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最后准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一十章 最后准备

    风见幽香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回答我的问题,放在以前,这种问题都不值得她思考,可是现在,她犯了跟我一样的毛病,优柔寡断,多愁善感,整的一绣花大枕头。

    “答不上来了?”我往躺椅上一坐,手一拍大腿,“过来,坐这里。”

    嘭。我的胸口被魔炮开了个洞。

    “我承认我是变了,我也没法反驳你所说的,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调戏我。”风见幽香说完扔过来一块抹布,“给我擦干净,你喷的我家一地都是血。”

    “我喷血是谁的错!”别说擦干净了,不先把我胸口的洞堵上我就是擦了也没屁用,那血喷出来的速度总比我擦地的速度快吧,“我说你下手也太狠了吧,脑袋大的洞你打算让我拿什么堵上?”

    “那是你的问题。”风见幽香依然嘴硬,不过这种性格我也不讨厌,“别动。”风见幽香把手按在我右肩膀上,我胸口的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用自然之力加速愈合的伤口很脆弱,而且只能愈合表皮,你胸腔里面还是空的,而且一碰就破。”

    “不飙血了就行。”我倒不怎么在意我胸口被开个洞之类的事情,反正又死不了人,“现在能听我说正事了吗?”

    “不是你先打岔的吗?”风见幽香也做到了自己的躺椅上。

    “是吗?无所谓了。”我想了想发现我们吵起来的时候挑起话头的好像真是我,所以我决定把这些都华丽的忽略掉。“过两天我要出次远门,去外界……”

    “八云紫给的差事?”我还没说完,风见幽香直接就猜出来了

    “你咋知道的?”可是我没记得我有把为八云紫工作的事情告诉风见幽香,难道是八云紫自己说的?搞不懂。

    “我的消息可没你想象的那么闭塞。”早在八云紫第一次找到我之后,八意永琳就已经跟风见幽香联手演了一出戏了,虽然对此我并不知情,“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如果……是如果……如果人之里出了什么妹红解决不了的棘手问题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出面。”我是觉得我离开幻想乡也不会出什么事,但是有备无患,针对光之圣杯我留下了霖之助和铃仙,针对我家我留下了铃仙和永琳,针对人之里我留下了妹红和风见幽香,应该差不多了。

    “居然都拜托到我这里了?看来这次你出门的时间不短啊。”风见幽香知道没有特别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敢往太阳花田这来,更别提直接找她帮忙了。

    “是啊,估计……两个多月吧。”如果顺利,两个多月自然就搞定了,可如果不顺利……那可能就回不来了……不是说要死了,是指如果不能在春假开始前完成,那可能就要等到明年,你觉得八云紫会那么好心的先把我们接回去?就算我用穿梭次元自己回去估计她都得再把我扔出来。

    “行,我一会儿就把消息放出去,就说接下来三个月人之里的治安我保了,我看看谁敢出幺蛾子。”这主意倒不错,风见幽香的名字往那一摆,估计连随地吐痰的人都没了。

    “那就行了,要我给你跪下磕个头什么的表示感谢嘛?”这只是句客套话,我知道她不喜欢这种形式,不过,她就是真让我来一次我也不干。

    “免了,你还是赶紧把地板给我擦干净。”风见幽香一脸嫌弃的摆出作呕的样子。

    “孕吐吗?谁的孩子?”我去,我都说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嘴动的永远比脑子快!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嘴呢!我在心里啪啪的扇自己大嘴巴,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又不是没法撤回,我就是在心里把自己炖了也没用。

    “宰了你哦。”风见幽香朝我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看得我裤子当时就湿了……想尼玛什么呢!不是尿了!真不是尿了!再盯我抽你信不信!

    噗!因为被分解一下突如其来的笑容惊到了因为实在太特么的萌了,这就是反差萌的胜利啊!,我那只剩下一半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结果,我胸口原本就是被一层薄薄的皮肤遮住的大洞再次炸开了,那个血飚的啊……哎呀,我都没法形容了,就这么说吧,飚的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你快给我滚吧!”风见幽香一脚就把我踢出了洋馆,没办法,再让我这么飚下去洋馆就要变血色修道院了。

    “咳咳……呸!”我狠狠的把嘴里的土吐到地上,“西斯特姆,准备好医疗舱,老子要回去泡一泡。”

    “了解了,r,还有,您所要的外界资料我已经收集了一部分,正在导入您的生化计算机,请允许信息通行。”西斯特姆打算把找到的外界资料直接注入我的大脑,但这需要我的同意。

    “我已经允许了,开始吧。”一般情况下为了防止可能的电子入侵,我的生化计算机的信息通行都是许出不许进的,只有在我允许的时候才能双向通行,而在这期间,防护工作将交由西斯特姆完成。

    “正在导入……导入完成,r,您可以重新封闭信息通行了。”西斯特姆的传输暂时告一段落,“等我找到了更多资料,我会再告诉您。”

    “嗯,我也该回去了。”胸口开了大洞让我的活动受到了些干扰,最明显的干扰就是因为长翅膀的位置被开成洞了,所以我现在即使变成索德布雷加形态也根本飞不起来,毕竟翅膀要连在我身上才叫翅膀,不然就只能叫鸡翅,没办法,只能走回去了,反正离得也不算太远,至少比起外界来,近太多了……“啊啊啊啊!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根本不想走路啊!”别的不说,如果你看见一个人,一个胸口开了个天坑的人在街上走是什么感觉?反正我是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感觉,“紫妈!如果你还没冬眠!送我回去行吗!”

    我眼前骤然一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家门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