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灾后重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三十一章 灾后重建

    我们静静的拥抱了很久,谁也没说话,直到我胸口的血在地上积成了一滩,我才主动开口。

    “之前太危险了,文文,你在拦住他之前怎么知道我能控制住他的?”当时的情况真的是等同于在万丈深渊之上走钢丝,稍微的一点差错就会万劫不复,我依然无法明白文文是怎么知道我没死,而且还有办法反制d-255的。

    “我不知道。”文文的回答却让我更加惊讶,“但是比起就这么放他离开,我宁可一了百了,直到他第一下攻击打偏了的时候,我才想到你可能又搞了什么事情,对了,说到这个,我还没问你呢,你又是怎么知道你不会被他完全吞噬的?”

    “其实我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被在他吸收之后才发现自己可以反制他的。”当时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没想到峰回路转,他的行为反而为他自己招来了死亡,这只能说是我运气好。

    “诶?”文文的表情跟我之前如出一辙,没多久,我们两个相视大笑起来,两个好命的混蛋碰到了一起,还成了夫妻,说出去谁信呢?

    许久,文文重新将头靠了上来,“别再离开我了。”

    “没问题。”

    没有回彼岸居,我们首先去到了永远亭,发现居然连辉夜都不在了,细问之下,才知道辉夜也在留琴的请求下前往人之里帮忙处理剩余的假学死人,这宅公主还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这可都是我的功劳,我的熏陶啊,哈哈哈哈。

    “怎么样?”看永琳正在我的医疗舱前站着观察着什么,我走上前问了一句。

    “心脏很合适。”永琳的回复驴唇不对马嘴。

    “不是,我是问你医疗舱。”心脏合适这种事情我猜都能猜得到,有必要问吗?

    “医疗舱很好用,就是重了点,搬过来的时候费了我一把子力气。”永琳依然没回头,回答的也是谬以千里。

    “我在问小八啦!”我掏出大宝剑砸在了永琳头上,以此来阻止她继续卖傻。

    “好吧,如你所见。”永琳指了指医疗舱内部,小八正泡在里面,“我将医疗舱的效果修改了一下,让它变成了一个培养舱,不过按照我的估计,想要彻底治好她,让她像你一样获得完整的生命,需要十年,甚至可能更久。”

    “即便如此,我也希望你能帮我。”即使只有一丝机会,我也不会放弃治疗。

    “当然,我是个医生,哪有把病人扔下的道理?”永琳看了看我,“你都把我的地板染红了,赶紧回去把自己修好了吧,这次的损害前所未有,八云紫绝对会召开大会,解决这一堆烂摊子的。”

    永琳说得一点没错,这次事件的严重程度比起克拉肯那次还要更加巨大的多,这一次几乎是幻想乡全境都受到了入侵,连雾之湖都被炸成了三个,人之里也有不少房屋被毁,这种势态是根本不可能像往常一样的处理掉的。

    果不其然,就在当天晚上,幻想乡全境的假学死人才刚刚被清除,八云紫就召开了全幻想乡级别的终极大会,并且详细的配发了任务,精确到小组的级别,我也不例外,但是我的任务有些特别,不是重建,不是医疗,也不是填补炸出来的大坑,而是搞定一个闹别扭的小丫头,谁呢,风见幽香。

    幽香一直对自己的战斗力很自负,但是这次,她不仅仅是完败,更是被d-255的语言羞辱了一番,虽然就d-255的机能所说,他根本不具备羞辱和嘲讽的情绪,但是幽香依然接受不了,把自己关在了太阳花田洋馆的阁楼里,连梅蒂欣都没法把她叫出来。

    说起来也只有她会这么钻牛角尖,相比之下,紫也确确实实的败在了他的手上,而我和永琳更是差一点就死在他手上,但是我们却没有一个闹别扭的,归根结底我们城府更深,而相比之下幽香的性格则有点单纯,当然了,这种话也就是我会说,其他人形容幽香通常都是用残暴这个词,但是对我来说,纯粹的残暴不也是单纯吗。

    而我的任务,就是把这个闹别扭的小盆友从她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里拉出来,让她焕发第二春,而据我估计,想达成这个条件有两种办法,第一就是我直接进去二话不说先来一炮,鉴于我之前答应过文文不再离开她,我很是无奈的放弃了这种办法,这招用了之后她是肯定能好,但是我也肯定死定了。

    第二个办法相对来说就安全许多了,就是以我这张跟d-255几乎完全一样的脸,充当人肉沙包,供她发泄完毕之后,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应该不至于被打死,最多就是再换几个零件的问题,安全,可靠,就是费点时间,你想啊,让她打爽了肯定要比把她弄爽了来得慢,更关键的是让她打爽了我就会很不爽,但是把她弄爽了我自己也会很愉悦。

    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我最后还是决定使用第二种办法,至少能把命保住,我是想要幽香这棵树,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三棵树,我犯不上在一棵树上彻底吊死,还是留口气比较好。

    第二天,在梅蒂欣担忧的目光中,我鼻青脸肿的拉着一脸傲娇的幽香从阁楼里走了出来,任务完成了。

    “恭喜你。”八云紫的手指不安分的戳着我的淤青,幸好我不怕疼,“恭喜你还活着,果然只有你才能解决她的问题。”

    “别太乐观了。”我拍掉八云紫的手,“幻想乡的重建工作虽然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红魔馆也建立出雏形了,但是别忘了,我们的敌人还没被打败,他们还隐藏在时空界里。”

    “不,这你就说错了,应该是两个小时之前还隐藏在时空界里。”八云紫晃了晃手指头,“在你挨揍的这段时间,我可是找了些外援呢。”

    ‘嘀。’就在这时,我收到一条留言,发信人居然是黑暗扎基,信的内容是:谢谢你的大翅膀,听说你们遭了难,作为回礼,我带着一票兄弟把他们炸成渣渣了,希望没太唐突,后会有期了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