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共鸣-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八十五章 共鸣

    “其实我确实是早就该离开了,八云紫大人也是这么说的,可是谁能想到前些日子乱了套了,又是地震又是冰雹又是大雪又是火山爆发的,哪里顾得上啊,这不,我就一直留到现在了,如果这次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应该宴会结束之后就要离开了。”大栗旬之助来幻想乡来得还真不是时候,又是克拉肯又是天子的,引出了一大堆事情,搞得他也是不知所措,没在幻想乡夭折就算不错。

    “嗯,明白了,难怪她没跟我说。”一般八云紫有什么大事都会跟我商量,而她既然没告诉我,那就代表这件事对她来说,或者说是在她的心里算不上什么大事,“那你好好享受吧,我继续走走。”

    “嗯,您请便。”雷神托尔童鞋站起身来,走向了其他的位置,而我则走向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你嫌弃破烂抛弃了我!”我突然在她的身后大声唱了一句,把她吓得一下子蹦起三尺多高,“嘿,老伙计,干什么呢?又想要炸了地球?用你那个什么地球坏灭用四次元阳电子炸弹还是什么的?”

    “嗨嗨嗨,瞎说什么呢,我那只是个道具而已,你以为世界上真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有哪种武器吗?”冈崎梦美躲在草丛里,一副想要趁机gank某个人的样子,“世界上要是真有那玩意,我当场直播吃掉一斤狗粮!”

    “是吗,那还真不凑巧。”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玩意,“其实我本来想要告诉你,我昨天闲着没事把这玩意做出来了。”

    “……”冈崎梦美沉默不语了好一会儿,从身上摸出一包狗粮撕开,伸手进去拿出来往嘴里放,“嚼嚼嚼……咽。”

    冈崎梦美的运气太差了,连我都有点不好意思看,趁着她吃狗粮的时候,我逃离了那附近,很快就遇到了一个在人堆里发酒疯的。

    “瞧瞧,瞧瞧!”神绮喝的满面通红手里拿着一张爱丽丝的照片,只不过看上去比现在的爱丽丝小上不少而且发带也是蓝色的,“这是我的小爱,一身的能耐,别不信知道吗?”

    远处。

    “看到没,神绮正在满大街的夸你呢。”魅魔抱着肩膀看着这场好戏,魔理沙在附近尽职尽责任劳任怨的大嚼美食,嘴里塞满了蘑菇,很容易让人想歪,“诶,爱丽丝你干什么去?”

    “这还用问吗?我要去阻止那个笨蛋妈咪。”爱丽丝肩膀上坐着上海和蓬莱就冲进了人堆,直朝着神绮发疯的方向而去。

    “真是和平呢。”站在高处,我俯视着这一切,感觉心中感慨万千,能有这样的盛况,就代表我的工作没白做,“你说是吧。”

    “是啊,这次你可是大功臣呢,来,喝一杯。”萃香成功地爬上了我的肩膀,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怎么样,反正最近萃香总喜欢像个小孩一样在我的身上乱爬,而且我还无法去制止,没办法,我对于可爱的小萝莉毫无反抗能力,不然你们以为为什么小千代纸会成为我的克星呢?

    “要说是功臣的话,你不也是吗?神社后来可是你负责修好的吧。”打服了天子之后的事情我就几乎都不知道了,只有一些在外面流通的消息被我无意中听在了耳朵里,还有的就是在我去取出要石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所以那天我离开之后又都发生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事情?在你用法则抗拒系统回收了要石之后,剩下的不就只有重建了,那家伙因为你的关系暂时回了有顶天,剩下的也没什么了。”萃香确实在那之后重建了神社,不过也仅此而已,“对了,后来我有一次闲着无聊跑到有顶天去找她打了一架,就跟你一样,我也赢了,还从有顶天赢了块地盘,有机会请你去看看。”

    “地盘?那倒是不错,不过可别让灵梦知道,不然那就不会是你的地盘了。”如果灵梦知道了,灵梦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把那块地搞到手,这就是天赋和本能相结合的功能,像灵梦这种人是绝对学不会金钱冲击镖和乾坤一掷这样的能力的。

    “放心好了,这件事我除了你之外谁也没告诉过。”萃香骑着我的肩膀,趴在我的脑袋上,悠然自得的饮着酒,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为了填补博丽神社的地基,我曾经下到过地下一次,那一次我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微弱的共鸣,似乎在地下有其他的鬼族,不过怎么想也不可能啊,鬼族也需要呼吸啊,怎么可能埋在地下?”

    “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幻想乡的地层下面是空的呢?”我本来也是像萃香这么以为的,但是我突然想起了彼岸居地下室的状况,我立刻想到,如果幻想乡的地下是空的,那很有可能有什么人在里面,“也许真的有鬼族住在下面也说不定,不过既然都在幻想乡里,那么你迟早预见到他们的。”

    “说的也是,如果存在,迟早会遇上的。”萃香点点头,继续在我的肩膀上喝酒,同时俯瞰着宴会的一切,“喂,那不是你家的吗?”

    “啊,艾尔啊,真难得她居然会一个人闲逛,不过她也就这种时候可以清闲一下了吧。”艾尔一般都会作为琪露诺的监护人存在,只有在宴会上,琪露诺跑去找自己的小伙伴的时候,艾尔才能解放出来,“也真难为她了。”

    “你们两个果然在这里。”永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了过来,“那个叫比那名居天子的小丫头说你们两个都打赢过她,结果好像引起了风见幽香的不满,动手把她打了一顿,你们要过去看看吗?”

    “当然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拍拍萃香示意她先从我脑袋上下来,我想飞行就必须变成索德布雷加,两根装饰冒出来非扎着萃香不可,“索德布雷加!”瞬间完成切换,我看向永琳,“既然你都好心的来叫我们了,那不如就好人做到底的带个路如何?”

    “你啊,油嘴滑舌的,老不正经。”永琳转身朝着神社后山飞了过去,我们立刻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