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八云炀还是八云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八云炀还是八云黑

    “够与不够,那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我自嘲的笑了笑,“虽然不甘心,但我的力量在这种方面上完全排不上用场,不过你最好还是谨慎行事,分离鬼巫女无异于在灵梦的灵魂上开刀,这可不是像器官切除那样的东西,出了意外真会万劫不复的。”

    “我当然明白,跟灵魂分离比起来器官切除简直就像是托儿所难度,不过你也很清楚的,绝对不能让鬼巫女再出现。”八云紫直起腰来,转身准备走,“好了,你就在这慢慢等裤子干吧。”

    “先别急着走啊。”我一把拉住了即将关闭的隙间,“我可没时间在这一直等到裤子干透了,所以对不起了!索德布雷加,神剑勇者,再一次有人需要我的力量了,我要回去战斗,所以,把力量还给我,回来!”我瞬间完成了性别转换,然后硬生生的把八云紫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啥?你问她为啥不反抗?怎么可能啊,她是反抗来着,那不是让我拿左手敲脑袋给砸晕了吗,“哦,意外的挺合身的啊除了胸口的位置有点紧”八云紫的比我小一个等级,身高也比我矮了将近二十公分,但我穿她的衣服依然很合身,当然,胸部装甲有点紧是不可避免的,“还挺好看的,这衣服回去让西斯特姆把胸口改大一点吧”这么嘟囔着,我把只剩内衣内裤的八云紫塞到了被子里,“嗯对了,还有帽子。”我又把八云紫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给自己戴上,嗯,齐活,可以走了。

    院子里。

    “这裤子什么东西做的啊这么简单就洗干净了?”灵梦正把我的裤子从盆里拎出来打算晾干。

    “这种面料就是这样,特别容易清洗。”我穿上自己的鞋,来到了院子里,没办法,八云紫的鞋我穿不进去,有点挤脚,至于她的扇子和阳伞,我觉得还是留给她的好,好像这两样对她来说挺珍贵的样子,“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送你点,做巫女服用。”

    “那好啊”灵梦回头,随即就愣住了“八云炀?”

    “八云炀这名字不错,不过果然姓八云的话名字还是用颜色比较好,你觉得八云黑怎么样?我觉得还可以。”我用大拇指指向屋子里,“我把八云紫扔在被子里了,等她醒了告诉她一声,这身衣服以后归老娘了。”

    “哦,那你的裤子呢?不要了?”灵梦指指刚洗好晾起来的裤子,“还有,你之前的上衣去哪了?”

    “上衣我放在屋子里了,明天我会让西斯特姆来连同裤子一起拿走。”这件衣服唯一的遗憾就是为了把翅膀伸出来而不得已把背上的一部分剪开了,不过回去之后只要再修改一下也差不多了,顺便一提我现在所有的上衣背后都已经改成有开口的了,自从我第一次变成索德布雷加之后,“嘛,就这样,我走了。”

    “哦。”灵梦应了一声,把盆里的水往地上一泼,拎着盆回屋了。

    少女移动中这次真的是少女了

    “啊这帽子带不稳啊”我一边往流亡者工厂飞一边按着帽子不让它被风吹走,因为我头上那两个拔不下来的羽翼头饰的原因,我戴帽子只能带的靠后一点,但这样一来帽子戴不稳,很容易就会被风吹走,“干脆回去在帽子上也开两个口子得了,套进去就绝对掉不下来诶,那是”

    地面上,一道穿着青绿色的短褂和裙子,背着两把剑,身旁还有一只白芋头麻薯的身影正向流亡者工厂的方向行走。

    “哦,梦!”我一个俯冲安全落地,然后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在下的名字是妖梦。”妖梦转过身来向我行了一礼,同时纠正了我的发音错误。

    “哦,凹梦是吧,我懂我懂,没问题宝贝儿。”妖梦其实有个很奇怪的设定,她站着的时候比较矮,下蹲更矮,看起来扁得像一块饼,所以又被人称为“饼梦”,还有,她的招式很凹,也被称为“凹梦”。统称“神凹梦”、“凹神饼梦”等等。

    “您的舌头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说您的耳朵出了问题?”妖梦的性格太过于正经了,居然完全没听出来我是在调侃她,这让我有些自讨没趣。

    “嘛,毕竟刚恢复,疲劳过头有时候就会出些问题,不用在意。”没了兴致之后我也就无所谓了,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原来如此。”妖梦果然就这么信了,难怪一直被幽幽子调戏,“虽然有些唐突,但其实这次在下就是来找您的。”

    “我已经猜到了,毕竟你前进的方向只有我家。”我摆了一下手,“请吧。”

    流亡者工厂。

    “西斯特姆,上茶。”我把帽子扔到沙发上,自己也往沙发上一坐,“坐。”

    “打扰了。”妖梦卸掉了双剑,坐了下来,“在下这次孤身前来拜访,其实是有件事情想向您询问一下。”

    “我知道你是来问什么的。”西斯特姆端了茶过来,我把其中一杯往妖梦的方向一推,“是关于白楼剑的问题吧。”

    “正是如此。”妖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在下的师傅也正是在下的爷爷,他老人家当年将白楼剑交给在下的时候,曾经说过白楼剑只有在下的魂魄家族才能使用,但为何”

    “为何我一介外人,甚至连种族都不同,却能够使用白楼剑。”我从桌子上拿起白楼剑,轻轻一拔,就如同上次一样的,白楼剑被我轻松的拔了出来,“其实原因很简单。”

    “在下愿闻其详。”见我再次拔出白楼剑,妖梦知道自己没来错。

    “我能够使用白楼剑,归根结底是因为一个称谓,也就是我现在的样子,索德布雷加。”我将白楼剑重新插回鞘中,“你当然听不懂这代表什么意思,所以我告诉你,它翻译过来的意思是,神剑勇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