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翻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章 翻车

    “狡猾!狡猾!没有蓬莱药,怎么搞计划!”我当然知道蓬莱药已经不可能量产了,而且就算能,我也不会允许,“西斯特姆,如果要监控幻想乡全境的空间,最少需要多少监测点?”

    “如果仅仅要完成之前的目标,那么最少需要七十二个,但是为了保证完全的无死角监控,我建议将数量提高到一百零八个。”西斯特姆的意思是留下一些预备队,以便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派上用场,“一般的乌鸦无法完成这种任务,但是机器乌鸦可以。”

    “所以我希望你已经开始着手制作了,而不是在这里听我们扯犊子。”人头不够,机器来凑,这一直都是我的人生信条之一。

    “当然,我已经开始了。”西斯特姆果然深明我意,真不愧是我的私人助理。

    “ok,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先放松一下了?”我感觉这已经成了固定套路,开会,然后我,紫,永琳三人一起制定计划,幽香跟我唱唱反调,再找个路人甲(这次是月夜见)衬托一下,然后就跟一言堂一样把计划给定下了,剩下的人都只要像木头桩子一样从头站到尾听着,然后就可以放假了,“天都〖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亮了,宴会继续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嘿,我就是说你们这群城管呢!”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李云龙当年说得好,那么多人开会,一人一个想法那就什么都定不下来了,听谁的啊?反正这里就我们几个官大,就听我们的,幻想乡也没有文革,我们也不会被个突然冒出来的四人什么帮派的都给弄到牛棚里面去,怕个毛线。

    大部分人都走了,不过还是有几个留下的,永琳是肯定的,这里毕竟是她的地盘,除了她之外幽香也留下了,看起来是有话要问我。

    “那个d-88,你感觉怎么样?”我们两个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话,果然,她一张嘴就是跟打架有关系,“你跟她打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有什么感受?面对自己同类的感觉如何?我记得伊利丹就问过提克迪奥斯这个问题。”

    “不好说,她的大部分性能都跟我差距不大,不过她能飞,还能快速再生,但是相对的我也有流亡者可以使用,她那把剑可以让我的流亡者的某一部分暂时停止运转,但是总体来说威胁并不大。”d-88总的来说对我没有什么威胁,尤其是当我跟她动过一次手之后,我对她的了解远远大于她对我的。

    “但是你还是感觉危险,为什么?”风见幽香有一种很特殊的直感,这种直感让她能注意到即使是永琳或者紫甚至是月夜见都无法注意到的东西,比如我极其微小的情绪变化,“让你感到危险的不是d-88,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也就只有你能看出来,那我就告诉你,本来我都没打算说出来的。”这件事我本来并不打算跟任何人说,不过既然被她看出来了,那我也无所谓了,“我在想,如果那些归一神殿人已经掌握了能将我的基因克隆并弥补缺陷的手段,那么他们迟早会制造出一个比我更强大的战争兵器,我是最完美的生物兵器没错,但我却不是最强大的生物兵器。”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最完美和最强大,前者强调的是综合能力和协调性,后者则仅仅是强调了破坏力,或者其他一些能够体现在战争中的能力,如果遇上这样的对手我几乎不可能有胜算,我的身体中应该有无法复制的部分,但是,一切早就不仅仅止步于单纯的复制了。

    “哼,这样就让你害怕?那我高看你了。”风见幽香流露出一丝不屑,我能感觉到,这一丝不屑是完完全全对我发出来的,“除了危险和恐惧之外,你应该还有其他的感觉吧,不然我真的会觉得自己是瞎了眼……所以,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你不是已经得到答案了吗?”我确实少有的感到恐惧了,但这不代表我就会当好一个缩头乌龟,“无论对手有多强,我都会变的更强,这话不是你说过的吗?那么,作为你至今都没有完全打败过的人,你觉得我又会是怎么想的呢?”

    “这才像样。”幽香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对手,如果有,那就拉上对方一起解决,多美妙,就像开车兜风。”

    “说的没错,就像是开车兜风。”我们正说到这里,突然都觉得脚下一空,老司机翻了车,然后就成了一首老歌:手牵手,我们掉地沟,一起掉进了地沟。

    “喂,为什么这里会有个陷阱的?”幽香坐起来,四处找我,“诶,你人呢?”

    “在你下面。”我说话都嗡声嗡气的,为什么呢,因为风见幽香她直接一屁股坐我脸上了,弄得我这个叫一脸懵逼啊,“这陷阱还用问吗?迷途竹林的陷阱十个里面有十八个是因幡帝那只蠢兔子挖的。”

    “嗯,有道理,我要把她的耳朵扥下来。”幽香一跺脚,感觉不对,“诶,地面为什么会是软的?”

    “废他妈话,你踩我肚子上了!”我本来就睡眠不足,再加上慢性咽炎的折磨,现在又在肚子上被踩了一脚,我里面这个闹腾啊,当时就忍不住了,“拿个盆来,我要吐了!快点!你想被我吐一身……呕呕呕呕!!!”

    “我去你往哪吐……离我远点!救命啊!!”风见幽香跟个被流氓盯上的小姑娘一样大叫起来,我说你这也太自毁形象了吧,话说你不是会飞吗?你先飞上去不就行了?

    我一直吐了半个小时,连续不停地吐,吐成什么呢我也没法具体的形容,反正这么说吧,我们掉的这个陷阱有大约五米高,等我吐完之后,我们已经可以直接迈步上岸了。

    “呕!恶心死了!我都要吐了!”风见幽香因为一时脑抽,也可能是被恶心的,居然一时之间忘了自己会飞这件事,这直接导致了她是最后跟我一起游上来的,身上的情况可想而知,“离我远点,二十米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