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天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天剑

    “我想做什么,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天子立刻跟我拉开了距离,警惕的看着我,“知道吗,所谓天人,就是偶尔降临到地上进行忠告的一种存在,不过,对我来说,却都是些无法实行的忠告,所以,我索性就留在这里,这样不是皆大欢喜吗?”

    “你也许是这么觉得,但是其他的天人可不会这么想。”天子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又或者她是故意想的这么简单,无论是哪一种,我都必须跟她说清楚,“你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会引起外交问题,一旦天人跟幻想乡对立,倒霉的又是一般居民!”

    “也许,但这关我什么事?这是你们的问题。”天子突然一剑斩向身后,将一只偷袭的罪袋劈得烟消云散,“别再想着用你这些无聊的肌肉怪物来偷袭我了,八云紫,你真的以为我会害怕这些东西?你真的以为我会怕你?”

    “就因为你这种做事不经大脑,不考虑后果的残念性格,永江衣玖才会那么辛苦。”真是可笑,虽然我跟衣玖并不怎么熟稔,但是这不妨碍我依然为她有这样的倒霉上司而鸣不平,相比之下我名义上的上司八云紫简直就是女神了,“如果你能稍微为别人考虑一下的话也不会变成这样!”

    />

    “哼,多说无益!”天子并不买账,也不打算听我的废话,“力量即为正义,我是胜者,所以我说了算!你们休想阻止我,小看天人是会付出代价的!”

    “是吗?也许吧,也许你说得对,但是有一点我可不敢苟同,你说你是胜者,可我看不见得吧,如果你真那么厉害,还有什么必要把我先偷偷关起来?”我知道天子在之前的战斗中隐藏了实力,她的真实力量再加上要石和绯想之剑的辅助有可能能跟ss级比肩,但是,那又怎样,“紫,我突然改主意了,这一场让给我如何?”

    “你高兴就好,小心点。”紫是无所谓,她是脑力派,一般来说并不喜欢动手,不过之前好歹也是她在对付,多少我也得说一声,毕竟也算是老朋友了,“可别输得太丢人,这次可也是要上报纸的,你看,我记者都找好了。”

    “你逗我,文文现在在妖怪山她妈那呢……哦,海棠啊,好久不见。”我朝着不远处那个梳着跟白井黑子同款式发型的双马尾天狗妞,“待会儿可要好好的拍,别错过精彩镜头。”

    “放心,我可是苦练过的。”海棠举好了手机,“不过我不叫海棠,我姓姬海棠来的……算了,您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海棠突然反应过来就算是纠正了我我也不会改变称呼,索性就不再提了,“那么,请开始两位的表演。”

    “没问题。”我重新面向天子,“my-name-is-van,我是一名艺术家,我是一名行为艺术家……”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有记者正好,好让你们知道,今天我就要住进幻想乡,而你们谁也阻止不了我!”天子从背后掏出了另一把剑,而把绯想之剑收了起来,“这一次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我就知道你保留了实力,呵呵呵……”我看着天子手上那把新的剑,大概明白天子心里在想什么了,“发现绯想之剑对我没用,所以改用实体剑了?不错的想法,可惜没用,不过也无所谓,权当娱乐,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像你刚才吹嘘的那样厉害!”

    我直接脱掉了混沌道服,只剩下里面的短袖衫和牛仔裤,同时活动了几下手指,朝天子勾了勾手。

    天子加速朝我冲了过来,我一拳打出,天子身子一矮从我的拳头下方穿过,一剑刺在我的小腹,然后,没刺进去,天子表情一愣,顺手一划,试图在我的肋下开一条口子,剑刃确实是划过去了,不过口子也确实没划出来。

    “你,你什么啊这是!”天子退出很远的距离,确定我无法突袭她,她低头看了看剑刃,发现剑刃居然卷刃了,“你平时吃的是什么?钉子?还是铁板?”

    “这个嘛,我补充了很多蛋白质,如果这就是你想知道的话。”天子的爆发速度在我之上,她能轻易地躲闪我的重拳,但是轻型拳击对于天子又没有什么作用,她的抗击打能力和疼痛耐受力也是在那里摆着的,“这就是你最失策的地方,你以为只有你隐藏了实力?你以为就凭你手里那柄凡铁也能伤到我?”

    “是吗,咱们大可试试看。”天子重新举起了那把卷刃的剑,脸上再次透露出了自信,“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御剑之术在于调息,抱元守一,令人剑五灵合一,往复循环,生生不息!”

    天子手中,一道巨大剑影一闪而过,我认出来了,不过认出来也没什么用,在那道剑影闪过的一瞬,我的上半身跟下半身已然分离开了。

    “哼!”天子霸气的收剑,转身,就要宣布自己的胜利,然而我的鼓掌声却让她的脚步又停了下来,我就是在告诉她,她还没赢呢。

    “精彩,真是精彩!”我毫不吝惜力气的用力鼓着掌,“天剑,真是一招好剑,比那名居天子,你不错,你很不错,只可惜,你的剑,却用错了地方,这会成为你的致命伤!索德布雷加!”

    眨眼之间,我切换为索德布雷加,从背后展开的翅膀让我即便只有上半身也能自由行动,紧接着,我拔出波动军刀,又从附近捡起一根木棍,削出了一把木剑。

    “你又想搞什么鬼?”天子是想过我可能被腰斩也不会死,但是却没想到居然会是完全没有影响,这让刚才还一副胜利者嘴脸的她多少有些尴尬。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挥舞了两下手里的木剑,觉得没问题,应该能承受一次了,“会用剑的,并不只有你,虽然我没有能量,远距离的剑都无法使用,但是依靠内劲和戮气,想在近距离劈上一剑还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