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玩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玩完

    “啊……好累……为什么要提前三个月就发任务啊……”我泡在浴池里,吐着泡泡,感觉十分的疲惫,“不过说起来三个月的时间新的流亡者不可能做得出来的吧……咋办……”

    “诶,你在啊。”文文围着浴巾直接推开了浴室门,“怎么今天洗到这么晚?平时这个时候你都已经出去了吧。”

    “啊……在思考一些事情,就想多泡一会儿,而且……今天好累啊……要我出去吗?”我打了个呵欠打算起来。

    “那倒不必,给我腾个地方就行。”文文踢了踢我的腿,示意我往里缩一点,“正好,我还有事问你。”

    “喂喂喂,不先洗干净就进来泡,浴池很难洗的啊。”混浴是不错,然而我现在只觉得虚,需要休息。

    “反正是西斯特姆负责清理,西斯特姆,我直接泡可以吧?”文文问了一嗓子。

    “您泡就是了,剩下的我会搞定。”西斯特姆表示她不在意,那我就更不用说什么了。

    “好吧。”我往里缩了缩,我的浴池装下两个人还是可以的,不过要是再多一个人可就有些挤了,“你想问什么?”

    “喂,有必要这么冷淡吗?”文文过来挑我的下巴,“来,小妞,给爷乐一个。”

    “……”我一翅膀把文文的手拍开,“你信不信我现在变回去?到时候你可就没地方买后悔药了。”文文敢这么撩我完全是因为我现在还处于索德布雷加的性转状态,要是常态的时候她才不会卖这种福利给我,哪次我说一起洗不是被她打个半小时的?

    “其实……那也没关系啊……”诶?我没听错吧,文文刚才说啥?变回去也没关系?“今天看了普莉兹姆利巴家族的过去之后,突然明白了点东西,有的时候,如果你不抓住眼前的机会,你可能一生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然而可笑的是,我们常常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那唯一的机会放走了。”人们常说大不了从头再来,可实际上,有很多事情是根本无法重来的,人心就是如此,因为不管你怎么努力,破碎的心是无法再次愈合的,“说吧,有什么想知道的?”

    “今天那些布娃娃,它们是怎么出现的,我知道它们分别对应了普莉兹姆利巴家族的每个人,但是它们为什么会存在呢?”那些布娃娃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但是又不像是光之圣杯造出来的,更不可能是蕾拉造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知道吗,文文,这世界上的很多东西是可以解释清楚的,但是还有更多的事情是根本无法解释的,我也不是全知全能的,就是神灵也不是全知全能的,我也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这也许会是一个永远的谜团……”

    “你也不知道?那就算了。”文文叹了口气,“反正事情解决了,这样就好,对吧。”

    “啊,是啊,任务结束了……”我感叹了一句,然后就发现文文的目光变了,我顺着文文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小伙伴,此时正因为文文而暴走中,“诶??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任务结束?”

    “你说了。”文文马上用浴巾把自己裹成了粽子,虽然我觉得这屁用没有。

    “算了,反正我也泡够了。”说实话我完全不相信我的自制力,所以还是赶快出去的好,“那你慢慢泡吧。”

    “真的不打算干点什么吗?”文文又开始撩我,今天她真是豁出去了吗?

    “我可不喜欢在浴室进行,换成温泉还不错……才怪嘞!”我回身就是一扑,“射命丸文大记者,这么撩我可是会出事的啊。”

    “哈?出事?”文文似乎毫不惊讶于被我反扑这件事,“就凭你这种没种(蛋蛋)的家伙?”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有没有!西斯特姆,锁门!”忘了锁门然后被人意外参观什么的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人生毫无死角……

    “西斯特姆,锁完门之后给我休眠去!”文文接着我的话喊了一声,好吧,看来我的人生还是有死角啊……

    “……我绝对没有想着录像什么的哦。”西斯特姆沉默了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混蛋,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二百两吗!”我去,看来西斯特姆是真的不能信啊。

    “哎,sir,是不是少了一百两?”西斯特姆回了我一句。

    “混蛋,二百两就够多的了!”这种时候居然还只关心钱,西斯特姆真心让我火大,“给我滚出去!”

    “哈依!”西斯特姆跑路回去休眠了。

    “嘿嘿嘿……”我努力地慢慢奸笑,然后,嗓子受不了了,“咳咳咳……”

    “喂,别吊人胃口。”文文在我后背上拍着,“你这样就真的没种(蛋蛋)了”

    “少小看我!”我一拳打在了自己胸口上,把咳嗽震停了。

    以下内容不可描述。

    一个小时过去了。

    “喂……水凉了……”文文打算停战。

    “那又怎么样,有什么关系!”我当然不同意。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喂……水变味了……”文文的身体依然扛得住,不过貌似精神上顶不了了。

    “只要你能忍住不失*禁就不会!”老子一百多年的积蓄啊,这才发泄了不到三分之一呢,“你忍住不就行了!”

    “谁特么忍得住啊!”文文惨叫了一声,然后又陷入了无尽的战争。

    又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喂……饶了我行不行……我给你唱国际歌……”文文的嗓子哑了,看来明天得上永远亭了。

    “你唱健康歌也没有用,小伙伴不下去我有什么办法。”估计是被压抑的太久了,小伙伴今天跟疯了一样,我根本没下指令,他自己就在动啊。

    n多个小时过去了。

    “喂……天亮了……”文文趴在浴池边上打着瞌睡。

    “要回床上睡嘛?”我捂着自己的大腰子,感觉它好像离我而去了。

    “不要……身上都馊了……”文文眼睛一合,睡了。

    “还不是因为你失*禁了那么多次……啊……不行……”我往下一划,感觉自己起不来了,“我也没电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