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晚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二十七章 晚安

    “好吧,确实没必要跟你说这么多……ex系统启动!speed-mode,max!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展开!”我一口气启动了所有能提升速度的机能,将我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大值,手中双剑朝着d-255绞了过去。

    在我自己都快要反应不过来的速度下,两把剑狠狠的劈在了预定的目标位置,然而,却什么都没有碰到,我原本瞄准的地方,空了。

    “你在看哪里啊,老东西。”d-255的声音居然从我的背后传来,我反手一剑,却依旧是空无一物,“你太慢了,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不是乌龟,你是个蜗牛,乌龟跑的都比你快。”

    一只拳头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砸在了我的喷射背包上,流亡者的整个背部装甲完全爆开,无论是喷射背包还是天空之鹰喷射系统都在眨眼之间就报废了,我一个跟头栽出去,在地上滚了七八圈,直到将两把剑都刺入地面帮自己减速,才停下来,错不了的,脊椎差点就断了。

    “哦,你的壳子还是有点用。”d-255满脸的嘲讽,“本来想一拳打断你的脊椎骨,没想到差了一点,抱歉抱歉,下一次不会〖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再造成这样的失误了。”

    “吵死了,没人说过你很烦吗!”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脊椎损伤让我的行动有些不灵便了,我伸手拔出插在地上的两把剑,抖落上面的泥土,重新做好战斗姿势。

    “有人说过哦,就在几分钟之前,结果她炸了。”d-255似乎并不知道幽香被紫在最后关头带走了,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做什么表示,“准备好了吗?我又来了!”

    d-255再次在我眼前消失,解析系统甚至都跟不上他的速度,我的汗毛一竖,下意识的一剑刺向左侧,剑刃却被一只手掌握住了,我立刻挥动另一只手,试图围魏救赵,但事实证明,魏国根本就不怕我。

    “真是两把好剑,可惜落在你这种人手里,还不如死了的好。”d-255一手握着一把剑的剑刃,反手一拧,我右手立刻无法控制的跟着一起被反拧了过去,而我的左手倒是纹丝不动,反而是左手握着的深红之剑‘啪’的一声从中间断成了两截,“哦,你这个不对称的家伙,左右手居然还不一样。”

    “惊喜吗!”我挥动左拳直击他的脸,我真的很讨厌有人长着跟我一样的脸,会让我想吐,说实话,我自认长得仇,所以平时照镜子的时候都要注意不要吐出来。

    “这倒没有。”d-255也打出了一拳,跟我的左拳正面撞在了一起,我左手正面的装甲被一拳打的粉碎,太阳精金的左手与d-255的拳头零距离的贴在了一起,令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左拳居然完全没能撼动d-255,要知道,我可是在这一拳中用上了超过我能控制极限的力道,就算是星熊勇仪都不一定敢这么接下来,“我的指骨断了,如果这是你想知道的,可惜我根本没有痛觉。”

    “那就好,因为我会从头到尾的给你找一遍你所有的痛觉神经!”右臂受制,左臂僵持不下,但我还有流亡者,我左手腕的三联装光炮瞬间完成蓄力,擦着我们两个人的拳头朝他的脸射了过去。

    “我不想在跟你废话了。”蓄力光炮被d-255随手拍到一边,他居然就这么收回了握住我右手剑刃的左手,“说实话吧,你根本没给我带来一点惊喜,所以,现在,我玩腻了!”

    d-255一脚踢在我的胸口,毫无疑问的,我的胸口装甲立刻碎得不成样子,这次我连地面都碰不到,一直在贴着地面飞行,没了喷射背包之后,我连停下来都做不到,我勉强改变了一点姿势,让我的眼睛能看到d-255的动作,他又在蓄力,但是不到最后一步,我看不出他想用哪种攻击。

    “零式冲击……”我知道即使是d-255威力最弱的那种攻击也能压制幽香的双重幻想火花,但是我还有什么选择?ex系统已经开启了,变形系统也在全力运转,这就是我的极限了,无论如何,我也得试一次,“放!”我保持着在低空倒飞的状态打出了有史以来可能是最狼狈的一次零式冲击。

    “末日粉碎!”d-255的攻击来了,是威力最低的一个,也难怪,他似乎是想从我身上回收什么东西,当然不能把我完全打坏了。

    结果就像幽香一样,零式冲击也没撑住几秒,末日粉碎直接贯穿了我的丹田,当然了,我的丹田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问题在于……

    “sir!纳米核心被摧毁!烈焰流亡者零式能量不足!”没错,丹田处的装甲中正隐藏着流亡者的纳米核心,而如今,失去了纳米核心,流亡者就是真正的废铁一堆了。

    “啊……解除。”d-255的末日粉碎让我落了地,我利用流亡者中最后残存的一点能量解除了武装,“无所谓,我拳头照打……哈哈哈……我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是啊,我也很佩服你。”d-255一步一个坑的走了过来,“居然还笑得出来呢。”

    “我也佩服我自己,毕竟,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我早就明白了,只不过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我转过头,留给文文一个眼神,意思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冲动,“现在呢,你待如何?”

    “没什么,完成任务而已。”d-255随手挥出一发光弹,同样是快到我来不及反应,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我的左臂已经被从我的身上卸掉了,很快我就体会到了四肢全被打断的感觉,幸好他对我还不错,没有对我的小伙伴动手,“我说过了,我们没有私人恩怨。”

    “的确如此……死亡也没什么痛苦。”无法动弹,我躺在地上,看着他蹲在我旁边。

    “我会尽量,晚安。”d-255一拳打碎了我的头盖骨,将我的大脑整个分离了出去,这也是我最后的记忆,“现在,我是完美的了。”d-255将我的大脑按在了自己胸口,大脑居然就融了进去,没有一丝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