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善后工作很重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六十八章 善后工作很重要

    “救命啊三倍ice☆cream……”天子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保持着全身黑乎乎的样子掉下去了,而很快的我就得到了消息,困扰着幻想乡各个地点的诡异天气已经恢复正常了,不过后遗症依然严重。

    博丽神社还塌着,永远亭全是水,永琳还是不能从大衣柜上下来,人之里大部分人都因为雾霾而患上了呼吸道感染之类的疾病,妖怪山被龙卷风刮倒了十几间房屋,咲夜怒急攻心病倒了,红魔馆的玻璃窗都没人修,魔理沙的房子也被大雪压塌了,霖之助那边还不知道有没有坚持住,这都是问题。

    天子自从掉到地上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一直到了下午才醒过来,不过如果我是她,我会祈祷自己不要醒过来,因为,现实是比梦境更可怕的游戏。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就给我重盖神社,二是我先k你一顿,再用鞭子‘提醒’你帮我盖神社,你自己选吧!”灵梦手持着御币,呼呼挥舞着,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虽然之前打输了,但是灵梦可不会承认,在她心中,那只是她不喜欢被打得全身疼痛而已,真正打起来天子依然不是她的对手,事实上……这种想法还真没错。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好好好,我帮你重建就是了。”天子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总得让我先把身上这一身黑灰给洗掉吧,衣玖,回有顶天跟那些老东西说一声,我在下面呆两天。”

    “哈……”衣玖无奈的叹了口气,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是,我会去传达的。”衣玖十分不情愿的应了一句,起身飞往有顶天。

    “洗干净就算了,这里附近的浴室都因为你的行为而无法使用了,萃香,用你的能力吧。”灵梦交给萃香一个有趣的差事,利用她那控制疏密的能力分离天子身上的黑灰。

    “哼,无聊。”风见幽香一脸不屑的走了,一句话都没留下,看来这次的经历让她觉得字迹来的有点多余,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她这次除了吃火锅之外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

    “嗯……”我沉思了一下,这次异变姑且算是结束了,但是这次事件却并没有结束,相反只是个开始,“必须帮助所有人重新回到正轨才行,文文,联系所有受灾区域,把具体的受灾情况汇总,然后交给西斯特姆进行应对处理。”

    “没问题,交给我吧。”这是个很麻烦的任务,但是文文还是接受了,真不愧是我看中的左膀右臂,当然,如果条件允许,我更想在她的小屁屁上写上一些比较那啥的连成人看了都会感到不适的字眼,“你是不是在想什么银荡的事情?”

    “怎么可能,我这么纯洁的人。”我不慌不忙的擦掉鼻血,大声证明着自己的清白,“好了,现在继续,铃仙,人之里的受灾情况最为严重,你要先过去帮助稳定情况,绝对不能出现重病患。”

    “好的。”铃仙转身飞向人之里的方向,哦……我也想在她的小屁屁上写点东西来的说,绝对保证即使是成年人看到了都会感受到强烈的震撼,啊……饱暖思**,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

    “废话不多说,琪露诺,我需要你去魔法森林,以你的力量想把积雪化掉还是很简单的,不过要记住,积雪化掉之后的雪水要全部引入雾之湖,不能任由它们随便流走。”琪露诺已经今非昔比,我觉得是时候让她也扛起一些任务了,“交给你了。”

    “我会去做的。”琪露诺展开冰翼,振翅而去,我希望我做的选择是正确的。

    “让她做?你还真大胆。”文文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东西,此时正好写完了收起来,“我也走了。”

    “嗯。”我目送着文文也离开,思考着自己还遗漏了什么地方,“对了,小恶魔,我需要你回到红魔馆一趟,一来是帮助红魔馆的修缮和照顾下咲夜,另一方面我也需要你去调查一下雾之湖的现状,若鹭姬应该会告诉你一些东西。”

    “应该的。”小恶魔转身就要出发,却被我叫住了,“怎么?”

    “把这个带给小小魔。”我掏出一个通讯器,交给小恶魔,“等我完成了基因改造的试验,我需要立刻联系到你们两个。”

    “知道了。”小恶魔忽闪着小翅膀飞走了,嗯,怎么说呢,蓝白条纹小**很漂亮。

    “艾尔,我也有个任务给你。”眼看着小恶魔也离开,就剩下艾尔了,“你得去跟文文合作,关注所有受灾地区的伤员,不是病号,是伤员,用你的光属性魔法治疗他们。”。

    “可以。”这次受灾范围这么广,总会有一些受了外伤的人,这些人交给艾尔的光属性治愈魔法解决是再好不过了。

    “呵,你还真热心。”在看着周围的人都走了之后,八云紫才走过来,“如果你舍得把你家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你一定会是第一个,但现在你还在这里,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有事情?”

    “没错,八云紫,你不觉得相比之前发生的一切,这次这个比那名居天子对于帮灵梦重建神社这件事答应的太过于爽快了吗?”我确实有事情,我发现了疑点,只可惜我发现的只是疑点,没有丝毫直接的证据,“不撬开她的脑子,我无法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是这一切绝对不像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她一定也有着自己的目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八云紫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好吧,我会仔细监视她的行动,不过我想不明白这件事你为什么要避开其他人,你是那种把事情瞒着自己人的人吗?明显不是。”

    “因为没有证据,我不想造成无谓的……人际交恶的的可能性。”我家里的人除了我之外都太单纯了,很容易将事情上纲上线,而我怕的就是这个,“但是你我不一样,怀疑并不会影响到我们,相反,作为专业的情报人员,我们要怀疑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