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交代-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零四章 交代

    借由八云紫提供的快捷隙间通道,我和文文眨眼之间就回到了流亡者工厂。

    “外界啊……我还从没去过呢……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不过听说污染严重。”我转过脑袋,“你呢,你去过吗?”

    “不算去过,虽然我也在外界待过,不过那也是一千多年前,也就是幻想乡还没建立时候的事了,那时候外界单说环境还跟幻想乡里面差不多呢。”文文回想起过去的经历,有些怀念,“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女孩呢。”

    “你现在也不算大啊,按妖怪的年龄来算,我有记忆的时间只有一百多年,所以没准算上以前的时间我比你大得多呢。”按我的计算,如果我失去记忆之前已经能够建造出流亡者1那样的怪物机甲,那我活的绝对短不到哪去,别忘了以前的我可是没有西斯特姆这样的人工智能进行辅助的。

    “说的也是,没准你比八云紫还大?”文文觉得八云紫一定会同意这一点,毕竟某人一直说自己永远十七岁不是?“对了,我的耳朵你打算怎么办?”

    “我看看……”我撩开文文的头发看了一会儿她的耳朵,“其实差异倒不算太大,只要从视觉上偏转一下就可以,给你加个发饰什么的好了,然后把光学迷彩系统加在里面,只要你不摘下来那就谁也看不出来,想要什么样的?”要去外界,文文一直戴着的那种有绒球的天狗帽子是不能戴了,不然多少会引人注意。

    “加个蝴蝶结或是发卡什么的?”文文的脑子里反射性的想起了灵梦的大蝴蝶结,然后猛的摇头,“不行不行不行,用蝴蝶结也太俗了。”

    “那就只有加个发卡了。”我在屏幕上打出了好几种我所记载的发卡形状,“想要哪种?我这里有这些式样能做的出来。”

    “那就这个吧。”文文随便选了一个式样,“反正我也不太在意,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耳朵而已。”

    “行,西斯特姆,开始做吧。”这种活当然要推给西斯特姆,至于我,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文文,准备一下可能要用到的生活用品,我得出门一趟,去交代点事情。”

    “你去就是了。”文文回屋收拾东西去了。

    “西斯特姆,东西做好之后把我们的证件也处理一下,要跟真的一模一样,懂不懂?”我可不想因为证件问题而在外界惹上什么其他的鸡零狗碎的麻烦事。

    “放心吧sr。”西斯特姆知道该怎么做了。

    出了流亡者工厂,我很快来到了第一个目的地,永远亭。

    “永琳?在吗?”我在永远亭里转悠着,就在前些时候经过西斯特姆的努力,我已经可以直接进入永远亭的结界而不需要人带路,不得不说,这又是科技的胜利,不过这样一来我也方便多了,“诶?辉夜?你居然出屋了?”

    “啊?秦钺炀?哇!”辉夜看上去状态很差,哭丧着脸,那脸啊,翠绿翠绿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她看见我之后扑上来抱着我就开始嚎,把鼻涕啊,眼泪啊,哈喇子啊擦了我一身都是,“你来得太是时候了,快救救我的电脑吧!”

    “诶?”我记得我以前还在永琳的授意下给辉夜的所有游戏设备都做了手脚,本以为她应该已经把游戏戒掉了,没想到现在反而更厉害了,辉夜,你这样子是要被送去狗曰的杨永信专场电疗的你知道吗?“又怎么了?不管怎么了,你能起来说话吗?你好歹也是个公主诶,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好不好?”

    “仪态?那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啦……还是说……”辉夜突然把抱着我腰的双手缠上了我的脖子,仰起头一脸魅惑的看着我,我真不知道刚才还死气白咧大嚎的她这变脸的技术是哪学来的,“……你对公主这种头衔有特殊兴趣吗?”

    n……我用左拳在她头上一敲,把她瞬间砸成了抱头蹲防,嗯,别说,邋遢归邋遢,号称美貌天下无双的辉夜的抱头蹲防还是比霖之助的好看多了笑。

    “咳……”永琳出现在走廊尽头,捂着嘴发出一声干咳。

    “永琳,这怎么了?吃错药啦?”终于有个正常人出现了,我很欣慰。

    “嗨……别提了,你不给她设备上都做手脚了吗,她一看修不好就自己又从香霖堂买配件攒了一台出来,我看这也管不住了干脆也不想管了,不过谁想到那些零件太旧,可能老化太严重或是原来就有毛病什么的,这不,昨天晚上挂机的时候自己炸了,这跟我哭了一早晨了。”永琳的状态看上去比辉夜还糟糕,那脸色,惨绿惨绿的,也不知道这两人谁打算先死。

    “唉,有这事干嘛不找我呢?”好歹也认识这么久了,这两人变成这样我看着都有点心疼。

    “我找了,你觉得我傻吗?我一大早就让优昙华出去找你了,不是一直找不着吗。”永琳的回答倒是帮我解开了为什么一路走来没看见铃仙的疑问。

    “嗨!我一大早就去八云紫那了,这不又有新任务了吗……”我一直待在八云之家铃仙要是找得着我那才有鬼翠香:我还没出场呢,你就这么想我?。

    “又接活了?”永琳是少有的知情者,关于我在暗中为八云紫服务的这件事。

    “师匠我回来了!抱歉我还是没找到……诶?秦大人?您这一上午都去哪了啊!”铃仙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回来,结果发现我就在永远亭里,当时就傻眼了。

    “我去八云之家了,我这次来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我正打算说正事,腰又被抱住了。

    “先救我的电脑啊!求你了!秦大哥!秦大爷!秦爷爷!”失策了,刚才的一n居然没把辉夜打失忆,这下麻烦了。

    “呃……你就先给她看看吧,任务的事一会儿再说也行……”永琳看见这一幕脸色变得更绿了。

    “……唉……行了……要是让月夜见看到了,你这叫什么样子?”永琳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帮你看看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