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亚拉那一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一十四章 亚拉那一卡

    “别答应的太早。”虽然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神奈子和诹访子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在这种条件下对我也太不利了,既然我接手了最恶心的部分,那么你们多少也得给我加点限制吧,“我也有要求,在打赌期间,你们不能以任何手段透露关于我的以及我身边人的一切信息,换句话说,我们的人从哪来的,来干什么的都不能让早苗知道,不然……还是你们输,当然,如果是早苗在没受到任何引导的情况下自己知道了,那就跟你们无关了。”

    “可以。”八坂神奈子还是点头了,身为神明的身份不允许她们在打赌之中占我这种‘凡人’的便宜。

    “那就开始吧,我们的交涉结束了。”我转身打开了大门,“你们还是现在就回去的好,在早苗的认知中,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说完,我走出了大门,早苗依然在打扫落叶。

    “啊,百地先生,您的感觉如何?”见我出来,早苗立刻迎了上来。

    “还不错,虽然我暂时还没有信仰的打算,不过来日方长,以后的事情,谁会知道呢?”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离开了守矢神社,留下早苗一个人在那里思考我话中的意思。

    道中。

    “西斯特姆,分析出什么了吗?”就在我跟神奈子和诹访子交涉的同时,西斯特姆则一直在试图分析东风谷早苗的能力性质,与以往遇到的人不同,东风谷早苗的能力来源于信仰,只要分析了信仰的转化,就能大致分析出她的能力性质。

    “sir,我似乎分析出来了,但又完全无法解读。”西斯特姆的回答模棱两可,让我不知所云。

    “说人话。”如果西斯特姆不说清楚,那有什么用?

    “呃……sir,您还是自己看吧,我把我分析出的东西显示到您的解析系统上。”西斯特姆立刻就甩锅了。

    “废物,我要你何用……”一如既往的吐槽了一句,我这才开始看,“这是什么?事物的发展方向会被导向自己所希望的方向?这什么意思?”

    “废物,我要你何用……”西斯特姆马上把这句还给我了,这个以下犯上的东西!早知道当时不图便宜直接造个希尔薇出来了。

    “看不懂能力性质……这可难办了……”我的心里又蹦出一个主意,但是有点危险,当然,这个危险不是对我而言的。

    临时落脚点。

    “他大姨妈……”进门后我随口喊了一句,换上了拖鞋。

    “欢饮回来,如何?有什么收获吗?”文文居然已经回来了,她是用飞的去买的东西吗?

    “还算有,打了个赌。”我把与两只神明打赌的事情告诉了文文,“但是虽然分析出了东风谷早苗的能力性质,但是完全不明白这性质是什么意思,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来我们真的要当一次学生了……不过说实话我对外界人类所学的东西一窍不通啊……”身为妖怪的文文本来就没系统的上过课,什么线性代数啊,微积分啊,她怎么可能懂,“你呢?”

    “我还好,这颗星球上的人类学的东西比我知道的落后一个时代,估计没什么难度。”之前手机外接资料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里的高中所教的东西跟我以前待的星球上的小学水平差不多,对我基本没难度,就是要强行把思维降格有点不好办,因为科技发展的等级不同,一些在高科技星球正确的理论在地球上是属于未证实的错误理论,“不过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借学校这个平台接近东风谷早苗,又不是真要当好学生,真要出了什么事也是我来解决,你就安心的体验你的校园生活吧。”

    相比华夏国的教育制度,霓虹国的教育在校规的严苛度上是一个近乎令人发指的程度,但是相对的,在校规允许的范围内,学生的自由度也比华夏国要高,具体哪种更合适,那就是仁者见仁鬼者见鬼的问题了,但是总的来说,霓虹国的校园生活还是不错的,我是挺希望文文来好好感受一次,毕竟严格来说,这一次也算是度蜜月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高中似乎是校内恋爱禁止的,你可得给我注意点,别老是分不清场合就想着啪啪啪。”文文说的校规倒是没错,可是后面那句我就不能认同了。

    “文文,你是胸太大把良心压没了吗?我什么时候不分场合的啪啪啪过!”我每次都是很注意场合的好不好!基本上都是在卧室和浴室之类一看就能让人想歪的地方,我又不是伊藤诚,没有露天的爱好。

    “诶,不对吧!那我那天……哦……那天好像是做梦?”文文梦里都能梦到我是让我很高兴,但是她都梦到我什么了啊……

    “你梦到我什么了?在你的梦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混蛋玩意啊!”这种问题我必须要问清楚,这可关系到我的声誉(八云紫:你个傻叉玩意还有声誉?我看你是生育吧。)。

    “呃……可不可以不说?”文文想着想着脸唰的就红了,但是这样不是更让我觉得可疑了嘛。

    “当然……不可以!”文文,认命吧,自己做的春梦哭着也要说完。

    “呃……野炮……”文文的声音像因幡帝叫唤一样(话说兔子到底是怎么叫的?),根本听不清楚。

    “大点声,我听不见。”我把耳朵凑了过去。

    “我说!我梦见你拉着我在人之里****行了吧!”文文的声音突然爆了出来,差点把我的耳朵震聋了。

    “哦,早说嘛,我又不会笑话你……”春梦嘛,说得好像谁没做过一样,不过人之里……下次得侦查侦查,好像确实有不少适合***的地方,但是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嘛……“嘛,我说,既然话都说到这了,机会难得,不来一发吗?”当然了,我这里说的不是野炮,是家炮来着。

    “蛤?你怎么就想到……哎!等等,至少先让我……”文文的反对声很快就消失了。(未完待续。)