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杯子-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七十八章 杯子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随着我不断的翻看手中的年记,我的思路越发的清晰,“普莉兹姆利巴伯爵,这倒数第二种笔迹的主人,有四个女儿”我继续往后翻看,以我的解析系统之敏锐,跳过无谓的记录直接抓住重心是完全没问题的,“我的贴身女仆奥尔加突然发疯了,而且检查不出任何病因,真是奇怪,她昨天的时候还好好的”奥尔加,我记住了这个名字,并且以此作为关键字继续往后面翻,然后就发现了后续,“奥尔加死了,她死前似乎恢复了神志,她不停的告诉我要小心杯子,可我完全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如果她是想告诉我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可能我要让她失望了”

    “杯子?为什么要小心杯子?”就与当时的普莉兹姆利巴伯爵一样,文文也对小心杯子这种不着边际的话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奥尔加死了,我就可以再以杯子为关键字进行查找了。”如果这里所发生过的事情真的跟那所谓的杯子有关,那它一定会再出现,“不过在此之前,文文,铃仙,我需要你们去把洋馆里所有的娃娃全都找出来,然后带到这里,一定是全部。”如果这里隐藏的东西连杀死一个普通人都要用上好几天,那我大可不必再这么小心下去,“记得保持警惕。”

    “明白了,那我去二楼。”铃仙走出房间上了二楼。

    “那我就在一楼继续找找吧,如果你遇到了什么,赶紧叫我们,我们不会笑话你的。”文文开始继续搜索一楼。

    “西斯特姆,帮我注意一下周边情况。”我要继续从书页之中发掘线索,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对周围的警戒能力就多少会下降一些了。

    “了解了,sr,我已经启动了安装在您三人护甲上的感应系统,有任何情况我都会第一时间发现。”西斯特姆已经为此而做了准备。

    “嗯。”我则继续开始了探索,“杯子杯子杯子有了今天中午,我手下资历最老的执事卡特失踪了,哪里都找不到,最后我们在大门反锁的地窖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他似乎是在昨夜就死了,与奥尔加一样没有检测出任何问题,我是知道他有些神经质但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死去,这里到底怎么了,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吗?我无法想象”第二个死者,虽然这次没有发疯,但是明显跟之前的奥尔加之死有联系,“不管了,我是这里的伯爵,我不能允许有任何东西危害到我的家人,我要带人彻底搜查地窖,不仅仅是为了奥尔加和卡特,也为了这里还活着的人,为了我的四位小公主,我也要把一切都搞清楚”看起来普莉兹姆利巴伯爵是个富有正义感和勇气的人,但他明显失败了,否则洋馆不会以废弃的姿态出现在幻想乡,“难以置信,虽然当我们发现卡特的尸体的时候地窖的大门是反锁的,但是在卡特死前这里明显还有什么东西存在,因为卡特几乎砸烂了所有东西,看起来他在试图攻击什么,而且,不知为何,原本地窖中存放了许多装满餐具的箱子,卡特把它们全都砸烂了,很难想象一个人死前会拼命的砸餐具,而且还是连同木箱一起,不仅仅是装了餐具的木箱,还有许多空木箱也被砸碎了”

    “我回来了,你没什么事吧。”文文抱着一大堆娃娃回来了,“这是一层所有的娃娃了,我现在去三层看看。”文文放下娃娃,拿出了相机,启动了上面的通讯系统,“铃仙,你怎么样?”

    “二楼也有好多娃娃,还差三个房间就搜索完了。”铃仙回应。

    “知道了,我现在去三楼搜索。”文文收起了相机,又出去了。

    “娃娃发疯而死的女仆莫名死于密室的神经质执事杯子被摧毁的装满餐具的木箱”我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这种兴奋到全身都在发抖的状态,无比的刺激,我继续刚才的段落,“我终于明白了!卡特死前想摧毁的不是餐具也不是木箱,而是餐具里的杯子,以及木箱上印着的易碎品标志,杯子,没错,卡特死前只是想毁掉杯子罢了,奥尔加和卡特的死都与杯子有关,不管这杯子到底是什么,我必须在它还没杀了我之前,解决掉它,这件事情我告诉了除了我四个女儿外洋馆里所有的人,没有人提出离开,所有人都打算与这神秘的杯子对抗到底”

    “太鲁莽了在那种不明的东西面前,人力是远远不够的”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往旁边跳了一步差点一拳打出去,然后就发现是铃仙回来了。

    “铃仙啊”我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

    “抱歉,秦大人。”铃仙把怀里抱着的娃娃都放下,凑了过来,“这些人很有勇气,但是他们却在挑战自己无法理解的力量。”

    “至少他们有挑战的勇气,单就这点就比很多人强得多,虽然他们最终注定失败。”我继续向后翻动着书页,普莉兹姆利巴伯爵的记录每天都在继续,然而,他的字迹一天比一天凌乱,语气也一天比一天绝望,“你看这里我错了,是我害了这里的所有人,我试图拯救一切,却带领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现在只剩下我了,虽然我的女儿们至今都还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是她们早已注意到了洋馆里的人一天比一天少了,虽然我告诉她们大家都有事情暂时离开了,但那毕竟只是虚假的谎言,我无法想象如果我也死亡之后她们会怎么样,我绝对不能失败!神秘的杯子啊,出来啊!来面对我啊!来杀我啊!”

    “普莉兹姆利巴伯爵打算进行最后一搏了。”铃仙静默的站着,“他是个值得尊敬的贵族,可惜不得善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