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鼻血算不算血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二章 鼻血算不算血案

    “咳!”突然,风见幽香咳嗽了一声,“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如果我是你,会先把鼻血擦擦,我说你真的这么饥渴吗?”

    “别想骗我睁眼!我知道你是想借机打我一顿!我才不会上当呢!全部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我知道我的鼻子确实流了不少姨妈红,但是我也知道绝对不可以睁开眼睛,或者试图睁开眼睛,在这个距离下我的身体没办法承受一发满出力的幻想火花,我会被打成分子形态的。

    “哦,你不信算了。”另一个花洒被拧开了,我能听见水声,我趁机启动了浴室里的盗摄设备,这设备可以直接连接到我的解析系统,让我不睁眼也能欣赏到第一手的……卧槽这啥玩意?

    我被吓坏了,真的被吓坏了,在我看到第一眼的时候就被吓坏了,圣光,满满的圣光,卧槽风见幽香这货居然自带圣光的!而且这圣光的范围也太他妈妈的大了,除了脖子以上膝盖以下的位置之外全都遮上了,解析系统都看不穿!识别信号为未知!

    “你又怎么了?突然气氛扭曲的跟被踢了蛋蛋一样?”风见幽香丝毫没有注意到我所搞的猫腻,只是看我在〖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那里不停的变换身上的气质,要是天子在这里应该就会更清楚我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没什么。”我能说什么?被你身上的圣光晃瞎了自己的钛合金狗眼了?我要是真这么说了才是脑子里进屎了,我凭着记忆拉开墙上的抽屉,从里面一口气拿出了六块香皂,为了把身上的味道处理干净,我吃三块洗三块,我从内而外的换一身气味,“嚼嚼嚼……谁买的柠檬味的香皂?味道还挺不错。”

    花了半个小时,我成功的把六块香皂都洗完消化好了,在冲洗干净之后,我慢慢悠悠的把自己放进了浴缸里,爽!我并不因为之前的一点小挫折而气馁,因为浴缸只有一个,迟早能碰上,圣光算什么?我要的是更劲爆的!别说什么我这样太臭不要脸,话说回来你连脸都舍不得你还能干成什么大事?

    子曾经曰过,食色性也,换句话说食色乃是人之本性,更何况对于我这种本身就不属于健全人的人造兵器来说,人生快事无非是杀人放火性生活,前两个我已经戒了,你总不能指望我把最后一个也一起戒了,真是把我惹急了我很有可能会把前两个戒也一起给破了,然后再去引发一场为了打炮而引发的血案。

    浴室里的腐败气味渐渐地被换气系统排放了出去,留下的只有满嘴的香皂味,由于一不小心吃多了香皂,我已经分不清这香皂味到底是我闻到的还是嘴里本来就有的了,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花洒的声音没了,这代表……这代表我的盗摄设备可能自动关机了,不然为什么我要用耳朵听的?

    “你的浴缸真够小的,还有……嚯,你那玩意儿也这么小啊,噗。”我被嘲讽了,关键是问题不在我,全在于风见幽香自己不懂还非要装蒜,根据我身上汗毛的害羞感应,以及我现在趴在浴缸里的姿势,风见幽香指的分明是我的痔疮!你指望我的痔疮有多大?我明天就找永琳切了去!“喂,给我蜷缩点,你占用的体积不能超过一平方分米,剩下的地方归我,还有,碰到我你就死定了。”

    “哦。”我应了一声,趴着不动,顺便连脸都泡到了水下,啊,水下的空气清新啊。

    “喂,你个老不死的听见没有!”一块香皂扔到了我的后背上,不过完全没有威慑力,首先我不捡肥皂,其次,就算我现在这个姿势比捡肥皂还容易被袭击,你也没有合适的工具,再退一万步来说,你找到了合适的工具,你也不可能突破我的痔疮!“赶紧腾个地方,干站着不动很冷啊!”

    “你可以跳个甩鸟舞啊。”我继续在浴缸里装死,顺便还用盆腔共鸣吐了下槽,“想泡水就自己进来,挤挤的话两个人还够用,我跟文文亲身试验过,虽然因为地方小有时候会挤进不应该进的地方去,不过我想你这么久经沙场的悍将是不会在乎这点细节的对吧。”

    “你!”我的不要脸战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至少风见幽香现在被我堵得没话可说了,不过就像合宿的时候偷窥女生浴室一样,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过程只是地狱,结果才是天堂,啊,我爱你,我滴家,我滴家,我滴天堂!“你的鼻血把浴缸都染成红色了!”

    “西斯特姆,处理掉。”我继续用盆腔共鸣喊话,很快的,浴缸里的水被换成了干净的水,温度正合适,啊,爽啊。

    “好吧,我知道了!”风见幽香突然抓住了我的脚,试图把我扔出浴缸,然而,我的左手牢牢地抓在了浴缸边上,如果我被拉起来,那么浴缸也会跟我一块起来,我怎么可能考虑不到风见幽香可能的行为方式,她一张嘴我都知道她昨天晚上吃的什么晚饭!

    “嗯?”我突然感觉到了不对,风见幽香突然改变了使力方向,这个方向是……把我的腿往我的后背上推?卧槽,我可没有诹访子那么柔软的腰啊!要死要死要死!我的脊椎和腰椎已经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风见幽香这是要把我团成一团啊!“喂,你疯了?如果这样的话,你也别怪我发疯!我可告诉你,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我们两个一直折腾到中午,最终我们谁也没能得偿所愿,她没能好好的泡上澡,我没能好好的偷上拍,至于事情为什么会突然结束,是因为我们两个都发疯了之后直接在浴室里开打,结果就把浴室给炸了,没错,真的炸了,稀碎稀碎的。

    直到最后,我也没能打碎幽香身上那蛋疼的圣光,什么都没能拍到,这让我的意志消沉了足足三十秒,不过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总有一天,我要把她泡到手,泡不到我直播切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