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人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零九章 人心

    “引人犯罪?我?不可能吧。”妹红觉得我在开玩笑,或者说是叫恭维,“男人不都是喜欢大一点的吗,我这种怎么可能引人犯罪。”

    “你还别不信,我实话告诉你,原来你对女人的吸引力比对男人的大,现在现在就不好说了。”妹红不知道的是我最近正好看巨型欧派看得快吐了,现在对我来说贫乳是稀有价值,当然了,对于某些绅士变态来说贫乳永远都是稀有价值。

    “是吗,不过我对男的没兴趣,老子现在只对慧音感兴趣。”说妹红对男的没兴趣我信,但说她只对慧音感兴趣,那我就不能认同了。

    “不见得吧?”不认同怎么办?直接质疑啊!

    “好吧,我承认我也对你有点兴趣。”我去?质疑出来了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其实我一开始想到的是蓬莱山辉夜来着,不过我也不打算继续质疑了,再质疑下去不定质疑出什么呢,“我们说正事吧。”

    “我说真的,没骗你,我是对你有点兴趣,虽然跟对慧音那种兴趣不一样。”我本意是想就这么把这件事揭过去,直接谈下一话题,但是我这么一转移话题似乎让妹红误认为我不信她的话了。

    “我信,我信还不行吗,我找你是真有正经事。”我知道妹红是拿我当兄弟看的那种关系,我也是一样,但是我这次来真的不是来聊天打屁的啊。

    “咳,你信就行,说吧,什么事?”妹红这才把拎着我衣领子的手放下,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

    “过两天我要出趟远门。”没错,真的是远门

    “远门?去哪?”我就知道妹红会关注远门两个字,因为就幻想乡这屁大点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地方能称得上远门的。

    “外界。”我回答。

    “哦,那是挺远的”妹红点了点头,“需要我做什么,说吧。”

    “在我不在的这期间,你得仔细的关注自卫队那些人的动向”人之里安宁,幻想乡才能安宁,幻想乡安宁,我所做的工作才有意义,换句话说,我可不喜欢后院起火。

    “放心,老子就是干这个的。”妹红干的自警队队长就是管这个的,这点我信,“不过要是出了老子解决不了的事,那我也没什么办法。”

    “你把你能解决的事解决了就行,剩下的我还有最后一个地方没去。”人之里是我计划中的第二站,而我,还有最后一站。

    “那就没问题。”妹红这下没有压力了。

    “那就行了,我还赶时间,今天还得跑最后一家呢。”人之里也搞定了,按理说不应该着急,可是奈何最后一站是个最不好整的地方,难度太大了。

    “慢走啊,已经没影了。”妹红的眼中只剩下了我急速奔跑所留下的烟尘,“啊去喝两杯吧就当给他践行了”

    道中。

    “sr,光学迷彩头饰和证件都已经准备好了,流亡者幻想乡局地限用型临时拼装机也已经检查完毕,随时可以出动。”西斯特姆搞定了她所负责的工作,向我报告。

    “很好,西斯特姆,距离我和八云紫约定的时间剩下两天,在这两天里,我需要你尽可能的收集外界可能会用到的常识,我可不想到了外界之后被当做外星人看。”虽然外界的科技在我眼中不值一提,但是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一些外界情报会增加我在外界行动的成功率。

    “了解了,sr。”西斯特姆领命而去,而我则继续赶向最后的目标点。

    垂死病中惊坐起,正在前往努巴尼。

    终于,在一片灿烂的太阳花田之中,我停下了脚步。

    “你是谁?冒充秦钺炀打算干什么?”我那可爱的大老板风见幽香拎着阳伞就走了出来,“真的秦钺炀可不会主动到我这里来。”

    “别闹了风见幽香。”我少有的没有叫风见幽香为老板,“如果不是有正事我是不愿意过来,至于我是不是我,你还感觉不出来吗?”

    “进来说吧。”风见幽香带我走进了花田深处,深处的洋馆。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说真的,认识这么久了,风见幽香的洋馆我还是第一次进来,相反,风见幽香进我家都不需要我同意的,这差距也太大了吧,“布置的还挺漂亮的嘛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少女心”话音未落,风见幽香的阳伞已经点在了我额头上。

    “说话没关系,可要是说错了,是会出事的,下一次就不仅仅是警告了。”虽然伞尖只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就收回去了,但我还是觉得一阵不爽,威胁我?我什么时候惧怕过威胁!

    “警告?我有说错吗?风见幽香!你给我好好看清楚!看看你自己内心里的想法!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残暴的花之大妖怪吗?认清现实好不好,为什么要否认自己的人性?”在风见幽香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其实早已被幻想乡里的人事物感染,变得不在目空一切而为所欲为了,变得有所顾忌了,变得有一颗人心了,但是她自己并不想承认这些。

    “为什么否认?这应该问你自己,你为什么总是自称为坏人?因为好人,有人性的人,会因为有所顾忌而无法随心所欲!那样,自由就真的只是相对的了,你不这么想吗?”风见幽香做事从来都是无所顾忌的,就像以前的我一样,但是现在我有了顾忌,她也一样。

    “的确如此,但这并不是理由,我是有了顾忌,但我不会讨厌带给我顾忌的人。”现在带给我顾忌的就是文文,但是那又怎样?“相反,正因为我主动的喜欢上了文文,所以她所带来的顾忌,我也可以接受。”

    “即使那样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风见幽香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

    “何必问我?你自己不是很清楚了吗?”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她自己,“如果现在有人拿梅蒂欣威胁你,你会顾忌梅蒂欣吗?你会觉得她是累赘吗?”

    “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