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熊孩子辉夜-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零五章 熊孩子辉夜

    “月夜见?月夜见关我屁事,哼。”见我同意帮忙了,辉夜又露出了以前那种慵懒而玩世不恭的表情,“既然你也知道月夜见,那你就应该知道她是个多无聊的人,她的看法屁用没有。”

    “很遗憾,我对月夜见的记忆都消失得差不多了,不过我下意识的想同意你的说法。”辉夜的话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虽然我自己都不记得月夜见是什么样的人了,“不过那也无关紧要,月夜见可管不到幻想乡来,你电脑呢,让我看看。”

    “进来吧。”辉夜带我走进了旁边的屋子。

    “……我去,你这屋子真有够乱的……这是啥?符卡?这玩意你也敢乱扔?”我从地上捡起一张符卡来,“啥符卡啊这是?无解不动的nee?动后防御力翻倍?什么鬼啊这是!”

    “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在意的都是。”辉夜不露声色的把符卡从我手上拿走,带我翻山越岭,真的是翻山越岭,翻过垃圾山,越过衣被岭,来到了一坨黑色的焦糊的还冒着黑烟的不明物体前面,又开始泪流满面了,“还有救吗?”

    “……”我在不明物体里面翻了一会儿,收回了手,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辉夜的脸色瞬间由翠绿色变成青黑色,“胡说……秦钺炀,为什么要撒谎!我们不是朋友吗!”

    “谁特么说谎了……”我可是个诚实的人,比如我从来不说紫妈十七岁,我都是直接称她紫婆,紫妈,紫老太太的。

    “哇!”辉夜又趴我身上开始嚎了,“啊,这让我怎么活啊!我的病啊!我有不玩游戏就会死的病啊!”

    “停!你这是干什么!啊?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知道吗!”我起身走到桌子边上拉开抽屉,“这种时候只要在抽屉里寻找时光机……”

    噗。我的头上中了一箭,开始往外呼呼的飙血,而且这只箭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脑组织,虽然看着吓人但却完全没对我造成致命伤害,这种精确的手艺,一看就知道是永琳干的。

    “你在瞎说什么?”果然,永琳拎着弓就进来了,“这种时候怎么能在抽屉里寻找时光机呢!当然应该去自动贩卖机里找……”

    刺啦。永琳的胸口衣服被砍出一道口子,露出了黑色的文胸,但却没有伤到一丝皮肉,这手艺,除了我还能是谁?

    “你才胡说呢!怎么想时光机都应该在抽屉里吧!”我随手从头上把箭拔了出来,然后,血飚得更欢实了,“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换件衣服!胸大了不起啊!”

    门口,铃仙和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因幡帝目瞪口呆,一如今天早上在八云之家见到我和八云紫逗闷子时候的文文一样。

    “总觉得……师匠和秦大人很合拍的样子……”铃仙讪讪地笑着。

    “正常,半藏和源氏嘛,别说合拍,就是有点什么激情都正常,你可小心了,别被八亿老太婆抢了老公。”因幡帝看热闹不嫌事大,嘴上也不留德,难怪一直嫁不出去。

    屋里。

    “好吧,好吧……我们都冷静冷静……”永琳随便从地上捡了件衣服撕成两半,一半遮自己的胸,一半包我的头,然后又掏出一台……录音机?“这种时候我们就先听一禁绝边境线放松一下……”

    “行。”我也随便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下,从亚空间级仓库里掏了几盒东西出来,“我这还有点维他柠檬茶。”

    “好吧,我也先放一段守望屁股的回放……放不了啊!电脑炸了啊!哇!”妈的,一言不慎,又特么回到起点了!这我跟永琳不是白折腾了吗?

    咋办,永琳,再这么下去永远亭要变成幼儿园了!我疯狂的朝永琳眨眼信号。

    我也不知道啊,我又没养过孩子。永琳用同样的眨眼信号回复。

    活了几亿年你就一个孩子都没养过吗?信号出。

    我婚都没结过呢,哪来的孩子养?信号接收。

    要不把她原来电脑上的手脚去了?现在的这台电脑已经是抢救不回来了,要是想让辉夜恢复正常,那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可是怎么跟她说呢,你上次不是说你也修不了嘛。永琳并不反对,但就怕这样一来之前我们合伙坑辉夜的事就要曝光了。

    放心,你还不信我吗,我来说。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辉夜,这台是没救了,不过你原来出毛病那台我可以再看看,我最近在机械研究上又有了些心得,没准能解决原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别特么嚎了行不行。”

    “真的?”辉夜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扑到屋子一角就把装着原来电脑的箱子搬过来了。

    咋样,我说没问题吧。趁此机会我又跟永琳开始了眼部交流。

    ……公主大人一遇上事关自己游戏的问题就会智商归零啊……我又欠你个人情。永琳承认了我策略的正确性。

    “就在这了,赶快看看啊,秦祖宗!”辉夜把装好的电脑推过来,给我又长了一辈。

    “行了,再让你叫下去我要成化石了。”我装作检查,偷偷地把以前做的手脚解除了,“好了,果然跟我想的差不多,试试吧,应该能用了。”

    “啊……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用不上了……”辉夜抱着电脑,全身散出粉红色的气息,让我一阵恶寒。

    “行了,永琳,找个地方,我们说正事吧。”熊孩子终于解决了,我很欣慰,“铃仙,你也过来,因幡帝,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为什么只有我被区别对待!”因幡帝拎着两根胡萝卜就过来要刺杀我,然后被永琳拎着耳朵扔出去了。

    “跟我来实验室吧,那里没人打扰。”永琳若有所指的起身,虽然我知道实验室在哪,不过还是跟在她后面走了,因为……

    “说起来,永琳。”我凑到永琳身边,“欠了我那么多人情,你打算拿什么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