自创了一套舞步,不过果然还是……我要是辞职了,她怎么办?”衣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比那名居天子这个与其说是上司更像是损友的家伙,“不过舞步我倒是一直在练,你们要看看吗?”

    “呃,先不用了,这里这么乱。”我找了个借口回绝了,总感觉如果让她把舞步跳出来一定会出事的,对,肯定会出事,搞不好幻想乡就要被某种新型广场舞占据了,这让我们以后怎么打篮球呢,怎么高考呢,对吧。

    “好吧,说的也是。”衣玖还真被我的话唬住了,又坐了回来,“对了,你们不去帮忙吗?虽说性格有些……奇特,但是完全解放的话她的力量是很恐怖的。”

    “嘛,这个完全没关系,灵梦可是有大结界的守护,几乎不会受到什么实际的伤害。”八云紫完全不在意,相比于灵梦的战况,她现在更关心自己锅里牛肉的火候,要知道,牛肉是不能太过火的,必须要刚刚好才行,不然就会变得跟老树皮一样硬了。

    “这个……对了,她到底叫什么?”小恶魔说到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人说过天子的全名。

    “比那名居天子,是叫这个名字吧,以前没成为天人的时候叫比那名居地子,真不知道这什么鸟名字。”这名字起的真有意思,天人就叫天子,地上人就叫地子,那月人是不是应该叫月子?精英联盟人是不是应该叫精子?总之我是搞不懂了,“别用看算命的的眼神看我,我知道她肯定姓比那名居,而刚才衣玖嘴里说出过天子的名字,至于地子这个曾用名,是我用天子当关键字之后从数据库里搜索出来的。”

    “好吧,这个天子小姐,她那些像是镭射和激光一样的弹幕到底是什么啊?”半空中,灵梦的灵力弹正跟天子的红色光束对轰,时不时会有一些打偏了的弹幕落下,砸到神社周围的花花草草,而那些红色光束看上去真的很像科学武器。

    “那是对气质的应用能力的副产物,用收集到的气质凝结成箭,或者说是针发射出去,穿透力非常强大。”衣玖解释着这一听就像是忽悠人的攻击方式,既不科学也不魔法,不是灵力不是魔力也不是妖力,幸好,很快我们就有机会实地测试一下这种攻击的威力和穿透性是不是像衣玖所说的那样强大,因为,在半空中,有一发红色的气质针朝着我面前的锅飞过来了。

    “喂,打架注意点!下面吃饭呢!”我用筷子夹起一片白萝卜朝着那根针扔了过去,白萝卜片直接将针从中间剖成两半散开,然后去势不减的直飞上半空在天子的裙摆上划开了一道口子,“不怎么样啊,这攻击。”效果完全没有我预期的好,这让我感觉很失望,我又夹起另一片白萝卜,在锅里烫了一下,放进嘴里。

    “啪啪啪……”艾尔鼓了三下掌,然后低头继续吃,话说天使也不忌口的噢。

    “咳,这一点我无法解释。”衣玖楞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在这种事情上继续纠结的好,应该多学学对面那个蓝色的小女孩(琪露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吃,连头都没抬过。

    又过了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吃得差不多了。

    “怎么还没打完?”我打着饱嗝,顺便用指甲剔了剔牙,“她们都打了一个小时了吧?”

    “放心,灵梦不可能打输的啦。”八云紫一看就是一副吃的很痛快的样子,那路走的一步三摇,“灵梦可是幻想乡的奇迹啊。”

    “啊!”然而,八云紫话音刚落,就听见半空中灵梦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嘭’的一声落到了神社的石砖上,砸出了一个大坑,而比那名居天子则在同一时间欺身而下,落地的同时一剑钉在灵梦肚子上,灵梦又是一声惨叫,把八云紫的脸打的啪啪的。

    “不可能!”八云紫眼睁睁的看着灵梦的肚子被刺穿了,觉得极其不可思议,“大结界会保护她不受到太多实际的伤害!”

    “那是因为,这把绯想之剑你,造成的本来就不是实际伤害,它只会让人痛不欲生而已。”天子将剑拔了出来,果然,灵梦的肚子上完全没有伤口。

    “大爷,救梦啊!”灵梦突然重新跳起来钻到我身后抱着我的大腿就不松手了,连天子都被吓了一跳,“救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