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贼窝可没有这么残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七十九章 贼窝可没有这么残酷

    西斯特姆开始了调试,然而这个过程实在太无聊了,所以,我取消了分别投影的设定,加入了妹红那边的场景,当然,我去了防守方,选了个猩猩我就上了前线了,然后成为了防守方第一个被击杀的英雄,被一发射向我右边三百米位置的随缘箭爆头了,早知道这样我就直接往箭上撞了,反正估计也打不着我。

    这场真人游戏一直打到半夜,我杀敌数零,死了三千多次,妹红比我好一点,死了四千多次,妈蛋,就知道不应该用八意永琳的游戏数据给半藏,他妈的分裂箭一次能分出两千多支,整个地图都射满了,一支箭伤害两万,碰上就死。

    “怎么样,死得痛快不?”半夜,我跟妹红坐在房顶上,看着天上的满月,顺便把她那只偷偷在我房顶上揭瓦的手打回去,就算是装饰瓦也不能就这么让她拿走。

    “还行吧,好歹算是把今天晚上躲过去了。”妹红免受了一次屁股之苦,虽然结果还是在屁股里面受苦来着,但是此屁股非彼屁股,这里面可有很大的学问,未成年人还是别问的好,问到了心里也是病,“不过这个训练方式……真的有用吗?”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所以才让你来测试嘛,还在内测阶段呢,等到公厕,等到公厕就随便上了。”我随口扯了个黄段子,“唉,跟你说这个也没意思,要是辉夜在这就好说了。”

    “她要在我就不好说了,你们两个一打开了黄腔我这脑子都跟不上。”妹红的脑子很古板,毕竟是古代人,可是辉夜又怎么解释呢,论年龄,她可比妹红大多了,估计都有我的零头大了,怎么就能将出黄段子来呢?唉,这个问题,是得花个两千年三千年的研究一下,“对了,这大半夜了,你家怎么一个人都没回来?”

    “文文最近没什么事就留在妖怪山了,她妈那个,上次伤了元气了,说是得多喝凉茶,这我总不能拦着吧,剩下那一帮,不都在人之里帮忙呢么,晚上就跟你老婆住了……卧槽!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别回来明天一早我们家六口人有四口全被撞成脑残了!”我急坏了,你说这要是因为妹红在我这待着,慧音这火气没处发,往她们几个人脑袋上撞怎么办呢?小9是没事,反正不撞这脑子也不怎么好使,可剩下那三个呢?都撞傻了我亏大了,蠢萌属性不就重复了吗!“不行,我得走!”

    “哎呀,没事,你看我被撞这么多回了,那次变成白痴过?哪次被撞成脑残过?”妹红试图安抚我的情绪,可是却适得其反了。

    “上次不就是吗!最后还是吃了我给你的脑残片才给你治好的!”妹红不提我都要忘了,上回有一次妹红被一脑袋撞成了脑残,最后还是我偷偷给了她一瓶脑残片才让她恢复正常,记忆也回来了,也想起一九九九年那场大决战了。

    当时我还未来到地球,但是却也从我的外星朋友口中听到过当时的八零九零后奋勇抗击萨比星人的事情,那一战使得人类的科技大幅度后退,如果这件事早发生一千年,也许人类和妖怪就不会如此对立了,有妖怪的加入,世界也不会被摧残的如此厉害,不过我很怀疑的是,一九九九年妹红早就在幻想乡了,她怎么会知道外界的事情。

    “呃,那件事能不能不要提?”妹红顾左右而言他,明显是心虚了,“那次纯属意外,要不是我一时之间没有防备,怎么可能被正面命中!”

    “又在胡扯,你哪次有过防备?你哪次不是被正面命中然后晕过去俩多钟头啊?”妹红的话毫无说服力,不过我还是逐渐冷静了下来,慧音也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就攻击人啊,对吧,更何况,就算小恶魔不懂,铃仙不想,艾尔是绝对会不惜用琪露诺当肉盾来保护其他人的,所以冷静下来想想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好了,算了吧,走,咱们再来一发。”

    “诶?不好吧这个,要是让慧音知道了……”妹红当时就想歪了,卧槽怎么能这么污呢?刚才还说自己跟不上黄段子,这不天赋一饼……咳,异禀嘛!

    “你他妈想哪去了!”我拎起妹红的衣领子就从房顶扔到了下面,“我他妈把你当兄弟,而你呢,又他妈想上我!妹红,我敬你是条汉子,能不能别这么污妖王!我是说再去训练室练一练,你怎么就能想歪了呢!”

    “还不是你自己说的太歧义!”妹红从芬芳的泥土……好吧,是狗屎堆里拔出脑袋,朝我怒吼,然后嘴边上的狗屎就掉进去了,“噗啊!呕!!!!”

    “看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这地方什么椛椛啊影狼啊那是经常来的,有狗屎这都备不住知道吗。”最近椛椛和影狼好像搞上了,这一对狼狗组合,狼狈为奸的,啊,是吧,多萌啊,你都不敢信,赤蛮奇就不敢信,这不现在跑雾之湖找若鹭姬哭去了,这俩没准也能好上呢,“来来来,给你个水管子先冲干净了。”

    我从屋里接出来一根水管子,让妹红先好好冲冲,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也冲不干净啊,我又拿出把剔骨刀来,实在不行,施主,您就切了吧。

    该说真不愧是藤原妹红啊,啊,秋名山车神,啊,开豆腐房的,那都是她本家啊,了得吗?接过刀子去‘咔’就一下,半张脸就下来了,扔一边去了,不要脸了,了得吗?看看人家,这脸说不要就不要了,谁做得到?

    搁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这脸算回来了,妹红站起来就朝我摆了个奇怪的姿势,“m87光线!!!!!”

    火焰波来袭,我单手就挡住了,“炎头你搞什么鬼!说好的八十七万度的热线呢?这连八千七百度都不到吧!”左手一甩把这冒牌炎头的冒牌光线打碎,我随手拔出光束手枪打出了一发冰封弹把妹红打了一身的冰碴子,“别太激动了哥们儿,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