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月圆之夜,竹林之颠,无法描述,天上人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七十七章 月圆之夜,竹林之颠,无法描述,天上人间

    “嘿,到头来合着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妹红直接爆火圈将身上的水分蒸干,“罢了,我就洗到这了,转过去,扭过脸去,先让我把衣服穿上。”

    “哦。”我转过身,又打了个呵欠,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是打呵欠,说是困吗,可是最近睡得也不少啊,每天至少三个小时呢,该不会是失眠了吧,一会儿要试试,“好了没?”

    “好了,你继续洗吧。”妹红临走的时候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我去,我现在可是光着的啊!“感谢我吧。”

    “你没在洗澡水里面尿出来吧?”也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就想起了黄段子学生会的剧情,这个作为镇站之宝啊,咳咳,这个……是吧。

    “我尿你一脸我!”妹红急眼了,她这脾气真应该改改,“你再废话信不信我一脚给你踢成东方不败啊!”

    “不能!我能治好,实在不行我再换一新的。”器官克隆我也不是不能做,虽说一般的器官用机械代替更好,但是像这种私密的地方还是最好用个原装的,对吧,你配一个…〖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那个不好收场有时候,你知道吧,“诶,你胳膊上那两条带鱼呢?”

    “带鱼你大爷,说了多少次了我那个是龙!”妹红眼瞅着又要发飙,真是日了椛椛了,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家,鸠占鹊巢你还好意思喝我家的雀巢?“都洗下去了,慧音说我那个形象不好,说是不能带坏小孩,非让我都给弄下去了,这不胡说八道吗!那寺子屋一个一个四五百岁,哪有小孩啊!”

    “嗨,那个你也得考虑考虑不是,回头你弄得芙兰和蕾咪也给弄一身纹身过来,到时候就该我找你了,你是想让慧音找你啊,还是我找你啊?”我摆弄着拳头,以前妹红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两样东西,一个是慧音的脑袋,一个是我的拳头,后来跟辉夜和好了,现在又多了一样,就是辉夜那黄段子,说起来也好久没看见辉夜了,也不知道被水泡成什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泡浮囊了搁那漂着呢。

    “免了吧,知道你稀罕那俩小玩意。”妹红其实也是嘴上说说,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就把纹身给洗下去了,“行了。,别说了,光着个屁股你话头还挺足。”

    “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怎么改穿裙子了?”妹红今天产的是裙子,之前都光着我没注意,好么,现在一看见,差点没把我吓尿了,样式跟裤子一样,大红的,上面贴着符,到膝盖,跟幽香那裙子长短差不多,这不对劲啊,不系裹胸布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连裙子都穿上了?

    “咳!嗯嗯……”妹红犹豫半天,“今天晚上,那个,满月,你,明白了。”

    “哦……”我一下我就明白了,这是要搞事情啊,看来今天晚上迷途竹林又要传出都市传说了,“有趣。”

    费了半天力气,把自己好歹洗干净了,一称体重,轻了二十来斤,身上的盔甲都洗掉了,我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抬头一看,妹红正歪躺在沙发上,一条腿翘上了沙发背,睡的满脸都是哈喇子,还时不时发出一阵阵银笑,这把我给气的,沙发不好洗啊!我两步走到跟前,运足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妹红肚子上,沙发当时就塌了,这下挺好,不用洗了,减少工作量。

    “干什么啊……”妹红这才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放在外界都能当广场舞的懒腰。

    “还睡,几点了?有这功夫你上外面那棵老歪脖子树上吊一会儿不好吗?我以为我就够缺觉的了,你这比我还过分。”我困成这样,都没说在浴缸里睡着了的,妹红你身为堂堂的蓬莱人,你也好歹沾染点蓬莱的仙气行不?那蓬莱哪有像她这样大白天睡觉的?虽说天快黑了吧,但是那不是还没完全黑透了吗。

    “废话!你以为我今天晚上还摸得着睡觉吗?”妹红把我从她肚子上推下去,站起来拍拍衣服,“说得好像慧音那么好伺候一样,有能耐找个机会你去试试啊!”

    “嘿,瞧你这话说的,你以为我这边就好应付吗?你那就一个,我这仨呢!”慧音月圆之夜再厉害,那也是一个人,俗话说得好,浑身是血你能做几碗毛血旺?一个一点五跟三个零点七比起来哪个更多?幼儿园的都会算好吧!

    “怎么又成三个了?不是两个吗?”妹红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啊?又多了一个?谁啊!”

    “小恶魔嘛不就是。”我也是疏忽了,这件事知道的人还真不多。

    “她?这怎么说的。”妹红感觉自己的大脑都不够用了,“你们俩没什么交集吧,怎么搞上的这是?”

    “意外,我告诉你你还别不信,这事纯属意外。”这我能怎么解释?事情的起源它就是一场意外,“不过不管是意内还是意外,既然现在事已至此了,我就得负起责任来,这种事怎么说永远是我占便宜,我还能吃完了抹抹嘴不认账不成?那不成他妈念完经打和尚了。”

    “行,有魄力。”妹红掏了张纸,往天上一扔,“那我也得做出点改变了,这张纸要是立起来我今天晚上就转守(受)为攻。”

    那张纸摇摇晃晃的飘了下来,毫无戏剧性的落在了地上。

    “唉,天意如此,那我今天晚上还是照旧吧。”妹红假惺惺的摆出一副‘革命尚未成功,老天却不配合’的德行,“无聊死了,有什么好玩的没?”

    “还玩?你人之里不用帮忙啊?”我家一大半的人都跑人之里帮忙去了,可妹红身为人之里自警队大队长五道杠,居然堂而皇之的跑到我这里来寻欢作乐,这不是找死吗?不行,这我可得给廉政公署打个电话什么的。

    “你是不是刚出去打了一架把自己脑子也给打傻了?”妹红把手放到了我的头上,“不烧啊,你让我去照顾人?那不是直接就给病号宣判了死刑了?那连检查都不用直接推火葬场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