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烟袋与烟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六章 烟袋与烟卷

    “诶,对了,帕秋莉不在我能理解,咲夜居然没在蕾咪你身边?”单手抱着蕾咪,我拖家带口的跟着美铃走在前往火锅集中营的路上,“你又让她干些什么苦差事去了?”

    “哼!”蕾咪小嘴一撅,很不满的哼了一声,“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凌晨爬起来到鸡窝里学鸡叫的家伙吗?”

    “当然不是,我知道你凌晨爬不起来。”我单手托着蕾咪把她举过头顶,“哦哦哦,好高好高哦!”

    “放肆!”蕾咪挣脱我的手,然后一口咬在了我手腕上,刚吸了一口,就出事了,“咳咳咳咳!呸!你的血怎么这么辣!”

    “我的心都是辣的,吃过酱香鸭心吗?我最好这口了。”鸭心这东西要是酱好了那可是香辣香辣的,跟啤酒绝配,我以前在别的星球跟人这么试过,那叫一个爽!不过幻想乡里好像没有卖鸭货的地方,真是可惜。

    “呜……蕾咪大人的嘴里全是诡异的辣味!”蕾咪吐着舌头哈个不停,完全没有威严嘛,威严,不存在撒,“咲夜!”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在!”咲夜突然出现,手里拿着冰镇的红茶,“大小姐请用。”

    “咕……呼……”用红茶冲淡了嘴里的辣味,蕾咪这才松了一口气,“喂,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胳膊贡献出来!”

    “啊,哈依。”我用右手重新把蕾咪在胸前抱好,让她的头倚在我的胸口上,这才跟咲夜搭话,“嘿,咲夜,之前还说你呢,你去哪了?”

    “哦,那边有个联谊会。”咲夜指向左手边,那里隐约可见一个小圈子,就我能看见的,妹红和灵梦正各自叼着烟卷在那里一副痞态的站着,“好了,那我先回去了。”咲夜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七星,叼上一根点着了,转身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烟圈,靠,居然吐得比我圆!

    “你瞧瞧她们,这种场合居然还抽什么烟卷,不知道环境污染,不知道吸二手烟吗?”我拉着的椅子上,风见幽香淡淡的吐槽,语气中充满了对那些叼烟卷的人的不屑之情。

    “行了,安心抽你的烟袋吧,别废话了!”幽香这烟杆做工真不错,翡翠的嘴不说,连杆用的都不是一般的木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成了精的树怪身上的木头弄下来的,反正以幽香的身份,搞这种材料很简单,“其实我原来也有个烟袋,可惜后来没了,有可能是在我失忆的那场战斗里被打坏了,也有可能早就没了。”

    “呼……”幽香伸手挠了挠脑袋,“所以你就堕落成一个抽烟卷的了?”

    “我觉得这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吧,也不是说抽烟袋的人层次上就能高一截,你就是把纪晓岚找来他照样打不过我这个抽烟卷的。”我是不在意了,不过说起来也好久没去买烟了,总是顾不上啊,唉,我为什么总是这么劳碌呢?倒不是有什么意见或者不满,只不过……闲下来的时候想找点事做,忙过头了又想要歇着,终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啊。

    我正这么想着,幽香突然递了一样东西过来,因为我已经没有富余的手了,她直接把东西别在了我的腰带上,我低头一看,是一个烟袋,跟幽香手里那个完全一样,不过明显不是同一个。

    “这是什么意思?”我回头问了一句。

    “送你了,放心吧,跟我手上这个是一对的,保准你怎么努力都用不坏。”幽香回了一句,继续靠在椅子上当自己的神仙,“就当是幽阳的回礼了,我可以实话告诉你,确实比我之前的阳伞好用多了,尤其是通下水道的时候。”

    “哈,幽阳可是会哭的啊。”堂堂的太阳精金居然被人用来通下水道,幸好幽阳没有自我意识,不然绝对会起义的,“对了,你烟丝哪来的?”

    “你绝对想不到,我在太阳花田里偷偷藏了一片烟草。”幽香这是喝多了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幸好我的嘴还算是比较严实,“我那还种罂粟了呢,你要不?”

    “好啊,现在有没有带在身上?”眼看着火锅集中营近在眼前了,美铃都已经跑过去推开了门,我得趁机说清楚,“我打算一会儿用来煮火锅汤。”

    “你想的美,那么贵的玩意让你拿来煮汤?你知不知道我把这些东西加工一下卖到外界能赚多少?你知不知道我那么大的地盘都怎么来的?搞笑。”好家伙,我原本以为幻想乡第一号毒品贩子是永琳,没想到居然藏在这里,真是深藏不露啊。

    “不对啊,你会提纯?”幽香也许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从罂粟中搞出吗啡,但是绝对不可能将吗啡二乙酰的衍生物,也就是海洛因搞出来,那不是依靠能力就能做到的,需要精确的仪器才行,“你别告诉我你是靠卖吗啡发家的?”

    “当然不是,我确实不会这么麻烦的事,但是你也别忘了八意永琳是干什么的。”闹了半天,这里面还是有永琳的事,“我负责提供原料,她负责后续处理,卖来的钱我们五五分账,当然了,没有你倒卖军火赚得多啦,那些操蛋的美国佬,都他奶奶的是铁公鸡出身。”

    “秦大佬,你们不打算吃火锅了?”美铃都选好桌子了,见我们半天没进去又跑回门口来找我们,“锅都开了!快进来吧!我都快吸溜……咳,快忍不住了。”美铃把嘴边流出来的口水吸了回去,不过明显坚持不了太久了。

    “来了。”我示意幽香把这一页掀过去,这种事情我们两个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能外传的,“到此为止,别让别人听见。”

    “放心,我又不像你一样脑子被**夹了。”幽香最后还不忘了损我一句。

    “咳!”蕾咪咳了一声,跟芙兰两个人四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们,在这一瞬间,我们心中浮现出一个共同的想法:我们的脑袋都他妈被**夹了。

    最终,我用了两罐咖啡牛奶当作封口费,算是把这件事掩盖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