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但是,真心不亏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但是,真心不亏啊

    宴会终止了,莫名其妙忙活了一天,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我才疲惫的回到家,感觉自己日了狗了,知道同时供应好几千人的伙食是什么感觉吗?就凭我这铁打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听说本来就体质不佳的霖之助就今天下午就晕倒了二十多次,那都是累的。

    然而,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地狱,在回家之后才正式开始。

    “秦大人,您可算回来了!”我刚一进门,小铃仙就从屋里跑出来,别说,五六岁的铃仙看着还是那么治愈,看见她当时我的疲劳就少了一半,“琪露诺在您走了之后哭了一下午了,怎么都止不住,文文连安眠药都给吃了,结果琪露诺居然做着梦哭,还死活都不醒。”

    “哦。”我应了一声,进屋,抱起小9,这9当时就没动静了,“看来今天晚上我得抱着这小东西睡了……今天晚上!”就是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铃仙文文小恶魔都退化到五六岁这么大了,而且至少三天,这不就意味着……身为来自荷尔蒙星球的本谜之变态宇宙人大爷必须要禁欲至少三天了吗!这下我下半身真的没法开光了!“系马大!”

    “怎〖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么了?”文文从床边上的布娃娃堆里钻出来,她要不动两下我真没看出来她藏在那里面,“你怎么一脸被人强行**了的表情?”

    “比那样更惨,我们都要过三天的禁欲生活了,天啊!子啊!天子啊!我该怎么度过这肾疼的三天啊!”我仰天长啸,真是反了他没了不爽,我现在真想要七万个嫂夫人挨个biu~“文文,你能明白吗?”

    “原来是这样,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现在这样也没问题哦,我又不会介意。”文文这语出惊人惊得我差点就射了,她现在这模样最多六岁啊,虽然是人类概念上的六岁,但是!……感觉也可以是吧?好像也不错是吧!

    “啊啊啊啊啊!”我拼命的摇着头,试图将脑子里的可怕思想全都甩出去,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小说明天就被腰斩没商量的,“不行不行不行,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哦,真让我伤心呢……”文文的表情突然一变,真不愧是我一手培养的西方大记者,变脸比翻书还快,“原来我的魅力已经下降到只有这种程度了啊,呜呜呜呜……不应该是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吗……呜呜呜呜呜……”

    “主人,拿去吧。”小恶魔默默的凑过来,把自己头上‘小恶魔’那三个字的称号摘下来递到我手上,“去吧,给她戴上吧,你这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我发誓,要不是审核太麻烦我现在就把她就地正法。”我很感谢小恶魔的好心和善解人意,不过我还是把称号给她留下了,“好了,今天就这样吧,各自回屋睡。”我实在是太疲惫了,抱着小9的这两只手臂都在发抖,连太阳精金的手臂都开始发抖了,可想而知我今天都经历了什么,“头快疼死了。”

    “好了,不闹了,躺下吧,我给你揉揉。”文文立刻停止了装蒜,这就是情趣,点到为止,要是真不懂风情的一直闹下去那就是傻娘们了,“文文新闻也要暂时休刊了,花果子念报也一样,好在也没人能看了,对了,听说伊凛大人也返老还童了,现在妖怪山怎么样了?”

    “神奈子暂时负责起了妖怪山的一部分事务,不过依然不乐观,神奈子自己都是个老古董,怎么管理现代事务?”八坂神奈子是个跟妹红类似的秉承了老观念的人,而且她那个观念比妹红的还老,几乎就没办法适应现在的幻想乡,不过现在人手实在太少,有人能用就不错了,“所以我让她们万一顶不住了就联系西斯特姆。”

    “也只能如此了……”文文的小手轻轻地在我头上按压着,随着头痛的渐渐缓解,我的疲劳再一次压了上来,很快,我就陷入了沉睡,当然,怀里的小9没有放开,不然今天我们谁都不要想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然后就感觉身上的重量不对,睁眼一看,好么,我身上躺了八个人,我家的五个自然不提,剩下三个可有意思了,妹红,辉夜,慧音,而再往床边看,永琳在地上打了个地铺,还没醒呢。

    “都醒醒!”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叫起来,永琳却还是没醒,睡得真够彻底的,我抱着琪露诺下了床,把琪露诺往永琳枕头边上一放,示意所有人立刻捂住耳朵,然后松开了手,琪露诺当时就嗷一嗓子嚎出来,差点没把玻璃震碎了。

    “什么滴干活!”永琳当时就吓醒了,两手在地板上一拍整个人就站起来了,摆出了防御态势,“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想问问啊。”我重新把琪露诺抱好了,动静又没了,“你们怎么会在我家睡着?”

    “我那里瓶瓶罐罐的太多,实在没办法带孩子,所以我把因幡帝留在那了,上你这来避难。”也许是真的有某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在作祟,辉夜居然也出现了跟琪露诺同样的反应,智商退化,这也难怪永琳会把人都带到我这来,要是留在永远亭辉夜分分钟就能把永琳的药全吃了,“不过我来的时候你都睡了,所以就打了个地铺。”

    “不是,你跟我见什么外呢,你找间客房睡呗。”永琳这还打地铺,就我们这老朋友的关系至于的嘛,就是不跟我说还不能睡张床了?

    “不是跟你见外,我是想睡床来的,可是所有的床都是湿的,就你这是干的,我来的时候你这床上都睡满了,那我有什么办法?”永琳也没打算客气,只不过床都没法睡。

    “湿了?艾尔,怎么回事?”我家的床都湿了,这可有点搞笑了。

    “这不是昨天琪露诺哭的嘛,她哭湿一张床我们给她换一张床,您要是再晚回来十分钟这张床也湿透了。”艾尔看着我怀里的罪魁祸首,也是哭笑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