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事后……个屁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事后……个屁啊!

    过了一会儿……

    地点:博丽神社

    事件:开庭审理

    主审团:雾雨魔理沙(目击者),射命丸文(本来是过来看看灵梦被我安慰的怎么样的),铃仙-优昙华院-因幡(同上),藤原妹红(凑热闹的),八云紫(诶,这老东西啥时候来的?)

    受审者:秦钺炀,博丽灵梦

    “咳……”魔理沙装模作样的干咳了一声,“现在吃饭。”

    “啊?”妹红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哦,说错了。”魔理沙拍着肚子示意自己口误了,“现在开庭。”

    “秦钺炀,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八云紫一上来就把苗头指向我。

    “我只是过来看看,然后因为太困而睡着了而已。”虽然这话听着不像话,可这就特么是真事儿啊,“睡着了之后我干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博丽灵梦,你呢,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八云紫见我不承认她自己脑补出来的情节,打算从灵梦身上寻找突破口。

    “就是,灵梦,直说吧,我们不会笑话你的。”魔理沙在一边起哄。

    “笑话我?为什么要笑话我?”灵梦没怎么在意解释不解释的,反正这次审理的娱乐性质比实际性质高多了,她更在意某些细节。

    “你睡了小哥诶,正常情况下肯定会被笑话的吧,你这可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傍大款啊。”如果让魔理沙从我和灵梦两个人中选一个人品好的出来,魔理沙绝对不会选灵梦,“你看小哥都快哭了,明显秦小哥才是受害者嘛……”

    “他哪里有要哭的意思啊!”灵梦指着我饱含泪水的眼睛,“他那只是没睡醒吧!”

    “魔理沙检察官,我有异议。”八云紫突然站起来指着我的裤子,“我觉得博丽灵梦在这件事情上才是受害者,秦钺炀的裤子都湿了,明显是在睡着之后射了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出来,这足以证明他在睡梦之中有不和谐的思想产生。”

    “这……”魔理沙一时被噎住了,虽然八云紫本身是看谁吃瘪都无所谓,可是比起灵梦,她还是更想看我这个她一直没降服住的人倒霉。

    “异议,八云紫检察长,我觉得秦大人在睡眠中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的。”哦,铃仙,爱死你了!

    “但是,请看清楚,铃仙检察官,秦钺炀的裤子湿了是事实。”八云紫合上了折扇往手心里一拍,“所以根据事实来看,受害更重的明显是博丽灵梦。”

    “异议!”一直处于沉默之中的文文突然睁开双眼爆发出犀利的闪光,“关于这点也许我们可以让秦钺炀自己来解释一下,毕竟单纯凭借裤子湿了这种事情完全无法作为证据,裤子湿了的原因才是最主要的。”

    “等等!”正解开皮带检查裤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我突然开口,“不对,这不是我的……”

    “秦小哥,你在说什么?”魔理沙示意我重新说一遍发生了什么。

    “我说,这裤子湿了的原因不是我,因为我虽然裤子湿了,但是……内裤没湿……”这下问题就大了,如果是我自己在睡梦中射了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出来,那也必定是由内而外,不可能产生裤子湿了内裤却没湿的情况,这就意味着……弄湿了我的裤子的这些液体,只有可能来自于……当时我身边唯一的一个人……博丽灵梦,要么是尿床了,要么是……不可描述……

    “博丽灵梦,请把你的裙子撩起来让我们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胖次。”文文,拜托能别说的那么露骨吗,还有,先把相机放下,取材的事情先等等再说。

    “好吧,我承认,我是梦到了些东西,可这归根结底不能怪我。”到了这个地步,灵梦也是豁出去了,居然打算自曝来跟我同归于尽,“如果不是这家伙睡觉的时候一直用什么东西捅我,我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开什么玩笑,我当时都睡成那德行了,哪还有工夫捅……你……”我突然想起来我做梦的时候好像是一直在捅,不过梦里捅的是文文……而且……一直还特么没捅进去……难道那个时候……不不不不,怎么想都不可能啊,对一定是错觉,啊哈哈哈,错觉,错觉……好吧我承认不是错觉。

    “怎么,想起来了?”灵梦感觉自己优势很大,决定直接对我a上来,本来嘛,一百八十人口打一百二十人口在有飞龙的情况下怎么输你告诉我?直接a脸都赢了好吧。

    “没有。”我义正言辞的否定了,笑话,你的那个不可描述把我的裤子弄湿了是证据确凿,但是我捅了你这件事情完全是除了你知我知之外再无第三个人知道,你根本拿不出丝毫的证据。

    “一切都已经搞清楚了。”一直仅仅是在凑热闹的妹红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宣判,博丽灵梦要完成秦钺炀裤子的清洁工作,并且赔偿秦钺炀一条咸鱼作为精神损失费,现在休庭。”

    “不是吧!”灵梦的优势很大,灵梦a了上来,灵梦打出了gg,懊恼不已的灰白化失意体前屈在地上,似乎随便一阵风就能把她吹散。

    愿赌服输,灵梦蹲在院子里屈辱的洗着我的裤子,而我则因为下半身只剩内裤而不得不留在屋子里。

    “这样就好了?”八云紫从旁边的隙间里探出半个身子,“看起来她心里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别扭了,你这算是祸水东引吗?”

    “有什么关系,把她的负面情绪从她自己的身上转移到我的身上,这可是安慰人的终极手段。”我没有隙间,只能把下半身缩在被子里,“不过这并不是长久之计,鬼巫女绝对会再次出现,到那个时候,就不一定能这么好运的阻止她了,这次没造成什么损失,所以灵梦的自责本来就不重,很容易就能把注意力引走,但下一次……”

    “这的确是个问题……鬼巫女归根结底是灵梦的心理扭曲黑化后的产物,也许我该想想办法把她从灵梦的身体里分离出来。”八云紫看着自己的掌心,“不知道以我现在对境界的操纵能力能不能完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