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打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一十三章 打赌

    “……”没有任何回应,就像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不出来吗?好吧,那就让我请你们出来……”我所说的请当然不是指砸了神社,而是用嘴皮子,“八坂神奈子,虽然有着八坂之名,但实际上却并非山神,而是掌管风雨的神,亦因此而被当作农业之神所信仰和祭祀,拥有招牌一样的注连绳,其实是在示意蛇盘绕的样子,蛇的盘绕,首尾相连,其实是在意味着复活与再生,也就是永恒……”死与新生,是永恒的话题,就像环绕世界的尘世巨蟒一般,永远都会被人们所传颂,“但是,人类知道了寿命的极限,不再相信永远!人类拥有了科技,便可以对抗风雨!翻山越岭也变得如履平地!人类的信仰!从身为大和神的你转向了科技与情报!”

    “……”依然没有任何声音响起,但在我的解析系统中已经有一个新的识别信号出现,能量等级s-(ss),前面的是实际感应到的能量数值,后面的则是理论上所能达到的数值,看来八坂神奈子已经很虚弱了。

    “还有你,洩矢诹访子!你才是这守矢神社真正信仰的神明!你既是山神,又是山中所有作祟神的领导者,其中也包括当时的诹访明神!诹访明神,是一个同时负责诞生,农业,军事,天文地理,历史政治,柴米油盐,医术药理,说学逗唱,唱念做打等等各种各样屁事的作祟神,但同时也是受到轻视便会马上降下神罚的恐怖神明,而能控制它的就只有你!也正因为如此,诹访明神那欲壑难填的信仰心也被你所继承,你不仅要成为神明,还要成为王者,由于你掌握到了当时最为先进的铁制武器,你的力量一度无神能敌,你也因此到达了土著神的顶点!”在那个时代,拥有使用铁器能力的洩矢诹访子的国家真的是无法阻挡,她也因此吞并了不少周边的国家,但这也只是一时的,“然而你的王国却被大和神所侵略,因为大和神的目标是统一所有国家,也包括你的,你当然不同意,但是你引以为豪的铁制武器却被八坂神奈子的藤蔓所缠绕,最终全部生锈破碎而失去了使用价值,所以你干脆的投降了,八坂神奈子因此得到了你的国家,但是那国家的人民却惧怕于诹访明神的恐怖统治,完全不接受新的神明……”

    “别说了!”八坂神奈子已经彻底现出身形,并阻止我继续下去,“放弃吧诹访子,我不知道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的,但是你再不出来他真会把我们的老底子都抖干净。”

    “哼,哪里跑来的这么讨人厌的家伙啊……”洩矢诹访子终于出现,但是这信号……a(ss-)?比八坂神奈子衰弱的还厉害,果然是因为信仰实体吗?相比物质实体对于信仰的需求更严苛……(注:信仰实体:纯粹由信仰具现化的身体)

    “从你们自己也知道的地方,前些日子有个老太婆过来,被你们拒绝了,啧啧啧,那么萌的大妈你们也忍心拒绝,所以,没办法,只能让我来了。”没错,正因为八云紫搞不定所以才需要我,而我可不像八云紫那么好说话!

    “你来也没用,我可不想硬拉着早苗适应那种不属于人类的地方,好歹早苗也是我遥远之后的子孙。”诹访子十月刊我越觉得不顺眼,要不是神明的身份摆在那估计就要动手赶人了。

    “子孙?没看出来啊,你还生过孩子呢?”东风谷早苗和洩矢诹访子的关系我还真不知道,幸好文文没来,不然这事明天就传遍大街小巷了。

    “所以说,你懂什么叫远房亲戚嘛白痴!”诹访子从帽子里掏出一个巨大的铁圈就要上来砍我,但是被我用一个极其响亮的屁阻止了,“我去!突然放毒气你也说一声啊!”

    “废话,你放屁之前还要高喊一句当所有人都知道吗?”我这也是没忍住,之前来的时候光哼调子了,灌了一肚子凉风,偏偏这神社里面关了门之后有点热,虽然我的体质是根本不会闹肚子的,但是放几个屁也是我无法阻止的。

    “好了!你来到底想说什么?”神奈子打算把话题摆正。

    “我想说什么你猜不到吗?这个小矮子是土著神,跟你们这些大和神不同!信仰消失的时候就是她吹灯拔蜡的时候!”这是真的吹灯拔蜡,不会再有什么复活篇灵魂降临篇和转生篇了!

    “你个混蛋叫谁小矮子!”诹访子又上来打算砍我,但被我按住了头根本够不到我。

    “你还有脸问!说的就特么是你!”我按着诹访子的帽子往下压,直接把她整个人都压进了帽子里,“你以为留下来就是对外面那孩子好了?如果你特么挂了,再给她人类的生活有什么用!在你消失的时候她的日常生活就已经被破坏了!”

    “我会让她忘了我的,就像所有在这些年里遗忘了我名字的人一样!不劳你费心!”诹访子虽然整个人都缩在了帽子里,但是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她的身体到底是有多柔软啊。

    “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那么看来你们连你没了信仰就会彻底消失的事情也没告诉她了?”我之前还在奇怪一个那么勤奋的为神明收集信仰的风祝怎么可能在知道了神明即将消失之后还是无动于衷,原来是因为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我们告诉她,她一定会同意去幻想乡的,但那并不是她的本意,这跟直接勉强她有什么区别?”诹访子还在帽子里说话,话说为什么透过了帽子的声音一点都没有变小呢?

    “那就让我们来打个赌吧。”我松开了手,诹访子看起来也没有要继续砍我的意思,“如果我在不使用胁迫手段,并且不告诉她你们所隐瞒的这件事的情况下让她自愿或是不得不去幻想乡,你们就给我没有怨言的进去,要是我做不到,我也不再管你们了,如何?”

    “这……”神奈子跟诹访子的帽子对视了一眼,“好吧,如果你真能做到,我们也没什么怨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