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心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七十五章 心剑

    “剑者,心之刃也,既可为杀,亦可为护,杀与护,不过,一念之间!”我将部分戮气和内劲传递至木剑之上,再多了,木剑承受不住,也会对天子造成过大的伤害,“心剑【魂湮魄灭斩】!”

    “剑技【气焰万丈之剑】!”天子用手上的铁剑打出了符卡,其所附带的特殊效果被减弱了,但是却能够造成巨大的实际伤害。

    我和天子的身体交集于一点,然后突然散开。

    ‘咔。’我手上的木剑爆出了大量的裂痕,随后猛然破碎,只剩下一个剑柄还在我的手中,因为被我握住,虽然碎了,但是却没有四散成木屑,我将破碎的剑柄轻轻地洒在地上,尘归尘土归土,“你输了。”

    “我确实小看你了,我原以为幻想乡除了白玉楼之外就不会再有你这样的剑术宗师了。”天子手中的铁剑突然从正中间断成了两截,切面光滑的甚至可以当镜子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没有伤口,我是将大部分的剑招都施加在了那把铁剑上,而天子的铁剑则是在刚一碰到我的木剑的时候就被从中折断了,“不过,我还没有打算要认输。”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太执着并不好,就算你生活在有顶天,也不是不能再下来,何必呢?”我已经飞回了自己的下半身那里,解除了索德布雷加形态,并用胶水将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粘在了一起,跑了两步,发现效果还不错,当然,这只是应急手法,正式治疗还是得治疗,“而且,你还有什么能耐?”

    “当然有了。”天子重新拿出了绯想之剑,然而,她却故意把手一松,让绯想之剑以剑尖朝下剑柄朝上的方式掉了下去,“哎呀,手滑了……地震【先忧后乐之剑】!”

    “想引发地震吗!”我一步冲上前去,试图在绯想之剑落地之前阻止她,却没想到这正是天子所想要看到的。

    “中计了你!”天子的表情突然一变,左手反手拎住了绯想之剑,右手带着一颗要石印在了我的胸口,虽然没什么实际伤害,但还是让我一时之间脚步不稳,朝后飞了出去,而天子却将绯想之剑举到了胸前并且松开了手,让绯想之剑开始高速旋转,“接招!全人类的绯想天!”

    威力,巨大的威力,我能感受到的只有巨大的威力,这一招凝聚了整个幻想乡所有人类的气质,然后再发射出来,绝对比魔理沙的究极火花还要强上十几倍,估计跟魅魔的终焉火花都有的一拼,虽然比不过,但是也差的不会太远。

    我双臂交叉,打算依靠自己的身体防御力强行吃一波大,开始时还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天子的这一招的威力居然没有丝毫的衰减,这可把我吓的不轻,我不可能一直撑下去,这样的话,虽然有些丢人,但是我也要启动第二阶段了。

    “流亡者!”之前刚赶过来的时候,为了耍帅我将流亡者解除并且停在了一边,现在,我不得不需要它了,随着流亡者的装甲在我身上展开,我的反击也要开始了,“哈……呀!”

    我用双手顶住了连续不断的气质凝聚波,并且强行将其推了回去,气质的攻击也带有一部分法则类的伤害,这一部分被法则抗拒系统所无视,而剩下的部分就可以被我凭借流亡者的力量优势强行推回去。

    全人类的绯想天最终被我推了回去,要不是天子的速度够快他可能会被自己的符卡打个正着,气质凝聚波打在了刚新建好一大半的神社上,顿时,神社又塌了,而且这次更加彻底,大部分材料直接灰飞烟灭了。

    “唉,果然,幻想乡的人类太少了,这一招的力量根本无法完全发挥……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有兵行险招了。”天子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回到之前的位置,摆出了相同的姿态,“秦钺炀,这一招如果还没有用,我就只能认输,但是,你能够和整个幻想乡的妖怪为敌吗!看着吧!全妖怪的绯想天!”

    “你想看?那我就接给你看!ex系统启动!变形系统,power-mode,max!”不就是对波,嘛,说什么幻想乡所有的妖怪,只不过是妖怪们的气质而已,而且,我也不觉得凭借天子的个人水平就能吸收紫和幽香这样的强大妖怪的气质,虽然很困难,但是我未必就接不下来,“零式冲击,放!”

    零式冲击的威力很大,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却隐隐有一种我要顶不住的感觉,幻想乡有多少妖怪?就算排除大妖怪级别,那也远比人类的数量多得多,将这些妖怪的气质集合形成的所谓全妖怪的绯想天,在单纯的输出上肯定要比我这种固定威力的机械武器来的大,毕竟这就是机械武器的极限,想再加强那得整个的换成新装备。

    “西斯特姆,测试结果如何了?”然而,这个时候我也并不是站在原地不动而已,早在攻击之前我就考虑到这一招我有可能接不住了,这就是我的性格,永远往最好的方面想,但却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然后给自己留一条退路,现在,就是退路。

    “完成了sir,我可以帮您维持大约三秒钟左右的零式冲击。”西斯特姆一般来说是无法控制流亡者的,但是如果我临时给她一个缺口,让她稍稍的入侵一下,就能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控制流亡者。

    “足够了,听我口令。”我做好了准备,“三,二,一,开始!”我突然解除流亡者的装备,同时拔出了一把光束刺剑,从零式冲击和全妖怪的绯想天下面贴着地冲了过去,就像之前说好的一样,在三秒内,西斯特姆会维持零式冲击的攻击,而我的目的就是在这三秒内决定胜负,“该说茄子了!虚之剑-风舞流刃击!”

    一剑划过,正好三秒,流亡者的零式冲击停止了,而天子的手也垂了下来,知道这叫什么吗?皇城pk,胜者为王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