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骚灵的委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七十一章 骚灵的委托

    距离宴会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夏天的炎热依然还想继续肆虐,但在秋之意的攻击下早已节节败退,只能在每天下午出来逞一会儿威风。

    而在这过去的三个月中,混元金斗的分析的确如西斯特姆所说的一样出现了一点成果,然而遗憾的是,这点成果太小了,根本不足以开发新装备所需,因此我也只能继续等待。

    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家里来访了意外的客人。

    “请坐,要喝点什么吗?”我拿了份菜单出来放在桌子上,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因为夏天太热,我又太无聊,因此在文文的撺掇下我做了一些果汁机和冰淇淋机什么的,当然了,合成汽水什么的也是没问题的,你别说,虽然都是自制的,但味道还不错。

    “呃那就薄荷汽水吧”来访者明显没想到我家会是这个阵仗,这完全不像机械工厂,反倒像是冷饮店。

    “没问题,西斯特姆,你听到了没?”东西都是我做的,用的话就得让西斯特姆来了,毕竟我又不会分身。

    “汽水来了,sr。”西斯特姆控制着一台流浪者工作型端了两个杯子过来。

    “好了,不用客气,尝尝吧。”我把自己的柠檬茶留下,把薄荷汽水推到了对面。

    “谢谢。”来访者似乎终于适应了我这里的气氛,放松了下来。

    “那么,言归正传吧,露娜萨普莉兹姆利巴小姐,专程来找我,有什么指教吗?”没错,来访之人正是普莉兹姆利巴乐团骚灵三姐妹的长女露娜萨,又或者说,并不是一个人。

    “其实这次我来,是有事情想拜托您调查。”露娜萨喝了几口薄荷汽水,开始说明来意。

    “说来听听。”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实在太无聊的委托我都会接手,反正整天待在家里也是闲得蛋疼,八云紫那家伙我都已经三个月没见过了,也不知道又上哪祸害人去了。

    “嗯,我们骚灵三姐妹一直都住在雾之湖附近的一座废弃的洋馆里,好像自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们就住在里面了。”露娜萨开始陈述自己的事迹,“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们就那么一直生活着,可是最近我突然有种感觉,我总感觉缺了什么,明明记忆中就是我们三个可我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就好像”

    “就好像乐队少了主唱?”我喝着柠檬茶插了一句嘴,维他柠檬茶,爽过吸大麻,这种有点怪异的味道还真是让人上瘾。

    “对就是这种感觉乐队缺了主唱”露娜萨被我的一句话提醒,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感觉到的就是这种感觉。

    “知道吗,我一直奇怪你们三个的乐队。”这种疑问我在第一次见到骚灵三姐妹的时候就有了,“不是说你们的演奏有什么问题,而是在你们的乐队里,有弦乐器,有管乐器,有打击乐器,却偏偏没有主唱。”

    “就像您说的一样,我最近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我也曾经以为过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什么的,但是我问了梅露兰和莉莉卡之后发现她们也有一样的感觉出现,这就让我想的越来越多,我们为什么会住在那间废弃洋馆里,我们为什么会演奏乐器,还有我们是怎么出现的”露娜萨的语气有些恐惧,很正常,当人遇到涉及本源的问题之后都会感到紧张和恐惧,因为那是未知的。

    “我在幻想乡缘起上看到过,骚灵与幽灵和亡灵不同,骚灵不是生物死亡后自然出现的,但也没说骚灵是怎么形成的。”幻想乡缘起终归不是萌娘百科,不是什么问题都找得到答案的,“所以我曾经也有过猜测,骚灵既然不是自然形成的,那会不会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人为制造?您的意思是有人出于什么目的制造了我们?”露娜萨表示难以置信,“可是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我也只是猜测,当然,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任何猜测都不能忽略。”说实话,这种问题调查起来很有意思,但是却很难有结果,“你想委托我调查的就是这些事?”

    “就是这样。”露娜萨点头。

    “好,有意思,你这委托我接了,不过我也要把丑话说在前面,即使我调查了也有可能什么都查不出来,世界上未知的东西远远超过已知的,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查清楚。”作为雇佣兵,我必须提前给雇主打好预防针,任务有成功就会有失败,没人能保证常胜无敌,一生不败。

    “如果真是那样,那恐怕就是命运使然了,那样的话,我会接受。”露娜萨本身的性格沉稳,很轻松就理解了我的意思。

    “那就没问题,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我就会查出来。”委托契约成立,对于露娜萨我没打算收任何委托金,帮我在闲的蛋疼的时候找了件有意思的事做已经足以全额付清了,“不过问个题外话,为什么会想到来找我呢?”

    “因为当时最早发现问题的时候,我曾经去了冥界的白玉楼询问西行寺幽幽子大人,当时幽幽子大人说:这种事情找秦钺炀就好了,他有那个实力,又整天闲的蛋疼,又有天生的直觉,又整天闲的蛋疼,又有足够的分析能力,又整天闲的蛋疼”露娜萨无意之中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西行寺幽幽子她直接就说我整天闲的蛋疼不就行了,还废那么多话干什么。”虽然我整天闲得蛋疼是实话,可是也不用一口气说三遍吧,“她还说了什么?”

    “幽幽子大人还说您不缺钱,所以委托金什么的也根本不用准备,而且又好说话,基本上只要您闲的蛋疼就会接委托,还有”露娜萨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啊?”我现在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还有就是就算您听了这些话生气了也进不了冥界,没办法把幽幽子大人怎么样”

    “幽幽子!我哔你大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