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人之里的奇怪花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十章 人之里的奇怪花店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到人之里浪了。

    啥?你说我昨天晚上答应要想办法了?扯犊子,我要是有办法,我当时不就说了么?还用得着留到今天再想?

    你又问我什么?不强化装备下次再被打了怎么办?搞笑不搞笑啊?我来幻想乡又不是来打架的,我干什么要整天提心吊胆的?有事去博丽神社不就行了?城管朋友这么唬人的身份,不利用哪行啊?

    溜着溜着,突然感觉周围没什么人了,我抬头一看,面前是一家花店,我突然想到我那满是金属气息的家里有几盆植物也不错,是吧。

    ……

    是个屁啊!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当时知道这花店是谁开的,打死老天我也不进去!

    “吱呀~”我推开了花店的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不管是店员还是客人。

    “咳咳咳。”但是灰尘却不少,呛得我直咳嗽,“有……咳咳咳咳……”本来要喊出去的‘有没有人’因为咳得太厉害而没能出口,幸亏如此。

    一股令人战栗,甚至比八意永琳给我的压迫感还要大,而且充满杀气的气息直接压在了我身上,但是,我一咳起来连神都阻止不了,这气息自然也一样无用。

    “你是谁?”声音是从楼梯上传来的,不是门外的楼梯,而是通往二层的楼梯。

    这声音虽然轻,但在听到的瞬间我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紧接着,一个奇怪的少女从楼梯上走下来,说是奇怪,不是说她的穿着或是样貌哪里奇怪,而是当她出现的时候,店里所有的花都朝向了少女,仿佛其是百花之主一般(后来我特么才知道,她还就是百花之主):“你是谁?”

    “你是……咳咳咳……这的老板……咳咳咳……嘛。”被旋转的花一刺激,尘土飞扬的更欢实了,我呛得几乎喘不上气,“我说……咳咳咳咳咳……这种环境你……咳咳咳……多久没清理……咳咳咳咳……了。”我好不容易让气顺了一点,“你不知道这种环境不适合花卉生长吗?你怎么当的店长啊!会不会养花啊你!”

    “你懂养花?”她突然不再问我的名字,而是问了这么一句。

    “废话,阿嚏!”我吸了下鼻子结果又吸进了不少灰,呛得我打了个打喷嚏,“不会养花我买个花干啥?”这还不是我口胡,当年在鸟不拉屎星上,我可是植物专家,不光是为了填肚子,也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我也种了不少东西,可惜的是亚空间超级仓库的亚空间压缩率太高,放不进活物,我离开的时候一棵都没能带走。

    “你是外来者?”少女用手里的阳伞指着我的鼻子。

    “是。”

    “以后这家店的打扫交给你了,花卉的护理也交给你了。”

    “这是什么意思?雇用我?”

    “是。”少女转身就要回楼上。

    “工钱呢,还有工作时间你也没说?”

    “你在这打扫和护理的时候卖出的所有花钱都归你,工作时间你随意,但是……”少女突然回眸瞥了我一眼,让我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别让花出问题,不然你就得考虑你的问题了。”

    “我的什么问题?”

    “想当哪朵花的肥料的问题。”少女的话再次激了我一下。

    “最后一个问题!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风见幽香……”少女这次真的回楼上去了。

    “……”我本想井水河水两不犯,我又怕她给我惹麻烦,我有心不干直接走,我又不敢开这口,最后我心一横,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奸……呃呸!怎么特么汉奸都出来了!总之,最后我把心一横,把牙一咬,拿抹布去了。

    别说我没骨气,有种你跑一个试试?

    事实证明,我清扫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嗯,这下看着顺眼多了。”我看着焕然一新的花店,满意地点点头,“肚子饿了,也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吃的没有。”

    “在……出花店……右边……直行下去……有家餐馆的……”我的脑子里突然断断续续的传出这么一句,我当时就吓尿了……呃不对,是惊呆了,因为这声音跟生化计算机那冰冷的声音完全不同,是个很柔软又有些胆怯的女孩子的声音。

    我的解析系统捕捉到了细微的波动,我一下子扑到花店的一排玻璃柜前,与其他的展柜不同,这一排柜子是被锁死的,柜子上还贴着‘非卖品’的标签。

    “是你在说话?”我盯着玻璃柜里的一朵花,刚刚的波动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是……是的……”依然是那甜甜软软的声音,而在我靠近的同时,这朵花像是害羞一般的转过去了一点。

    “右边是吧,谢谢你喽。”我不再观察,站起身来往花店外面走。

    “不……不客气的……”声音再次响起,然而这次声音中的胆怯消失了。

    人之里的街道。

    “呼~”我拿出一棵七星点上,美滋滋的嘬了一口,“真是个奇怪的花店,花都成精了,不过是让是风见幽香开的呢,奇怪点才正常,不过我记得不是都说花之暴君很残暴的嘛,果然他人之语不可尽信。”

    “你在这晃悠什么呢?”我正朝着目标餐馆进发,妹红突然从一边窜出来,看到我手上的烟大怒,“对了,说好的烟分我一半呢?我昨天晚上居然给忘了!交出来!快点!”妹红抓着我的领子一通乱晃。

    “停停停!我告诉你在哪!”我急忙服软,这才让她停了下来,“我这走不开呢,你回头自己去我家拿,就在我床底下的夹层里。”

    “哦。”妹红终于放过了我的领子,松开了手,“你在这干嘛,什么又走不开?”

    “我找了份工作。”

    “好事啊,在哪?”

    “花店。”

    “你疯了吧!那花店是……”

    “风见幽香开的是吧,我知道。”

    “那你还去!”

    “我一开始又不知道!”我解释,“我一开始就是想买两盆花回去装饰,结果进去一看里面脏得像什么一样,然后风见幽香就出来了,那我也不知道是她啊!”

    “她出来了,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教训了她几句,说她不会养花。”

    “那你还活着?”

    “废话,不然你现在看见的是鬼啊!”

    “那你说她不会养花之后呢?”

    “她就把我强行雇佣了呗。”

    “你小子真行啊你。”妹红彻底无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