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红魔馆的良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九十一章 红魔馆的良心

    “帮忙?可以啊。”文文慢慢悠悠的挪过来,然后突然伸出左手抓住了我的小伙伴,我下意识的想张嘴说话,文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然不让之势如破竹的速度伸出右手抓住了我的舌头,然后就这么把我整个人拎了起来,那感觉……完全没感觉,“我现在来帮你忙了,要我拎多久都可以!”

    “……那你就一直拎着吧。”遗憾的是,我的反应完全不符合文文的期待,没办法,虽然我时常把蛋疼和奶疼两个词挂在嘴边上,但是因为这视痛苦于无物的身体,这两种感觉无论哪种我都感受不到,即使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一样,最多因为舌头被抓住而导致我的说话可能有点吐字不清楚而已。

    “一点都不配合啊你,真无聊。”文文自讨了个没趣,随手把我放下跑一边穿衣服去了。

    “sir,红魔馆的一行五人到了。”西斯特姆传来消息。

    “五人?好,我知道了,马上就位。”情趣时间已过,我从地上爬起来,火速穿好了衣服,“文文,你怎么样?”

    “我就不凑热闹了,也该出门取材了。”文文带好了相机,展开翅膀,蹿了。

    客厅。

    “欢迎来到我的工厂,伟大的威严酱~”我一脸温和的微笑,说出的话也是十分的正式,完整的礼仪,“又把美铃一个人扔在家里了?”

    “总要在家里留个看门的……说起来才不是什么威严酱吧!”蕾米莉亚挥舞着小拳头朝我怒目而视,噗,太特么萌了。

    “噗……”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咲夜的忠诚心又炸裂了,唉,又得多救一个了。

    “诶?可是你的名字不就是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嘛。”无视了喷血不停的咲夜和为此而手足无措的小恶魔,我挖着耳朵回了一句,“我应该没记错吧。”

    “哈哈哈哈,威严酱,威严酱,姐姐大人是抱头蹲防的威严酱……大哥哥偶尔脑子里装的也不是勾的芡啊……”芙兰给了蕾米莉亚致命一击,蕾米莉亚捂着胸口缓缓倒退。

    “芙……兰?”蕾米莉亚用尽了全力来保持自己站立不倒,她怎么也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了自己最致命的一击的人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背德姐妹赛高)妹妹,经科学研究,当一个人的心理受到连续变化的完全相反的刺激的时候,是会变*态的,吸血鬼也不例外,当蕾米莉亚发现自己居然被芙兰击坠的时候,她脑子里的某根神经就炸裂了,然后她居然挥舞着王八拳就朝我冲了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我摆出了防御姿态完美的挡住了蕾米莉亚萌萌哒的王八拳,但马上下巴上就挨了一下,蕾米莉亚居然在发现自己的王八拳没有作用之后瞬间切换为了反王八拳,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唉,这两个笨蛋……”芙兰默默地走过来,先是一脚把我绊了个跟头,然后一个过肩摔把蕾咪扔了出去,“姐姐大人还有笨蛋大哥哥,能先干正事吗?”

    “哈依!”蕾米莉亚似乎被一下摔蒙了,居然表现的像个乖宝宝一样。

    “嘛,就按你说的办呗。”我无所谓的从地上站起来,“跟我来吧。”

    就这样,蕾咪和芙兰抬着失血休克的咲夜,小恶魔背着被五花大绑的连嘴都被堵住了的帕秋莉,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了西斯特姆为我们准备的临时治疗间。

    “好了,先把咲夜搬过来。”我拎过来一把椅子,同时折腾好了输液用具,“真不知道这么多年她怎么活下来的。”我的手里突然多了一张纸,而咲夜的姿势跟刚才相比也变了一点,看来是刚才她发动能力塞到我手里的,我偷偷打开,看见上面写着:在被我一拳打破了抱头蹲防的不败神话之后,不知为何大小姐就越发的萌了。

    “好吧,我理解。”我给咲夜输上了血,再把纸条人道毁灭掉,回头,“先给帕秋莉把绳子解了。”

    “哦。”小恶魔解开了帕秋莉身上的绳子,然后拔出了帕秋莉嘴里塞着的丝袜穿回到自己脚上……诶?excuseme?“然后呢?”

    “然后快跑吧。”我已经不忍心看了。

    “小……恶……魔!!”帕秋莉的声音宛如地狱的恶鬼一般可怕。

    “哇!帕秋莉大人!”小恶魔一步蹿到我背后猫着不敢出来了。

    “停!你想不想治了!”我拦住了恶魔化的帕秋莉,“给我进检测仪里去,一号舱!”

    “我……唉……”帕秋莉还是干不过大夫,垂头丧气的钻进自己的检测仪里去了。

    “得救了……”小恶魔长舒了一口气,刚刚吓得她腿都软了,“秦先生,多谢救命。”

    “应该的。”我装作淡定的回了一句,我才不会说我突然这么好心是因为刚才小恶魔穿丝袜抬腿的时候我看到了什么黑色蕾丝的东西,对,跟那无关,“抱头蹲防进二号舱,芙兰进三号舱,我们一次解决。”

    “谁是抱头蹲防……”蕾米莉亚又要呲牙。

    “嗯?”芙兰一个威严无比的鼻音直接把蕾米莉亚的声音打压下去了,“姐姐大人,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蕾米莉亚像只受惊的小猫一样缩进检测仪里去了。

    “芙兰。”我伸出大拇指,“你‘哟西’啊。”

    “我再不争气红魔馆就真的要一个正常人都不剩了。”芙兰耸耸肩膀,钻进自己的检测仪里了。

    “呵……这特么什么世道。”我感叹着世间的套路太深,我有点左支右绌,“小恶魔,腿还软吗?”

    “还好。”小恶魔看起来没听到刚才芙兰的话,这很好。

    “看着点咲夜的血量,我要开始忙活了。”我感觉这话我昨天对文文也说过,“如果没血了就从那边的冷藏柜里再拿一袋出来,懂了没?”

    “了解了!”小恶魔朝我敬了个礼,让我不禁怀念起过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