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绯想天结束,这次是真的。-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八十四章 绯想天结束,这次是真的。

    又过了几日时间,幻想乡彻底恢复了平静,无论是受伤的,生病的,还是消耗过度的均都恢复了往日的元气,八云紫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一声令下开始了宴会的准备活动,地点自然是安排在再次被重建完成的博丽神社,只不过因为天子实在是穷的叮当响,这次的宴会费用全都被她记在了我的账上,天子唯一负责的就是宴会上的水果供应,当然了,全是桃子。

    除此之外,最近倒是发生了几件大事,首先,绝,就是我那可爱的丈母娘,跑路了,具体跑到什么地方了不知道,只是听文文说有一天早晨她一睁眼起床就发现桌上被绝留了个纸条,说是她自己旅行去了,让文文不用担心。

    据我估计,这会儿绝应该不在地球了,对于像她那种级别的妖怪来说,去到外太空并不是什么难事,至于她是怎么出去的幻想乡……说句实话,虽然理论上说幻想乡是封闭的,无法自由出入,但是实际上每个大妖怪都有自己的办法通过幻想乡的大结界,比如永琳就可以用特殊手段欺骗大结界让大结界将她识别为结界的一部分,而后穿过结界。

    第二件大事件就是真正的大事件了,神绮那个呆毛神又跑过来了,而且这次还拉来了一大票子人,据说把整个星〖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灵航班的头等舱都包下来了,梦子就不用说了,剩下的还有一大票我都没见过的人物,什么萨丽艾尔啦黑暗萨丽艾尔啦黑暗扎基黑暗梅菲斯特黑暗浮士德黑暗路基艾尔啦之类的,据神绮本人亲口所说,她已经成功克服了对爱丽丝的变态思维,据说是在魔界看龙珠超的时候,看到龟仙人居然都能克服好色而被刺激的,突然就成功了,如果是真的,那还真是可喜可贺。

    顺便一说,我跟黑暗扎基还有黑暗梅菲斯特相谈甚欢,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而契机还是源于第一次见面。

    “嗅嗅。”当时黑暗梅菲斯特一见面就开始在我身上闻来闻去,“嘿,哥们儿,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很不友好的味道,你是不是见过另一个我?”

    “是啊,当时他还化名浮士德呢,真够不要脸的,真以为谁认不出来他一样。”我曾经确实跟梅菲斯特打过交道,当时他试图化名为浮士德,这我之前也提到过,“我跟他打了个赌,他输了,结果被我扔回老家了。”

    “干得漂亮,那家伙毫无人性可言,封住他是件好事。”黑暗梅菲斯特看起来非常不喜欢另外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曾经受到过什么刺激,比如被另一个自己偷了早饭或者抢了女朋友之类的。

    这就是我跟黑暗梅菲斯特的第一次对话,后来我们聊得很好,因为不管是这个失乐园还是那个高阶天堂的那点破事我都很清楚,交谈起来话题对口,而且也有意思,至于跟黑暗扎基,那就是在那之后不久。

    “啊嘞,这位兄台,你好像在流血啊?”我看着这个胸口有一个红色v字形led灯的型男,感觉他这幅打扮怪怪的,因为他的脑袋上真的在流血,明显不是装饰或者说是化妆之类的东西,“你确定你不需要去看看医生吗?我认识一个技术相当好的,上次连我的欲求不满都治好了。”

    “啊,谢谢,不用了,流点血不碍事,只不过前两天又跟诺亚打了一架,然后又输了,我就没赢过。”黑暗扎基擦了一把头上的血,神情很悲凉。

    “你也别怪我多嘴,诺亚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你就真的一次都没赢过呢?你们两个满级满天赋满技能的大号属性不是应该差不多的吗?”我不记得听说过几次他们之间的对决了,到现在黑暗扎基的胜率都是零,这也太惨了,本来挺强悍的一个大号硬生生的练成了跟那坦星人一个德行。

    “嗨,别提了,是,我们基础属性都一样,但是你也应该听过吧,当两个满级大号pk属性差不多的时候就要看出装了,他诺亚有钱啊,氪金啊,他有土豪金大翅膀啊!我呢,穷光蛋一个,就这一个满级号还是花了一辈子的时间练起来的,结果每次都因为他那个破翅膀被秒!”黑暗扎基有苦说不出,说到伤心处几乎要哭,说破了大天,黑暗扎基和诺亚就差了一个土豪大翅膀。

    “唉,罢了,谁让我碰上了呢,说说那大翅膀都有什么功能,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做一个。”我就不能忍了,凭什么只有诺亚才能有诺亚之翼,我们黑暗扎基就不能有香扎基翅膀?有钱人都这么欺负人?“好了好了,别哭啊。”

    “不是,大兄弟啊,下次我要是赢了绝对请你喝酒。”黑暗扎基都哭成这德性了,我无论如何都要让他赢一次,不然怎么能显示出我的高端技术?“这就是他那对大翅膀的属性加成,我早就记下来的。”黑暗扎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完整的记录了诺亚之翼的属性面板。

    “行,交给我了,这次宴会之后来我家领大翅膀,给他点颜色瞧瞧。”我将数据输入了生化计算机,再传输给西斯特姆,让她尽量完成我们的香扎基翅膀,如果有什么属性实在完不成的,要么提高其他的属性,要么就再加上一些好用的新属性,总之一点要求,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这就是我跟黑暗扎基的交流,而在宴会当天,我还在宴会上看见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身影。

    “啊,秦先生,您早上好。”大栗旬之助朝我鞠了一躬,“好久不见了。”

    “诶?雷神托尔?你怎么还在这呢?八云紫没送你回去吗?”我都奇了怪了,大栗旬之助早就该被送回自己的世界了,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对此八云紫居然完全没跟我提起过,“到底怎么回事?”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我们的雷神托尔童鞋拿了杯果汁坐下来,开始跟我解释为什么他现在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