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我可以黑进任何东西,可惜黑不进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九十四章 我可以黑进任何东西,可惜黑不进人

    “哦,居然真的是英普莱扎呢,还原度真高啊!”我一拍巴掌,做出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说起来这里比我上次来的时候更像是个地狱了。”

    “上一次?你来过?”绵月丰姬跟在场的几只指挥型兔子谈了几句,了解了一下情况,“另外什么叫真的是英普莱扎?和着之前你一直以为我们这跟你开玩笑呢?”

    “嘛,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在意的都是9。”我拿出三包去污粉,往身上撒,我是来帮忙的,总不能把月之都污染了不是?幸好这来的是我,三包去污粉勉强能支撑个三五小时,要是换成辉夜,那可就算是报复月之都了,生化武器有木有?“至于我来过,我没跟你说过吗?我的记忆恢复了一部分,一千多年前月面战争的时候我就来过,要不是我,你们的伤亡数还要再翻个倍。”

    “你这记忆恢复的是不是有点巧合?”丰姬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个俗套的故事,无聊的失忆剧情,就这种剧情搁外面卖八毛钱一斤,“怎么就突然恢复了的?”

    “那还不是因为我上次自己作死跑到三途川去采花……咳,不是那个采花!”我感觉到自己出现了〖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歧义,立刻想办法去圆,“听到没有,不是那个采花,是那个采花!”

    “哪个采花啊?我什么都没说啊我。”丰姬搁那愣了半天,好半天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明白了知道吗,不是我嘴脏,是你自己心不干净。”

    “咳!我废这嘴干嘛啊!”我突然想起来这里是月之都,我不说倒没事,一解释绝对能把自己带沟里,“行了,反正就是我没事去闻那个曼珠沙华去,结果被勾引起消失的一部分记忆了,虽然最主要的哪些记忆都还藏着掖着,不过像一些次要的记忆就差不多都想起来了。”

    “哦,有趣,你没多采点花?”绵月丰姬的表情突然变得跟发霉的八云紫一个德行,指不定憋着什么坏水儿呢,“分我点,回头我上韩国卖去,反正那满大街都是出车祸失忆的。”

    “千万别,回头你再让他们看见,脑子一抽再写出一部《来自月亮的你》,那谁受得了啊?”不行不行,再下去这话题就接不回来了,我又不是于谦,人家是天下第一吐槽役,我比得了吗?“别忘了咱两个大半夜的跑回来是为了啥,干正事,干正事行不?”

    “你随意啊,我就是过来给你当物证的。”丰姬抬抬手,把扇子拿出来了,“你快点的,我等着看呢。”

    “我发誓我今天要是再多嘴我就跟幽香姓。”对付这种完全不污的生物,我的生物立场完全无法展开,我三步两步跑到兔子的临时指挥部,“嘿,士兵,情况如何?”

    “如你所见的,我们想办法摧毁了两台英普莱扎,跟记录中不同的是它们并没有自动修复,不过即便如此,还剩下差不多……三百多台。”兔子士官跟我汇报着情况,听得我想哭,又想笑。

    “哦,开战到现在,你们就击毁了两台,我想问一下,你们都用的什么装备打成这样?”我决定先不要发表个人看法,一定要先了解事态的全貌,否则跟键盘侠有什么区别。“而且我没看到火炮。”

    “呃,自动步枪和手雷。”兔子士官回答,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就这个?没有反装甲武器?”光用自动步枪和手雷就能干倒两台英普莱扎,这些兔子简直神了,“你们怎么做到的?”

    “我们,都是把手雷成箱的往外扔,然后用自动步枪点射引爆,多少能造成一些效果。”兔子士官很自豪,“我们有满满的三十个仓库的手雷可以扔。”

    “明白了,让你的人省点弹药吧,接下来交给我。”我看了看英普莱扎进军的阵型,正要行动,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

    “你要怎么做?”绵月丰姬拿着个小扇子在我身边神出鬼没的,不知道老子胆小吗?不知道老子胆子小的连人脑都不敢吃吗?老在这吓唬我还不如老老实实当你的传送门去,给这前线送点88炮来也好啊,“你太过分了,怎么能想着用打飞机的炮来打坦克呢?”

    “……”我有十成的证据怀疑绵月丰姬偷学了小五的读心术,“你又读我的心!话说这句话可是英国佬吐槽的!”我不想继续跟她扯淡了,“看好了,面甲激活,开始扫描英普莱扎信号数据。”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做?”看来我不解释清楚她是不会放过我了,真不愧是跟永琳学的。

    “简单,英普莱扎是机器,想要让它们动起来就一定需要特定的指令信号,我现在就是在检测这种信号,通过将信号同步并修改,我就能夺取一部分英普莱扎的控制权,用它们自己的武器对付它们。”在面甲的显示中,信号同步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七十……同步完成,开始修改,修改完毕,“我至少控制了三分之一的英普莱扎,现在该反击了。”

    远方,三百多台英普莱扎中突然有一百多台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开始对着另外的两百台开始了攻击,电子束光线和肩部光炮跟不要钱似的,玩命的砸,这是我的命令,反正就算打完了有剩下的这东西我也带不走,倒不如就让它们全都在这里玩一波万岁冲锋。

    剩下的英普莱扎立刻开始反击,这就是机器跟生物不同的地方,它们不会去思考为什么同类会突然进攻自己,它们只知道先打回去再说,老夫我就喜欢看这种场景,看啊,它们在互相**!实在太有意思了,跟放烟花似的。

    “喂,你控制的那些快撑不住了。”丰姬看着我这唾手可得的战果,多少有点觉得好玩,不过我控制的毕竟只是少数,对上优势敌人即使用了万岁冲锋似的打法也撑不了多久的,这是战术上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