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心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一十一章 心病

    我抱着铃仙进到浴室里,刚把她放下,却被她反抱住了,这让我一愣,铃仙不会是这么主动的人。

    “秦大人,您有心事,对吧。”铃仙柔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原本躁动不已的心渐渐地冷却,您瞒不过我的,每当您的性格出现变化,您自己可能都察觉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得到,是因为……d-88的问题吗?

    “啊……也许吧,我可能真的有点担心了,虽然我跟幽香是那么说,但是,我们毕竟不是那种属性的角色,可以来个临场爆发小宇宙,突变超级赛亚人什么的,真遇上打不过的,我们就真的是打不过,所以我一直在担心,他们能造出d-88,就能造出更强的东西,如果那东西超出了我的承受极限,那会怎么样,我没法不去考虑。”

    远的不说,就说克拉肯那一次,如果不是神绮横空出世封印了它大部分的力量,我们也无法成功将其击败,即便如此,我们也是元气大伤,我的丈母娘绝足足休息了那么久才勉强恢复过来,神绮现在虽然还在幻想乡,但是一旦宴会结束估计就会回去了,到时候有比d-88更棘手的人来袭,不会再有外援了,但这还不是让我最担心的。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我最担心的是,既然我,d-88都是被作为兵器制造的,那么,如果那个超越了我和d-88的存在被量产了呢?”幻想乡能拿的出手的高端战力其实并不太多,能跟我正面对抗的就更少,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比我强的角色可能还能应付,可是如果他们一次派来一百个呢?“那将是世界的末日,地球都会为之悲鸣。”

    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那个比我更强的个体的存在,也没有证据能证明那个个体可以被量产,但是,问题就在于同时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反驳这两点,而就我对归一神殿的人的了解,再加上d-88的出现和她的性能分析,这个个体的存在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所以他到底能不能量产这种问题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实际存在的问题。

    “可是您不是说过,归一神殿无法将您量产吗?”铃仙记得,我在恢复了一部分记忆之后曾经说过我自己因为某些原因而不能被量产化,“那怎么现在……”

    “因为那个比我强的人并不是我,而且,这些归一神殿的人所组成的也不是几亿年前的那个归一神殿了,几亿年的时间,即使对于我这种生物也算得上是漫长,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都有可能改变。”我不能量产,不代表比我强的生物兵器不能量产,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那么,你想要怎么做呢?”铃仙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您打算如何应对呢?”

    “正是因为没有办法,正是因为想不出任何的办法,我才会在这里纠结,在这大好春光里用这种问题来浪费时间。”未雨绸缪说得好听,但绸缪的前提是得先知道这场雨到底有多大,如果是台风带来的暴风雨,你那木板的房子怎么修缮都没有用的,那种情况下,比起毫无用处的维修,倒不如赶快盖个瀞灵廷。

    “那您为什么还要钻牛角尖?”铃仙语出惊人,“既然已经知道有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为什么还要为此纠结?您已经仁至义尽了,假如在未来我注定死在那东西手里,我不会怨恨您的不作为,因为那就是无法改变的,您已经尽力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谁都不会死的。”铃仙的话让我这原本因为想得太多而有些病态的大脑瞬间净化,说起来,归一神殿变成今天这样实非我愿,但是说实话我也根本管不了,即使是当年,在我还住在归一神殿的那些年,反对我的声音也从来没有停息过,更何况是现在,不过,如果他们真的打算拿幻想乡开刀,我也要让他们崩下两颗门牙,“真没看出来,我的铃仙还是个知心小姐姐呢,那么作为奖励,就让本家主来伺候铃仙小姐姐洗澡咯!”

    “呜,秦大人您又使坏。”对于我这种不要脸的行为,铃仙从来都没什么有效的应对手段。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浴室在重建完成的时候又加强了隔音效果,这次谁都没有听到,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而这正是我想要的,当然,我只是打算做一些羞羞的不能写出来的事情,但是说实话,这个浴室要是想杀人分尸也是完全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好了,可以再回去了。”我牵起铃仙的小手,“看焰火,我知道一个绝佳的位置。”

    博丽神社附近,静谧之地。

    “师匠?”铃仙看着已经坐在石凳上的永琳,上前鞠躬。

    “哦呀,居然被捷足先登了。”这里原本是我和紫,永琳,幽香四人最早集会的地点,可是后来由于开会人数激增,我们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到过这里了,却没想到今天有人先到,“你还是这么喜欢安静啊,永琳。”

    “哼,带着我的徒弟跑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肯定又是想要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吧。”永琳丝毫不留情面,虽然我今天已经把什么奇奇怪怪的事都做过了,但我还是觉得不爽,“看你那个不爽的表情,我又没说错,再说了,我也没打算阻止你。”

    “哦?你有什么阴谋?”永琳这么好说话?这可有点不对劲。

    “说得好像我阻止你你就会听我的话一样。”永琳甩给我一个白眼球,“赶快生个孩子给我玩……咳咳,让我研究研究。”

    “别装了,你都把本来目的说出来了。”生个孩子给她玩?我倒是想,可是越强大的生物中标率就越低,我这努力这么久了,没日没夜的,中标率到现在还是零呢,“你要是能研究出个让人一次中标的药来,那再跟我说这话。”

    “这种药我可做不出来,不过我可以找人帮你生孩子。”永琳拿出一顶原谅帽,“对了,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衣服还我?你这不也借了没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