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白泽球与毛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九十六章 白泽球与毛玉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采蘑菇的魔理沙靠,唱错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想到采蘑菇我就能联想到魔理沙,看来我得去一趟博丽神社了,灵梦,这是异变啊!“不过要是唱我自己的名字就压不上韵了啊秦钺炀什么的对了,索德布雷加!”没错,虽然秦钺炀和前面的啦啦啦压不上韵,但是索德布雷加可以,就好像我仓库里收藏的那把弓一样,当时好多人都说弓箭作为一种远程武器已经过时了,所以我给那把弓加上了霓虹灯,因为霓虹灯没有过时,所以那是一把不过时的弓诶?这有什么关系吗?好吧,好像没有。

    沙沙草丛里传出异样的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滴,远远滴,偷偷滴,摸摸滴靠近打算n我,呵呵,来啊,来互相伤害啊等等,如果是毛玉的话那晚饭不就有着落了吗?来幻想乡辣么久还没有粗过毛玉嘞不行不行,想着想着口水都出来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库玛!”我还没有完全结束自己的妄想,草丛里就跳出了一只白泽球?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觉醒了杀意之波动,为什么是白泽球啊!这种萌哒哒的东西让老子怎么下口啊!算了,先试图沟通一下,一般来说白泽球没什么攻击性,“库玛?”

    “库玛!”这只白泽球看不出是什么变种,这是一只主色调为棕色的白泽球,长着超长的棕色呆毛,眼睛也是棕色的,系着红色领带,通用语言似乎是库玛话说库玛是什么语言?

    “库玛?库玛!”没办法了,只有先问问它来想干什么了。

    “库玛库玛库玛?”这只好吧,姑且先称它为库玛球,看起来它似乎在向我求助?

    “库玛?库玛库玛库玛。”向我求助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得让它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才好知道怎么帮忙话说是不是没人听懂我们在说什么?好吧,那我来翻译一下。

    “库玛库玛有一群毛玉抓走了我妹妹库玛”看起来库玛球是只姐姐球。

    “库玛,库玛库玛?毛玉,有点意思,好吧,它们现在在哪?”如此老套的情节我已经无所谓了,别的不说,单是为了晚餐桌上的毛玉我也要干这一票。

    “库玛库玛!跟我过来库玛!”库玛球带着我走向了森林里。

    “库玛,库玛?事先说好,解决之后毛玉都归我。”啊,毛玉,美味的毛玉,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下了。

    “库玛库玛库玛!随你怎么处理那些东西库玛!”库玛球继续带路。

    “库玛。我们成交了。”我拔出了光束手枪,切换到了一个以前从没使用过的模式,也就是除了普通模式和震撼弹模式之外的第三个模式,我叫它保护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光束手枪打出的光束弹药不会正常发射而是在出膛之后自行炸开形成一层能量护盾,然而因为能量太低,在幻想乡里随便一只杂兵妖怪的普通弹幕就能击穿,所以我从来没用过,但是用来应付毛玉的针刺攻击方式却是正好。

    毛玉,即使在幻想乡缘起的记录中也属于杂兵中的杂鱼中的咸鱼的地位,别忘了幻想乡缘起本质上是给普通人普及妖怪知识用的,可想而知毛玉的战斗力有多水,从外表上看,毛玉通常为一只直径五厘米至二十厘米的毛球,看不到眼睛和嘴巴等器官。实际上毛玉到底有没有眼睛嘴巴等还得看毛玉的种类。通常所能见到的毛玉是没有眼睛嘴巴的,其构成为一个大约五厘米的较软核心和十多厘米的绒毛。其核心经过处理后为幻想乡的无上美味之一。但因其攻击性强,周身绒毛杀伤力等同针刺,外带性喜群居,普通人捕捉并不易。注意,这里所说的也只是不易而已,而不是不能。

    “库玛!到了,就是这里!”库玛球停下了脚步,围着我转起了圈。

    “库玛,库玛,库玛。我看到了,你呆在这,我现在就解决。”我拎着光束手枪就蹿了出去,然后立刻在身前开了一枪,打出了护盾。

    叮叮当当毛玉的攻击全被盾挡在了外面,连我的一根毛都没打中,之后,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十分钟过去了。

    “啊,赚大了。”我拎着整整一个聚落的毛玉,感觉自己这波不亏。

    “喵”一只被滕蔓捆住的白泽球被库玛球放了下来,这是一只主体为淡紫色的白泽球,与库玛球一样打着红色领带,但是眼睛是红色的,头上没有呆毛取而代之的是两撮像是猫耳朵一样的毛,怎么看怎么像猫,通用语言好像是喵语话说这又是哪门子语言?好吧,姑且称这只为喵喵球。

    “喵喵!”喵喵球的情绪很激动,嘛,也难怪,毕竟受到了那种令人蛋疼的待遇,激动一点也是应该的。

    “库玛,库玛库玛。”嘛,你看,有个姐姐就是好,对吧。

    “喵!”喵喵球爬过来朝我叫了一声。

    “喵。”我也给出了我的回答。

    “喵喵喵!”喵喵球爬过来在我的腿上蹭着。

    十分钟后,我告别了两只白泽球,拎着一大袋子毛玉开始往回走,然后我又回到香霖堂了真是有些尴尬啊嘛,就说我是来送些毛玉就行了。

    “哟,霖之助,朱鹭子,我又来了。”我撞开了香霖堂的门钻进了屋里,“我抓了些毛玉,过来分你们点。”

    “哦,谢谢了。”霖之助正摆弄着什么,“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我的能力只能识别出它们分别叫什么,但是我组装不起来。”

    “哦?我看看”我凑了上去,发现那是几根金属支架以及一块像是机翼一样的复合材料,“朱鹭子,这就是那会儿拿来的?”

    “是,不过我只当它们是分开用的。”朱鹭子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