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东风谷早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东风谷早苗

    “……是的,原本,出生在同一宇宙的我们,应该更能够彼此理解,你可以么,每一次……”我哼着调子在街上溜达着,脑子里则盘算着一会儿到了守矢神社之后的说辞,我总不能一上来就说‘信仰东方吧,幻想乡才是真正的乐园’之类的吧,绝对会被当成神经病然后扔到精神病院去电疗的,“诶,到了……”

    就在我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守矢神社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怎么说呢……嗯……在我所调查到的资料中守矢神社应该是个相当大而且香火旺盛的神社,可是说实话,现在的守矢神社比灵梦的穷酸博丽神社强不了多少,虽然看起来神社的人在保养和清洁上都很用心,但是一间神社的兴衰并不体现在这些具体的物什上,而是体现在虚无缥缈的气氛上,总之现在的守矢神社给我的感觉就是冷清而缺乏人气,就像我第一次到达时候的永远亭差不多,虽然有人,但是太过沉寂。

    “信仰的衰败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神道教……真是可惜……”我摇了摇头,走上了守矢神社的台阶,在守矢神社的地板上,一只穿着跟灵梦差不多的绿发少女正拿着扫把清扫落叶,东风谷早苗,我一眼就认出了我的主要目标,搞定东风谷早苗,这次的任务基本就已经结束了。

    “我说,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因为常年的处于危险之中,我早已练就了无声行走甚至是奔跑,只要我愿意,所以即使我走得这么近了东风谷早苗也完全没注意到我,“这样要是被人偷袭不是很危险吗。”

    “诶!”东风谷早苗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我就站在她身后,“啊,失礼了,抱歉没注意到您。”

    “嘛,我倒是没什么。”早苗的反应让我对她的印象分高了不少,虽然受到惊吓,但是马上就能转换心态并用最好的语气做出不失礼数的回答,单就这点比灵梦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不过还是刚才的问题,你这样都注意不到,要是被人偷袭不是很危险吗?”

    “呃……您是从什么危险的地方来的啊……这里是法治地区,一般不会有偷袭什么的发生吧。”早苗表示无法理解,“就算有犯罪行为通常也会在阴暗的角落里,不会有人在神社里偷袭别人吧。”

    “啊……大概吧……”嗯,早苗的思维方式就跟一般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差不多,对于世界的阴暗之处不甚了解,只觉得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坏人都是人人喊打的,都是躲在老鼠洞里,偶尔才敢出来的,嘛,天真也不是什么错,“说起来我听说守矢神社是个挺兴旺的神社啊,怎么冷清成这样?”

    “说冷清什么的太失礼了……嘛……虽然这也是事实……”早苗下意识的反驳,不过马上就低下了头,“科技进步之后,人们现在已经不信仰神明了,神社变得冷清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的也是,也不能强行要求别人信仰。”信仰是个你情我愿的事,要是变成了强迫信仰那就成了邪*教了,“哦,对了,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虽然其实我知道,但是这个时候就要装作不知道。

    “啊,抱歉,我叫东风谷早苗,是守矢神社的风祝。”早苗终于找回了,被我一开始就带歪了的待客之道,“先生您是。”

    “百地零,虽然不喜欢这个名字,但好歹是个可恶的老太婆给我起的,我就姑且用着吧。”我这句话半真半假,虽然我知道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但是让不知道的人听到了只会以为我在说我妈,我现在扮演的就是一个跟老娘关系不好的中二男。

    “嘛,百地先生,跟家里人还是关系好点比较好。”看,早苗果然上当了吧,“对了,百地先生,您有信仰吗?”

    “姑且算是有吧。”别说,要说信仰,我还真有一个,“我信奉的是万恶又万能的金钱教。”金钱教可是个好东西,毕竟说白了这世界上没有用金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只能证明你的金钱不够多,“不过好在金钱教从没规定过我不能再去信奉别的信仰,所以严格来说我有没有信仰跟我要不要信仰什么没关系。”

    “那,您要不要来信仰守矢神社的神明呢?”早苗开始拉信仰了,不难理解,毕竟她也不希望守矢神社的两个逗比神明莫名其妙的挂掉吧。

    “现在说想信仰也根本不现实,我是刚搬过来的,听说这里有神社所以过来看看,说实话我对这里到底供奉的什么神明完全不知情啊……”信仰不信仰不是靠嘴上说说的,而是看心的,信仰就是这么捉摸不透的东西,“所以说如果要说信仰,至少先跟我介绍一下吧……”虽然从收集到的资料上对于这里的两个神明多少有了点了解,但终究不够详细,一旦真的走到最后一步,这可能就成为我最大的败笔。

    “原来您是新搬来的,难怪我感觉从没在附近见过您。”早苗把我让进神社里面,“那就让我来为您介绍一下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早苗不断地对我灌输着关于这里的两只神明的力量以及信仰神明的好处,但是我所关注的并不是这些。

    “呃,东风谷小姐?”我打断了早苗的滔滔不绝,“虽然这要求很失礼,但是能让我自己在这里呆一会儿吗?”

    “诶?一个人吗?”早苗愣住了。

    “是啊,一个人。”我指着大门的方向,“这里只有一个出口,就算我干了什么坏事想抓住我也是很简单的,不用担心。”

    “不,并不是不相信您……好吧,如果需要请随时叫我。”早苗看出了我的坚决,还是同意了我的请求,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好了,那孩子现在听不见了,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吧,守矢神社的两位神明大人。”解析系统显示早苗并没有在外面偷听什么的,既然如此,我的计划也可以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