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咬,咬,咬-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七十一章 咬,咬,咬

    一颗巨大的圆形火球直直的飞了出去,吞噬了所有来袭的炮弹和子弹,并最终命中了虎式坦克的正面装甲,随后就是一片橙色的火花,虎式坦克登时被报销,装甲残片和乘员尸体炸的满地都是,看上去既血腥又残酷,但又有种战争的艺术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小恶魔脸色泛红,笑声有些不太自然,好像兴奋过头了。

    “小恶魔?”我感觉有点不对,叫了她一声,但是却并没得到回应。

    “更多……还要更多……破坏……”小恶魔低低的重复着这几个字眼,拎着芝加哥打字机又往更前面冲了过去,这个房间虽然面积肯定不如一个战场,但通过欺骗感官,却可以营造出真实的战场,只不过在现实中看去,小恶魔只是在房间里往返跑而已,但在模拟投影状态下,她却会以为自己是在一直向前跑动,但是问题是,因为我也身在局中,所以,我的感官也会被欺骗,我只能追上去,却不能提前等着她。

    “希望我不是释放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路上,我看到的只有尸体,有德国人的,由美国人的,但却没有一个活人,而且尸体上都有火焰〖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或者冰霜的痕迹,很明显,小恶魔把他们不分敌我的全都干掉了,而随着我的走动,模拟投影的时间也渐渐过去,天色开始变暗了,但我仍然不知道小恶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是我在基因方面的修改出了问题?”

    一声狼嚎将我从沉思中惊醒,我猛然抬头,发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走进了森林深处,而在附近的阴影里,明显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我,不是人类,是狼,我早该想到的,巴斯通尼的对手并非仅仅是敌人的士兵,还有整个环境,远处隐隐传来了动静,应该是小恶魔,我必须穿过这片森林,挡我者死。

    我快速移动着,几头狼朝我扑了过来,我眼皮都没抬直接开枪,光束手枪的威力足以在它们那原始的大脑上开出个洞来了,而在阴影之中,居然还埋伏着尚未被解决的德国士兵,我同样是一枪一个,全部解决,我必须搞清楚,在小恶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我冲出了森林,而小恶魔就在我前面不远处的悬崖边上站着,双手上满是血渍,当她听见我的动静转过头来的时候,我发现她整个身上都沾满了血迹,腹部,裙子上,胸口,脸上,全是血红一片,而在她的眼角处,闪烁着泪光。

    “我……为什么……”小恶魔摇摇晃晃的朝我靠了过来,仿佛一个迷途的羔羊,不过没关系,我厨房的大门随时为任何待宰的羔羊敞开着,“我不想的……但是……”

    “你兴奋过度了。”我轻轻地抱住小恶魔,在她的头上抚摸着,这一招百试不爽,“我必须得搞清楚这是不是你的本性,如果是,我可能就要想办法控制一下了。”

    “有个办法能控制的,很简单就可以。”小恶魔突然出手制住了我的小伙伴,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真的很简单,只需要主人你牺牲一下。”

    “呃……有话好说,先把人质放开。”我的小伙伴可是很珍贵的,天底下就此一个啊,坏了可就没得换了!“有办法你说有办法的,绑架人质可是不对滴。”

    “很简单,我以前没有出现这样的本性,是因为我和帕秋莉大人的关系,超越了单纯的主仆,变成了类似亲人的存在,而现在,如果想要压制我的这种本性,我们,也必须超越主从的关系才行。”小恶魔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怪异,就好像空洞一样,而她的言辞更加让我感觉事情不妙,但是很无奈,她手里有人质,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质,“说实话吧主人,上次在梦境里的时候,我可是并不讨厌哦。”

    小恶魔挣脱了我因为人质问题而僵硬着的双臂,保持着控制人质的姿势,慢慢的蹲了下去,我都能猜到接下来的发展了,哦,西马大!不行,实在太少儿不宜了,人神共愤啊!药丸药丸药丸!这样下去吃枣药丸啊!腐锅达!

    “这……这样不好,你说对吧,西斯特姆?”我可不是花心的人,好吧,虽然可能是有点花心,不过我自认还是个合格的人渣,可要是再这么发展下去,我就要退化成人形推土机了,那我跟诚哥还有什么区别?仅仅是还没把自己的妹子送给黄毛ntr了吧!我就是死也不会搞那种事情的!

    “咳,sir,虽然您是这么说,不过恕我直言,您的‘人质’的强度正因为前所未有的感受而……突破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层次。”西斯特姆说的很委婉,但是这个时候你委婉个屁啊!我不就是被咬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是没咬过别人!文文铃仙八云紫,那个我没咬过?(八云紫:只有我是真的被咬了好吧!)

    “咳,我这是没办法的生理反应,仅仅是生理反应懂吗?我心如铁!”没错,我可不会就此屈服,必须想一些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嗯……铃仙脸皮太薄估计是不会同意的,但是文文嘛,如果我跪下求她的话没准有可能会答应……不行!怎么能像这种事情,这不是把强度堆得更高了吗!

    “sir,认命吧,我尽量不看。”西斯特姆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就匿了,任凭我怎么叫唤都没有再次出现的意思。

    之后的事情非常的不可描述,虽然我很想把过程写下来,但是那样绝对会被腰斩的,绝对会落到比银他妈还要尴尬的境地,比前列腺刹车还要污的……咳咳……就酱吧。

    那之后,小恶魔的行为彻底引爆了我的理性,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一片狼藉,而模拟投影早已结束了,只有满地的衣服碎片以及一丝丝的血迹还在宣告着之前巴斯通尼战斗的惨烈,上一次在梦境只是灵魂交融,换句话说,这次才是小恶魔的第一……咳咳咳,该stop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